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诛龙

  方荡手中的底牌翻遍能够触碰到张巡的逆鳞的却并不多,唯一叫方荡依旧觉得能够战胜张巡的恐怕就只有张巡正在用龙丹和真实之力帮助张姣姣尽快恢复。


  这是方荡唯一可乘之机,如果这个机会被错过了,方荡就只能缩回洪洞世界之中被动挨打!

  方荡琢磨许久,依旧找不到什么好的办法,但叫他如此放弃,方荡又觉得不甘心,当即祭出瞬杀,再次回到张巡不远处。


  对于方荡来说,此时的他近乎处于不败境地,在这种状态下,哪怕没有胜算,方荡不多多尝试几次,实在是浪费了大好的时机。同时,方荡将目标从逆鳞改到了那颗龙丹上。


  虽然不知道龙丹是不是真龙们的弱点,但不管什么存在修炼出来的丹丸都是一身之精粹,毁之不得的存在。


  张巡显然也在等方荡,知道方荡不会轻易放弃,所以方荡一出现,张巡便立即冷哼一声,“来得好,这是你自己找死!”


  随着张巡的话语,方荡脚下猛的生出一股庞大的吸力来,滚滚黄沙瞬间跌落,方荡脚下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


  方荡选择的位置距离张巡足有数十里,而张巡竟然在这段时间中,将九成真实竹简构成的大阵放大到了半径百里方圆,藏于黄沙之下,这样一来,只要不如张巡百里之内,只要张巡动念方荡就将被大阵吞噬。


  以张巡为中心,一个直径二百里的大坑瞬间出现在黄沙之上,大坑深不见底,滚滚黄沙山脉一般的沙丘瞬间落入其中,一忽就消失不见。


  方荡这一次感觉不是一只只大手在用力的拉扯他要将他拖入黑暗深渊之中,而是数十头猛兽在撕咬拖拽着他。


  方荡也没有料到张巡竟然会动用这么大阵仗的手段,身形拼命地向上拔起,可惜,这一次这大阵的吸力实在庞大,方荡根本无法与之抗衡,就算方荡用尽全力,身形依旧在不断下降,并且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眼瞅着就要被大阵吞没下去。


  危急时刻,方荡根本来不及犹豫,不得不再次动用好瞬杀。


  而张巡既然知道方荡能随意穿越空间,甚至可以无视一切条件,这叫张巡感到非常棘手。


  所以张巡眼见方荡要跑,当即一声暴喝,当初被吞下去的滚滚黄沙此时忽然被一股脑的喷吐出来。


  方荡的身形立时在这层层如剑雨般的黄沙之中来回摇摆,瞬杀洞开的空间裂缝明明就在眼前不远,方荡竟然无法遁入其中。


  “方荡你哪里走?”张巡一声狂笑大喝,紧接着直径二百里的巨大的大坑四周猛的升起,宛若饺子皮一样,朝着中间折叠过来。


  天地颠倒之中,方荡很快就陷入大阵之中,十件九成真实的竹简构成的大阵开始竹简缩小,眼瞅着方荡就彻底融入大阵之中,此时十件九成真实的竹简开始发出隆隆声响,大阵宛若磨盘一样启动,内中的一切都被研磨成为齑粉。


  张巡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来,这个方荡竟然敢用龙鳞作门户,还触动逆鳞,简直罪该万死,这么杀了他算是他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彻底收了方荡,张巡终于能够安下心来好好疗治张姣姣。


  对于真龙来说发狂是最可怕的事情,这种狂化不但会对周围的一切造成毁灭性的破坏更重要的是,在狂化之后,真龙会陷入僵死状态,若旁边没有其他真龙帮助的话,慢慢的真龙就会由僵死状态逐渐进入死亡状态。


  龙躯强大无比,但正因为龙躯强大,就需要消耗大量的真实之力,真龙狂化之后,会将自己身躯之中存储的真实之力全部爆发出来,直到精疲力竭为止。


  丧失了真实之力后,真龙的强横的身躯就变成了一种巨大的负担,这个身躯因为缺乏养分维持生命,开始消化吸收真龙的脏器甚至是大脑,最终将真龙消耗成为一个空壳,这个过程虽然真龙表面上处于一个僵死状态,实际上真龙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只不过身躯僵死不能动弹表现不出来那种痛苦罢了。


