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蜃楼幻境

  本来我就不是很了解情况,刚刚出来就看到这一幕,还没来得及询问具体的事情经过,就被安排着去救人了。


  我也没时间问,听他们刚才说的话就大概明白了,是有三个人被抓走了,其中就包括秋云。普通人被抓走,我并不觉得奇怪,可是秋云是茅山道士,连他都被抓走了,多少让我有些胆怯。


  那所谓的阴物究竟是什么,我还不了解,只知道,在我们周围,有许多妖正在虎视眈眈。马真人布下了一个法阵,那些妖暂时不敢靠过来,可是刚才出现的几个“女人”,也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阴物,这种东西居然不害怕法阵,直接就走进来抓人了!

  可能是我身上阳气真的很重,这一路上许多身躯庞大的妖就在我身边徘徊,明显发现了我的存在,可是它们却不敢靠近我。看明白这一点之后,我就更加有恃无恐了,谁说不懂茅山术就不能跟妖魔鬼怪斗的,俗话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不是没有道理的。


  入眼处,可以看到许多动物形态的妖,例如房子那么高的老鼠、鸡头马身的巨妖、还有蟒蛇一般粗的蜈蚣。这些还都是小角色,远处还能看到更为巨大的身躯,它们并没有直接冲过来,远远的只能看到那一双双发光的眼睛,在半空中忽闪忽闪的。


  这一切都跟做噩梦似的,甚至感觉比噩梦还要吓人。我尽量不去看它们,这样就不会感到紧张,只要能够保持镇定,妖就不敢靠近我。


  面对鬼的时候这种办法同样很管用,这还是师父活着的时候告诉我的。帮人看阴宅的,要说一次鬼也没撞见过,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是江湖骗子。师父年轻的时候撞见过很多鬼,这是他总结出来的经验,而且随着年龄增长,他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其实只要元阳不泄,就没那么容易撞鬼了。


  说起来师父也是个可怜人,他太在意自己的事业,以至于一辈子打光棍,始终没有给我找一个师娘。但愿他老人家能投个好胎,下辈子别再做这一行了,如今这个社会,许多对人类有贡献的职业未必能赚钱,反而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比较引人注目。


  追过去的时候,我看到了地上留下的痕迹,那是一颗颗子弹,没有用过的子弹,估计是秋云一路上丢的。三个人当中,也只有他能如此镇定,被脏东西抓着还能想到留下线索。


  每隔一段距离就会发现一颗子弹,我全部捡了起来,这玩意儿不能浪费,这都是我们辛辛苦苦做出来的。


  秋云有能力丢子弹留下线索,却没有能力用朱砂弹治服那所谓的阴物,或是使用符箓,想必这其中定有隐情。刚才抓走他的阴物,虽是女人的形态,可是我始终没看清它们的脸,只是朦胧看到身材还不错,个个都是千姿百媚的。


  其实越是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越是好看的女鬼,也越危险。这都是师父告诉我的经验之谈,鬼是擅变化的,除了性别不可变,容貌和身材都是可以变的,当然这指的是有道行的老鬼。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女性往往比男人阴气更重,化作冤鬼的几率也会更大,而且比之男性,多了几分戾气,很少会有讲道理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屡次撞鬼,多半都是女鬼,并不是说没有男鬼,而是男鬼通常无冤无仇的不会随意骚扰生人。


  还有一点就是,同性相斥,男鬼要耍坏心眼,也是找落单的女性下手,但凡身边有男人在场,为了安全起见,一般它们不会主动下手。但是女鬼就不一样了,它们更容易被怨念驱使,很多时候根本分不清谁的力量更大,以卵击石的做法屡见不鲜,就是有一个茅山道士在场,它们也敢出来胡搅蛮缠。


  就这么一路顺着秋云留下的线索找了过去,前方忽然看到了一幢幢高楼大厦,这些房子好像是突然冒出来的,吓了我一跳。


  并且当我停下脚步仔细看的时候,竟然发现这一幢幢高楼竟有一种镜花水月般的感觉,它们好像不是真实存在的,甚至会来回扭曲变形。


  怀着一颗疑惑的心情,我慢慢的朝着楼房走过去,快走到跟前的时候,果然又在地上看到了一颗子弹。看来秋云他们多半是被抓进楼里面去了,里面会有什么不得而知,既然来了,说什么我也要进去看看的!

  于是做了一番思想准备,确定见到可怕的东西不会被吓死,我才慢慢挪动脚步,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可是渐渐的发现,走了很久,似乎都在原地打转,根本无法靠近高楼。


  而是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我早就想问了,但是没有问,我知道马真人不会说的。那就是关于飓风的事情,当马真人说要晚上行动时,我就一直想问。


  他说过,到了晚上就会有飓风,之前那几个夜晚我们也确实发现了。飞船停留的位置,可能是在月球背面,这个地方跟正面不一样,晚上会有飓风,并且很多地方白天阳光也照射不到,永远都是黑暗的。


  这个问题可以暂时不去纠结,最让我想不通的就是,我面前那一幢幢十几层楼那么高的建筑物,明显看着距离我不过百来米,为什么走了这么久就是走不到跟前。


  高楼大厦看起来很像现代风格,窗户一排排的而且都亮着灯,除了偶尔看上去有些扭曲,怎么看都像是真实存在的。可是一直走不到跟前,这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有心救人,就怕遇到这种邪门的事情,没办法进去我又如何能够把人救下来,那不是痴人说梦吗?


  忽然我想起一件事,这些高楼,看起来就像海市蜃楼一样,如梦如幻的,而且跟现实中的楼房比例大不一样。这种楼房放在现实中,一层估计得有十层那么高,十几层的话,高度不可估量。


  忽然我好像明白了,看着只有百来米,估计远不止这个距离,因为它们太大了,才会给人一种错觉!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