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论罪

  迟小天候旨等在宫外,他还是第一次近距离观看仙宫。整个仙宫好像一个巨大的蘑菇长在云端,仙乐袅袅,梵音鸣唱,氤氲仙气缭绕,灵木仙草、奇珍异兽散落其中。护城河似一条玉带蜿蜒曲折,有那仙姬泛舟其上,伸出玉臂轻划水面,泛起了阵阵涟漪。白鸥轻点水面,惊得鱼儿摆尾荡起朵朵浪花。


  云端飞过几只青鸾,玄鸟发出数声鸣叫,仔细看去其上还坐着几位仙家;还有甲胄森森的天兵天将隐没在云雾中,间或闪现出一条五爪金龙,摇头摆尾喷云吐雾,他们都密切的注视着仙宫的一草一木。


  一只奇大无比的狗头探出云端,打了个哈欠又缩了回去,正是那素爱吞月的天狗。


  迟小天看出来了,仙宫貌似祥和安宁,其实暗藏玄机,那氤氲仙气发出阵阵金光,乃是恐怖之极的禁制,散落其中的奇珍异兽都是哨兵,护城河暗合九宫理应是座阵法,就是那弱不禁风的仙姬也是六品仙阶以上的修为,更不用说隐蔽在云端的御林亲军、仙家高手、五爪金龙及天狗了。


  “仙皇是被魔界中人吓怕了,把个仙宫搞得像个铁桶阵似的。”迟小天忖道。


  这时,天官出来向迟小天招手,“陛下宣你进宫!”


  迟小天进入仙宫,好奇的四下张望,直到看见自己老爹正对自己怒目而视方才急忙收回了目光,装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陛下,迟小天带到。”天官领着迟小天躬身禀报。


  仙皇仔细端详着迟小天,笑着问道:“你就是迟小天么?”


  迟小天忙上前参拜,答道:“仙皇陛下,正是小天。”


  仙皇若有所思的微微点点头,“三百年前朕见过你一面,如今你都这么大了,平身吧。”


  迟小天站了起来,心中纳闷,“老子怎么不记得?对了,三百年前我还年幼,那时还不记事哩。”


  这时,一旁早已按耐不住了的郑大海上前几步,躬身说道:“陛下,今日宣迟小天进宫,是为了核实他的罪状,您看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迟安邦厌恶的瞅了郑大海一眼,上前说道:“陛下,小儿已经在此,还请陛下为犬子做主。”


  仙皇说道:“小天,宣你来只为查清你昨日的行踪,你实话告诉朕,你昨日是否去了失落之城?”


  迟安邦在一旁使劲的给小天使眼色,意思是告诉小天不要承认。小天倒也心领神会,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连声否认道:“陛下,我从没有去过失落之城啊。噢,我承认以前年幼无知,偷看过郑将军的夫人洗澡,可是自从看了以后我就做噩梦,再也没有看过第二回,可是郑将军也不能因为这件事就诬陷我呀。”


  丹犀之下的众臣听了忍不住掩嘴偷笑,都把目光投向了脸如猪肝色的郑大海。


  “小……小子,我有人证你抵赖不了。”郑大海强忍着怒火,转而向仙皇说道:“陛下,臣恳请我那家丁入宫与迟小天对质。”


  “准奏!”


  听了仙皇的话,郑大海喜上眉梢,急忙请天官将宫外的家丁带进来。原来,他早有准备,跟踪小天的家丁就呆在宫外。


  “哼,郑将军为了小儿还真上心啊。”迟安邦忍不住嘲讽道。


  “好说,好说。”郑大海冷笑道:“你我都为仙皇陛下效力,只要犯了仙规任他是谁也得受到处罚,兄弟我只有对不住了。”


  说话间天官已经将那家丁带领进来,迟小天看他正是昨日跟踪自己,被桑怀仁差点宰了那人,脸色一变心中暗道不好。


  郑大海禀报道:“陛下,此人是微臣家丁名叫安晋三,他可以作证迟小天昨日去了失落之城。”


  仙皇见安晋三神态猥琐,面目可憎,心中便有了三分讨厌,“安晋三,你昨日看见迟小天去了失落之城?”


  安晋三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听了仙皇发问急忙点头答道:“昨日是小人看见迟少爷去了失落之城。”


  仙皇将目光投向了迟小天,迟小天走到了安晋三面前,笑嘻嘻的问道:“请你抬起头看着我,看清楚了是我去了失落之城么?”