  消灭了方荡,张巡再无顾忌,就算有真人路过他也不怕,以龙族的威望,除了方荡这种不知死活的东西没有谁胆敢对龙族下手。


  所以,张巡开始将真实之力全力贯注进张姣姣的干枯的龙躯中。同时张巡的龙丹喷吐出更多的火种龙精滋润张姣姣的龙躯,张姣姣的身躯由原本的僵硬状态逐渐恢复光泽和生机。


  大约一刻钟之后,张巡脸上显出一丝疲惫之色,身上的皮肤颜色变得暗淡不少,显然他消耗了太多的真实之力还有龙丹精华,一直处于僵硬状态的张姣姣忽然发出一声低沉的龙吟,身形慢慢缩小成人的状态,龙的状态消耗太大,而人的状态则能够尽量减少消耗,苏醒过来的张姣姣看了憔悴的张巡一眼,有些歉意的虚弱的道:“哥哥……”


  张巡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爱怜的道:“有我在,没人能伤害得了你,不过,我早就说过,脖子长不是什么好事,你看,以后你化成人形的时候把脖子缩回去才安全!”


  张姣姣嗔恼的白了张巡一眼,“把脖子缩回去该有多难看?我才不呢!我才刚刚醒过来你就教训我!”


  张巡宠溺的一笑道:“好吧,好吧,我以后再也不教训你了,这算是我最后一次教训你……”


  张巡的话尚未说完,一道明快的流光噗的一下破开张巡的脑袋,就见那流光猛的一搅,张巡的脑袋瞬间爆开,张巡的脑浆和碎骨一下炸裂喷溅出来,喷了张姣姣满脸都是,那灼烫的脑浆烫入张姣姣的骨髓之中。


  方荡的面容出现在张巡身后,凌光剑、孽海剑如剁菜一般的斩落下去,张巡还端坐着的身躯瞬间被剁成肉酱。


  以张巡的龙躯方荡原本是奈何不得他的,但张巡为了疗治张姣姣,近乎于将自己一半的真实之力还有龙丹精华传递给了张姣姣,使得他自身处于一个非常脆弱的时候,再加上张巡看到张姣姣复苏过来,没有大碍了,心神一下放松下来,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毫无防备的状态下,这才给了方荡一个可乘之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张姣姣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狂呼起来。


  小猴子在方荡身后显现出来,手中的通天棍当头就朝着张姣姣砸了下来。


  此时的张姣姣才刚刚苏醒,身躯的脆弱程度也就是比寻常真人强大一些罢了,若被八成真实的通天棍砸中,毫无疑问的必死无疑!

  这个时候,张巡的那颗龙丹猛的飞来,一下撞在小猴子的通天棍上,龙丹乃是龙的精华,只要龙丹还在,张巡就还有复生的可能,绝对毁之不得,同时龙丹也是真龙身上最重要最脆弱的,现在龙丹撞在通天棍上,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嘭的一声,张巡的龙丹爆碎,巨大的炸力一下就将张姣姣推飞出去。


  小猴子还有方荡也被龙丹爆出的力量炸得倒飞出去。


  “走!”这是张巡最后的遗言。


  张姣姣含泪遁走,转瞬消失不见。


  方荡追出去数百里最终不得不放弃。


  方荡的神念之体回到本躯之中,随后方荡重回杀死张巡的地方的时候,出乎方荡意料之外,这里此时站着七八个真人,这些真人一个个如见鬼魅一般的望着地上张巡的龙尸。


  张巡的脑袋被方荡炸碎,龙丹被砸爆,此时张巡已经显出原形,硕大的龙身横寰在地,僵硬得如同金铁一样。


  这些真人看到方荡过来,其中为首的一个连连摆手道:“休要过来,快走,免得站上天大的麻烦!”


  方荡闻言倒是一笑,他现在最不怕的就是麻烦,因为他现在得罪得世界太多了。


  眼瞅着方荡丝毫没有退走的意思,为首的那名真人连连摇头,不再多说什么。


  倒是那真人身旁的一名女子扬声警告方荡道:“这里有一条真龙陨落,你若到了近前,就脱不了干系,要等到龙宫之中派人来厘清责任才能离开,我们不小心看到了这条龙尸已然走不了了,你还是速速退走,以免自误!”


  方荡闻言一笑道:“多谢警告,不过,我就是来看龙尸的!”


  那几名真人是附近巨万世界的真人,知道这里真龙犁过,原本一直都龟缩在巨万世界之中,等了许久,以为真龙已经离开了,所以才出来探查,结果没想到被他们看到了一具龙尸。


  龙族是天底下最不讲道理的存在,你若看到了龙尸,那么就算你没有对龙族不利,龙族也不会放过你,如果运气好的话,龙族会留下你一条性命,带入龙宫之中为奴百年,运气不好的则很有可能直接打杀。这就是巨树世界最强者的威严和霸道。


