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诡异歌谣

  一听说是鱼卵,我一时间难以接受,怎么会是鱼卵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会让一个人肚子里有鱼卵。并且这鱼卵还能在人体里面完成孵化,这不科学啊!

  “唐姐,这不是鱼吧,你确定不是某种病毒,或者是太空中的微生物?”我不是很确定,那玩意儿实在太小了,比蚊子也大不了多少。


  唐菁肯定的对我说:“不会弄错的,你仔细看,是不是能看到鱼尾巴?”


  还别说,真的像,那一条条几乎透明的小鱼在地上活蹦乱跳,只是没蹦跶一会儿,就不动了。


  这时我忽然想起,我们在玛雅古迹的时候,确实遇到过一种怪鱼,那怪鱼身上携带某种病菌,很多人被感染了。要不是岚莺不惜放血来医治大家,估计那次要死很多人!

  “玛雅遗迹?”


  我和唐菁不约而同的说出了这四个字,看来真相应该就是这样。岚莺体内的鱼卵,肯定是被那种怪鱼植入的。


  当初岚莺被怪鱼叼走,身上留下了伤口,怪鱼极有可能是通过口腔把鱼卵注入岚莺身体里的。大千世界,各种各样的生物都有,很多生物的生育方式都很独特,经常看动物世界的我清楚的了解,大自然中其实有许多生物都能用口器孕育下一代。


  “我想我大概明白了,小莺体内肯定还有更多没有孵化的鱼卵,不知道抗生素能不能杀死这些鱼卵?”我看着唐菁,想听听她的看法。


  她只是摇头:“我真的不知道,不敢给你拿主意,你和她最亲近,你可能是她唯一的亲人,要不你自己定夺吧?”


  “好,那就先用抗生素试试,麻烦你了唐姐,时候不早了,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好吧,有什么事记得通知我,大忙我帮不了,小忙随叫随到。对了,小莺的身体如果出现什么不良反应,记得也告知我一声。”唐菁说完,就打开太空舱出去了。


  我帮岚莺穿上衣服,给她服用了一些抗生素,剂量我也不敢一次性用太多,就用了平常剂量的一半。然后我就开始打扫房间,接下来就是耐心等待,看看她的身体会不会发生某种变化,最好是能够苏醒过来,这样我就不会那么担惊受怕了。


  虽说是在飞船上,太空舱里还是有钟表的,除了太空舱,还有操控室和过道里面,都会有钟表。而我们携带的电子设备,在飞船上面时间无法与地球同步。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了,平常这个时间点我早就睡觉了。


  这两天我都没怎么合过眼,害怕睡着了没人照看岚莺,再出了什么事就不好办了。我又不好意思再去麻烦唐菁,她也挺累的,虽说大家关系处的还不错,但是能不麻烦别人,尽量不去打扰别人比较好。


  我想着再坚持一下,大不了等今晚过去了,再让唐菁来盯着,我白天休息就行。谁知道困的时候,根本坚持不下去,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愿意想,只想着睡觉。


  不一会儿,我就成功的被自己给催眠了,渐渐的进入了梦乡。我这人平时就喜欢做梦,有人说做梦是说明大脑活跃,可能是白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脑子没有那么快静下来。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居然梦到岚莺不幸离开了人世,剩下我一个人活在世上,仿佛失去了人生的目标,仿佛余生只剩下了孤独和凄凉。梦里我都能感受到那种悲伤,我想尽办法想要让岚莺活过来,结果却是一次次的失败。


  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刚才那个梦,对我来说是最可怕的一场梦,比梦到厉鬼索命还要可怕!

  看着熟睡中的岚莺,我颤抖着手试探了一下她的呼吸,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是放下来。我趴在她耳边轻声对她说:“小莺,你一定会没事的,坚强点,我还等着娶你呢,绝对不可以比我先走!”


  说着说着,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曾几何时,我也是很坚强的一个人,不会轻易流泪,不知为何,跟岚莺在一起之后,我开始变的多愁善感,泪点也低了很多,总是会受外界因素影响,不自觉的就会落下眼泪。


  注视着她良久,我开始幻想我们的婚礼,开始幻想我们的以后。如果我们都还能好好的活着,我发誓一定会给她幸福,一定不让她受一点委屈,将来我负责赚钱养家,她负责相夫教子,一定要活出个样子来!


  我最大的目标就是赚钱,只有赚到更多钱,才能给予身边的人更好的物质需求。都说钱是万恶之源,说实在的,这个社会没有钱,真的什么都不是!


  我就这样坐在椅子上再一次睡着了,这次又开始做一些乱七八糟的梦,不过没有被吓醒,兴许是太累了,想醒都醒不过来。


  过了多长时间我不知道,只记得梦到一个女人,看不清身影,在梦里,她好像在唱一首很凄凉的歌谣。歌词我一句也没听懂,那声音听起来却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总觉得不该是活人能够发出的声音……


  忽然间,我惊醒过来,发现那诡异的歌声并没有停下来,还在我耳边萦绕。我这才恍惚明白过来,原来歌声正是从太空舱里传来的!

  只是睁开眼却是一片漆黑,太空舱里原本有足够明亮的照明灯,此刻全部都熄灭了。我很害怕,就摸索着去按床头的呼叫器,结果按是按到了,却没有声音。


  接着我又去摸床上的岚莺,发现岚莺居然不见了,床上空空如也!


  太空舱只有这么大个地方,岚莺不可能是一声不响出去了,难道唱歌的人是她?

  不对啊,声音一点都不像,并且这种语言我从来没有听过,不像是我们这个时代该有的语言。而且声音听起来特别悲凉,就像是一个死不瞑目的人,化作冤魂唱出的歌谣一般!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