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身体掏空

  我没有回答他,我想我心里已经有数了,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岚莺就是我的全部,没有她,我不知道活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以前我不懂爱情,从来也没有经历过,看到学校里一双一对的情侣,我只认为他们都是在面具下各取所需的虚伪之人。我确实看到过渣男,当然也有渣女,但其中不乏有真感情的情侣,他们一直恩爱,不离不弃。


  我那个时候因为没体会过爱情的滋味,也跟多数人一样,心里会嫉妒,甚至盼着全天下的情侣都分手。可我现在不这么想了,原来真正爱一个人,是可以为对方付出生命的,根本不存在虚假这一说。


  “谢谢大家的关心,我很感激,放心吧,我是个成年人,该怎么面对,我心里有数。”我只能这么回答秋云,因为不想让他们再为我担心。


  他们真的很好,能够认识这些朋友,是我三生有幸,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着我们。因为岚莺的事情,每个人心里都不好受,我就算真有跟岚莺一起走的想法,也不能让他们知道。


  我相信,将来有一天,他们应该会明白的。真正爱一个人,是可以超越生死的!

  剩下的这段时间里,我时刻守护在岚莺身旁,等待最终时刻的到来。这么久了,我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为防他们阻止,我只能把自己和岚莺关在一起,只是告诉他们,我想跟岚莺单独相处一段时间,让他们不要担心我。


  我俩单独在一个舱室里,我哭了不止一次,每一次看到她苍白的面孔,我就难受的无法呼吸。她还在吊着最后一口气,虚弱的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王权……我……我不想看到你……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咳咳……”


  “答应我,一定要……要好……好好的活下去,答应我!”她握着我的手,用尽浑身气力对我说着,就连说话都特别费力,刚说一句,就吐出了一口血。


  转过头去,不让她看到我流泪的样子,尽量抑制住自己的声音对她说:“小莺,我做不到,没有你……我活不下去!就算为了我,坚强起来,你一定会没事的,我们一路走来多么不容易,都走到了这一步,我不想眼睁睁看着你离我而去,你知道我有多心痛吗,小莺,不要离开我!”


  “傻瓜……每个人都会死,我们……生在这个世界上,早晚……早晚都会去下面报道,时间的……时间的问题而已。”她微微一笑,脸色更加苍白了。


  “我懂,你说的我都懂,可我不想让你死,你要活下去知道吗,一定要……一定要活下去!”我已经无法再开口说话了,心口一阵绞痛,言语也变得含糊不清。


  “王权,小莺怎么样了,你开门啊!”外面传来了唐菁紧张的声音。秋云也在跟着喊:“兄弟,你可别做傻事,快把门打开!小莺也是我们的朋友,我们有权知道她的状况,赶紧开门,不然我让我师叔过来了!”


  “去……去开门吧!”岚莺虚弱的看着我说道。


  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打开了门,然后他俩就立刻冲了进来。看到岚莺之后,两人才松了一口气,唐菁急忙盯着我看了起来,见我人没事,她才欣慰的说道:“还好没出事,你是不是打算跟她一起走,千万别犯傻知道吗!”


  “王权,你……咳咳……”岚莺听出了唐菁话里的意思,一紧张,又吐了一口血。


  我赶紧帮她擦拭嘴角的鲜血,心疼的对她说:“傻瓜,我不会那样做的,他们瞎猜的,没有那回事!”


  “最好是这样,小莺已经这样了,我们不想再看到你出事!小莺,妹妹,你一定要坚强起来,姐姐相信你可以做到的!”唐菁抓着唐菁的手,含泪说道。


  秋云眼眶也红了,转过身去不忍看到这一幕。


  岚莺苦笑着对我们说:“谢谢你们,认识大家……是小莺的福分,谢谢……谢谢大家的关心!小莺……小莺撑不下去了,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了……”


  她说完这番话,就闭上了眼睛。这一刻我的世界轰然倒塌了,愣了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唐菁颤抖着手去试探岚莺的呼吸,我的眼泪又夺眶而出,腿一软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还活着,她还活着,别担心!”唐菁激动的把我扶了起来,对我说道。


  本来我以为她死了,没想到还活着,这一刻我难掩内心激动,却也高兴不起来。即使还有一口气又能怎么样呢,我们几个都想让她好起来,问题是我们已经黔驴技穷,实在想不出办法了!


  “我再去找找我师叔吧,他见多识广,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你们等我,我很快回来!”秋云丢下了一句话,就脚步匆匆的跑了出去。


  剩下我们三人,唐菁一言不发,看看我又看看躺在床上昏睡不醒的岚莺,止不住唉声叹气。我脑袋里也是空白一片,发生这种事,一时间让我很难接受!


  过了几分钟,秋云急匆匆的又跑了回来,一边跑一边大声叫喊着:“糟了糟了,伏尸教有几个人也出事了!”


  “别吵吵,到底什么事?”唐菁第一时间拦住了他,示意他到外面去说话。


  我也跟着出去了,听秋云说,他刚才本来是去找他师叔的,刚好碰到花姐拿着药箱往其他人房间里赶去。从花姐口中得知,伏尸教有两三个人身体都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


  他们身上出现了许多血窟窿,跟岚莺最初的症状一样。其中有一个最严重的已经死了,花姐检查过他的尸体,发现内脏都不翼而飞了,整个人只剩下了一副皮囊!

  “不会吧,这么严重?”唐菁听的一愣一愣的,不光她感到惊讶,我也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如果他们的症状也跟岚莺一样,为什么之前都没有发作,一发作就直接要了人的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