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探索黑暗

  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折腾来折腾去的也不知道图个啥,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经历了这么多,我已经不再惧怕死亡了,真正让我害怕的是那种过程,简直是受罪!


  一天的时间,除去吃饭的时间,几乎都在睡觉,实在是太累了,折腾了这么久,睡一天都补不回来。这一天当中我也不是什么事都没做,我用了两三个小时试图跟岚莺取得联系,从通讯器里联络不到,然后又去门口试着跟她说话,结果一点反应都没有。


  唐菁劝我不要那么紧张,现在是关键时期更不能打扰到岚莺休息,中途一旦出现问题,所有的努力都会前功尽弃。她说的不无道理,可是让我不紧张我是做不到的,正是因为现在是关键时期,我才会更加紧张岚莺,


  一旦出了问题,那可是会要命的,这个时候我估计没有一个人能够切身实地的为我考虑,他们根本体会不到我的心有多难受。


  一天很快过去了,岚莺还是没有半点动静,按她说的时间推算,这才不过是第二天,最快也要三天才能知道结果。紧张是在所难免的,却也是最没用的,除了等待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我们准备好之后,各自带上备用氧气,就跟着马真人再一次踏出了飞船。这次大家都准备的很充足,备用氧气也能撑一天,两天两夜不回来都不要紧,就是吃东西这个问题暂时得不到有效的解决。


  所以在出发之前,大家吃了一顿饭,饭桌上马真人就跟我们说的明明白白了,这次行动可能会面临一些未知的危险,这顿饭也可能是最后一顿。总之一切要服从安排,万一死了有五十万安家费,加上之前承诺的一百万,能活着最好,活下来同样可以额外得到十万酬金。


  本来大家听说可能回不来了,都很紧张,但是听说有钱拿,顿时就来了精神。就连秋云都表现出特别期待的样子,摩拳擦掌的对众人说道:“听见我师叔说的没有,大家只要服从安排,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总之一句话,大家务必要团结一致,在遇到未知的危险时,只要能团结起来,那么再大的困难也会过去的!”


  “就是这个意思,准备好了就出发吧,珍惜时间,尽量早去早回,走吧!”马真人一声令下,不管我们有没有做好思想准备,便招呼大家踏出了飞船。


  关上舱门那一刻,还不忘记询问我们:“设备都正常吧,检查过没有?”


  “一切正常。”


  “我的也没问题。”


  “好,从现在开始,生死各安天命,谁的设备要是出了问题,我们可帮不上忙,最好有个思想准备。”马真人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让本来信心满满的人又开始提心吊胆起来。


  “没这么倒霉吧,老李,你快帮我看看,氧气正常吗?”


  “没事,挺好的,别担心啊,咱哥几个啥大场面没见过,想当年我还在菜市口做过刽子手呢!曾经有大师帮我算过命,说我命硬,想死哪有那么容易!”一个看上去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操着一口北京话说道。


  别看这家伙看起来只有四五十岁,实际年龄怕是已经一百多了,也可能两百岁都有了。伏尸教可是卧虎藏龙的,毕竟他们修炼的都是延年益寿的邪术,刚才这家伙说他在菜市口做过刽子手,我一点都不怀疑。


  想当年北京场菜市口不知道砍了多少人的脑袋,那个年代中国还没有引进枪火弹药,犯人一般都是直接砍头。到了现代才施行枪毙,随着文明发展,后来就废除了枪毙这个执行方式,改用更人道的注射药物了。


  我以前就听说过,北京菜市口那个地方,经常会发生一些邪乎的事情,有人天不亮就起来,路过菜市口的时候,亲眼目睹了砍头的一幕。可是后来天亮了再去看,根本什么也没有,并且比他起的早的大有人在,别人都没有看到,就他一个人看到了。


  那个人以前就住在师父的铺子对面,是卖书的,后来听说是病了,店铺转让出去了,再后来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关于北京菜市口闹鬼的传闻,光是我听说的都不下于十个,只是我对这些东西并不感兴趣,要不然估计都能出一本书了。


  一路上大家沉默不语,一直快到先前那个地方时,马真人才让我们把太空服上的照明设备打开,并且检查备用手电是否正常。另外我们这次都各自配备了通讯设备,确保在五十米以内可以收到信号,这种设备穿透力很强,即使在月球背面,估计也能使用,只不过范围将大大缩小。


  这里依然还是一片黑暗,必须得开着灯才能勉强看清楚几米内的事物,再远可就看不到了。这次来主要还是追踪磁灵场,每个人都带了磁灵探测器。


  马真人让我们分散开来,单独行动,为了确保大家都不会迷路,来的时候我们就准备了很多东西,一路上必须每隔一段距离就放下一件东西,作为回来时的参照物。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迷路的问题了,无论最后有没有结果,至少不用担心生命会受到威胁。


  由于时间非常有限,虽然很冒险,可是也没有别的法子,我们大概有八个小时去探索,在这里使用不了钟表,只能凭感觉。总之时间差不多到了就得回来,马真人负责寻找躲避处,天黑之后我们依然还是要躲起来的,否则飓风来了都会被吹到外太空去!


  分开之后,我内心忐忑不安,这是来到月球之后,大家第一次单独行动。要在四周皆是黑暗的环境下寻找某一样东西,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像走夜路一样,即使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心里也会一直惶恐不安。


  每走一段距离我就会在地上放一样东西作为路标,最好用的就是荧光棒,我们来的时候带了很多这玩意儿,仿佛一切都是预谋好的一样。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