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陨矿工

  恐怕这才是问题的根本,首先我们得知道这些东西是如何操控人的思想的,在不了解之前,最好是不要被发现。被抓住还是小事,就怕被控制住,一旦被它们控制,就会变成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能不能恢复过来还不好说,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很明显,秋云现在已经成了它们免费的劳工,任劳任怨,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们要找到秋云,就得从劳工下手,这么多岩浆,肯定都是用上面那种岩石融化而成的。


  这说明附近肯定有一个很大的开采点,不然根本无法供给这源源不断流淌的岩浆。我们只要找到开采点,从开采点下手,相信会有很大几率找到秋云。


  当然了,这是最好的打算,虽然我们都不希望秋云会出事,但还是得做好心理准备。万一秋云已经不在了,最坏的打算是带着他的尸体离开,总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分析的很透彻,兄弟,我倒是没发现,原来你也是有头脑的人!”唐菁似笑非笑的调侃着我。


  “都啥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赶紧找吧还是,我觉得不能再拖延下去了。马真人那边应该也在采取行动了,他说他已经大概知道了磁灵场的根源所在,说不定已经发现了入口,咱们得加快速度才行。”我分析着。


  “怎么,你还想着能碰到他,把他也拖下水?别傻了,那老家伙聪明着呢,他早就知道这下面有危险,宁可放弃阿秋都不愿意下来,你别指望他能帮上忙!”唐菁当即就给我泼了一盆冷水,本来我确实有这个想法,听她一说,顿时也就死心了。


  在这里只有马真人能力比较大,可惜他太惜命了,都不愿意为自己的师侄冒险,要是我们遇到了麻烦,就更加指望不上他了!就这种人,还有人愿意跟着他干,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他应承我们的奖金,估计也只是个口头承诺,到时候耍赖又怎么样,谁能把他怎么着不成。就算是弄死几个人,也没人敢站出来反抗,想从他身上捞钱,简直是愚不可及!


  很快我们就爬到了最顶端,我这才发现,原来这么高的铁架子其实没多大作用,就是用来维护管道的。金属管道连接着岩浆池底部,不知道利用了什么原理,可以把地处的岩浆吸到高处,在我们身旁,就有一截管道明显是才更换不久,颜色还很鲜艳。


  站在铁架子顶端,确实看到了岩壁的另一边,似乎有一个黝黑的洞窟,而且洞窟旁边还有很多没处理干净的碎石子。这说明那个洞窟有很大可能就是开采点,我们必须得进去看看。


  “这样吧,聿花留下,我和王权过去看看,如果我们遇到危险,你千万要躲好,一切按计划进行,不能轻举妄动,明白吗?”唐菁严肃的看着花姐,对她下达了命令。


  花姐欲言又止,最后只能点点头默许了。就这样,我和唐菁小心翼翼的顺着阶梯再次下去,很快就来到了那个矿洞跟前,只见里面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见,有没有危险也不知道。


  我竖起耳朵仔细听,也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一时间举棋不定,不知道该不该进去看看。


  就这样在洞外等了一会儿,唐菁说干脆进去看看,真有危险大不了拼了,来都来了,畏畏缩缩的也不是办法。既然她这么说了,我也没有意见,能不能顺利找到人,就看我们的运气和实力了。


  于是我俩就蹑手蹑脚的进去了,刚进去的时候不敢打开手电筒,害怕暴露,直到听见洞窟深处传来的声音,我俩才意识到,里面真的有怪物。那声音明显是开凿岩石发出的撞击声,很显然,这些东西应该在采集可以融化的陨矿。


  “还是我走前面吧,你办事我不放心。”唐菁义无反顾的走到了我前边,我知道她只是不想让我冒险而已。她一向都是这样,可能是觉得亏欠了我,只要我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像照顾小弟一样照顾我,让我颇为感动。


  我俩像鬼子进村一样,缩头缩脑的慢慢往洞窟深处走去,由于地上存在着许多碎石子,一不小心就会发出声音,又不敢开灯。这种情况下只能凭感觉挪动脚步,稍微拿捏不好就会发出声音,吸引鼠怪的注意。


  通过声音可以基本确定,鼠怪距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这个距离应该是安全的。洞窟里传播声音肯定更远,我估摸着这段距离应该在五十米以外。


  问题在于,我们都能清楚的听见里面的动静,鼠怪的听力自然比我们更好。通过它们的眼睛颜色可以断定,这是一种长期生活在阴暗中的恐怖生物,通常这类生物的眼睛都不好使,但是听力会有明显提高。就好像一个人突然瞎了,过一段时间之后,他的听力就能明显提升一个档次。


  我俩慢慢逼近,我一直在担心一个问题,等会儿到底要不要打开手电筒。不打开肯定什么都看不到,有危险都不知道,可是打开吧,又怕鼠怪会发现我们。一时间我很纠结,然而没等我想明白到底该不该打开手电筒的时候,忽然,唐菁已经打开了自己的那把手电筒。


  我当即被她的举动吓到了,心想这娘们儿是不是疯了,这个时候居然敢把手电筒打开!没等我开口问她,她就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示意我跟在她后面,继续往前走。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越靠近声音越大,听起来好像是许多矿工在开凿矿洞,数量庞大,真要被发现了,还能逃出去吗!


  快走到跟前时,唐菁又停了下来,跟我比划着手势,我也没看懂究竟是什么意思。她急得直跺脚,小声跟我说:“别忘了咒语,它们应该看不到的,尽量别那么紧张,过去看看!”


  我不置可否,反正我已经看到那些鼠怪了,光是我看到的都得有二三十只,后面还有密密麻麻的一大群!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