  安晋三疑惑地抬头望着迟小天,说:“是我亲眼所见,你不但去了失落之城,而且还将仙丹灵草带给他们。”


  迟小天一字一句的说道:“不错,我是去了失落之城,而且还进去见到了丁思恩。”


  此言一出,朝堂顿时变得肃静。仙皇的不动声色的看着迟小天,他知道小天肯定还有下文。


  “我去失落之城不假,我是打探他们的虚实,送去的也不过是些低品阶的丹药。”迟小天说道:“没有引荐之物,怎能取得他们的信任?”


  “这些‘仙痞’终是我仙界的大患,我父子一心为了仙界的安宁,你却暗地里跟踪我是何居心?”


  “你被‘仙痞’打伤,是谁救了你的狗命?现在却又想害我?当真是猪狗不如的东西。”


  安晋三被迟小天连声问得干瞪眼,偷眼瞄了郑大海一眼,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敢吭声。


  “陛下,”迟安邦也来了精神,“犬子确实是被我派去的,我想他是个小儿,‘仙痞’们会放松警惕,没准他就真能进去呢。”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郑大海急忙问道。


  “早说了,又怎能令某些人原形毕露?”


  “你舍得让你儿子去失落之城涉险?”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懂什么?这活儿让你家的小崽子去办只怕是有来无回呢。”


  “好了,不要吵了。”仙皇发话了,朝堂立刻变得安静。


  “安晋三,诬告大臣之子,罪在不赦,拉出去斩了!”


  仙皇一声令下,立刻上来两名御林军,各自抓住曾三的肩膀就往外拖。


  “陛下饶命啊!”曾三奋力摆脱了控制,连滚带爬的跪倒在迟小天的脚下,“迟少爷,赎小人有眼无珠,小人是该死!可是小人在凡间修行了数千载方才飞升仙界,小人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啊!再说,再说小人跟踪你也并非本意……”


  见安晋三的目光向自己这边瞟来,郑大海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退,喝道:“好大胆的奴才!临到了还想倒打一耙,陛下有旨快些将这厮拖出去斩了!”


  安晋三听了不由得骂道:“你好狠的心肠……”


  话还没有说完,郑大海上前兜心一脚,将曾三踢得昏死过去,修炼了几万年的仙根也就此被毁,众仙见郑大海如此心黑手辣,都暗地里摇头叹息。


  郑大海躬身对仙皇说道:“陛下,微臣受此人蒙骗,又见他胡言乱语想要栽赃嫁祸他人,微臣忍无可忍出手教训,还望陛下恕罪。”


  仙皇看了看郑大海,又看了看迟安邦、迟小天父子,突然仰首大笑数声,笑声如天雷般震得整个宫殿都微微颤动。迟小天急忙用手捂住耳朵,依照往例把仙皇的老娘也问候了一下。


  仙皇止住笑声,满面寒霜地说道:“你们都以为朕老糊涂了?迟安邦,你生的好儿子!不学无术也就罢了,私自与‘仙痞’勾结,送去仙丹灵药,该当何罪!”


  “郑大海,你对迟元帅早已经心生芥蒂,恨不得取而代之,派人暗地跟踪,却被小儿三言两语镇住,为了脱掉干系,还下黑手将心腹家丁打个半死,你这天河将军就这点能耐?”


  迟安邦与郑大海二人,一个脸色煞白,一个脸色通红,一个生怕儿子受到惩处,一个害怕乌纱帽不保。


  仙皇停顿片刻,叹息道:“众位爱卿都是当年打败魔界的有功之臣,理当与朕同享荣华。不到万一,朕是不愿惩罚你们的。”


  迟安邦俯身拜下颤声说道:“陛下,姑念犬子年幼无知,还望陛下网开一面,令其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微臣便是万死也不足以报答陛下的恩德。”


  郑大海也跟着跪下,嘟哝着说道:“陛下,微臣受了小儿的骗,可是微臣一心为的是陛下啊,陛下念在微臣的一片丹心的份上,就饶恕微臣这一次吧!”说完,居然还挤出了几滴眼泪。


  丹犀下众仙也都跪下了一片,七言八语的为二人求情。仙皇见了摇头叹息道:“朕并没说一定要惩罚他们,众爱卿平身吧。”


  仙皇指着迟小天,说道:“小小年纪就巧舌如簧,黑白颠倒,长大了还能了得?”对仙界而言,三百岁确实还是个小孩子。


  “你方才说进入了失落之城,那你倒说说里面的情况。”仙皇又说道。


  迟安邦对迟小天使个眼色,暗示他千万不要逞强应承。迟小天迟疑了片刻,在他的脑海里出现了失落之城残败的景象,满城的伤员,还有自从出生以来就没有离开失落之城一步的黑丫……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