  不过,龙尸已经是许久没有见到过的了,真龙寿元悠长得没有边际,在巨树世界之中胆敢杀死真龙的真人也是几万年没有出现过了,但今天巨万世界的真人们大呼倒霉。


  此时眼见来了个找死的,他们都是连连摇头。


  “不听好人言,什么热闹不好凑偏偏要凑这个掉脑袋的热闹!”女真人皱眉道。


  方荡没有理会巨万世界的真人们,径直从他们身边行过,来到了张巡的龙尸前。


  龙族浑身是宝,这一点在方荡破开了敖光的身躯之后,方荡的认识更加直观。


  所以,现在摆在方荡面前的是一件超大的宝贝。


  张巡的龙躯满身金甲在阳光下熠熠发光,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团蜿蜒的金色火焰河流。想必当初这几个真人远远看到张巡的尸体还以为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所以加速前来,加上张巡的尸身上没有脑袋,到了近前他们才看分明这是一具龙尸,结果什么都晚了。


  方荡径直来到张巡的尸体前,想起当初张巡找到他问路的情形,那爽朗的笑声,还有要载方荡一程的好意,如果张巡不是龙族,不是来找方荡算账的,方荡觉得自己能够和张巡交上一个朋友,或许不是那种掏心掏肝的挚友,但却也能成为把酒言欢的普通友人。


  可惜,方荡从没有讨厌张巡,但却不得不杀了他,望着这具尸体,方荡心中不由得唏嘘不已!


  不过,这种情绪在方荡的脑海中也不过是一闪而过,随后就被抛在脑后,张巡终究不过是与他只有一面之缘,方荡还没有多情善感到为这样的龙久久挂怀。


  方荡忽然一跃而起,直接跳上张巡的尸身,双脚践踏龙鳞。


  这在巨万世界的真人眼中简直就如同用刀刺了他们一下一样,女真人惊呼道:“小子,你这是在找死!龙族的身躯不可践踏!”


  方荡哈哈一笑道:“践踏又如何,我正打算将这头龙尸拉走,回去生火烤来吃!不是有句俗话么,天上的龙肉乃是美味中的绝品。”


  啊?

  方荡的言语超出了巨万世界的真人们能够想象的极限,他们可从未想到要将真龙的身躯血肉烧烤来吃的。


  方荡说着竟然真的来到龙尾,用力猛的一抖,一条百米长的真龙立时缩小得如同长蛇一样,被方荡收入怀中,随后,方荡掉头就走。


  巨万世界的真人们都看傻了,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望着方荡,碰到真龙尸体这件事本就已经叫他们感到不可思议了,现在他们竟然看到了更急不可思议的事情。


  “等等,你若就这样将真龙带走了我,龙族们找到这里寻尸我们如何交代?速速将那龙尸留下!”


  巨万世界为首的真人扬声大喝,巨万世界的其他真人立时追上方荡,将方荡团团围住,死死地盯着方荡,宛若方荡收走的不是真龙龙尸而是他们的亲朋好友的尸体。


  方荡目光扫向围住自己的几名真人,其中七成真实境界的真人两人,其余的都是六成真实境界,这样的几个真人现在还不够方荡一盘菜的,所以方荡眼中充满轻蔑,淡淡的开口道:“看在你们之前提醒我的份上,速速离开,你们以为这头真龙是怎么死的?你们以为他的脑袋是自己揪下来的?”


  方荡这句话吐出,周围围着方荡杀气腾腾的真人们瞬间一愣,随后一个个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急速后退,瞬间和方荡拉开数百米的距离。


  方荡懒得理会他们径直离开,此时那个还敢拦阻方荡,方荡连一条真龙都给杀了,他们这些人上去不过是送死罢了!


  巨万世界的真人们看着方荡施施然离开,为首的那个真人犹豫了又犹豫终于开口问道:“请问您是哪个世界的真人?龙族若来我们也得有个交代!”


  方荡没有回头,随便的答道:“洪洞世界!杀龙者方荡!”


  张姣姣已经逃走了,方荡杀了张巡的事情根本瞒不住,对这几个真人方荡还是有些好感,所以直接交底,叫他们在真龙找上门来后也能有些说辞。


  置于龙族是不是能够饶过他们,方荡就无能为力了。


  “洪洞世界?方荡?”巨万世界的真人们都在心中仔细咀嚼着这两个名字。


  从今天开始,这个名字将和诛龙者联系在一起传遍整个巨树世界。


  当然如果想让这个名字传递得更久远,那还要看方荡能活多久。


  “粼光长老,你说这个叫做方荡的家伙怎么敢杀龙?”巨万世界的女真人在方荡的背影彻底消失后才开口问道。


  粼光长老苦笑道:“我怎么知道?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洪洞世界还有方荡这个名字不是假的,那么这个世界,还有这个家伙肯定没有多久的日子可以活了!”


  众真人闻言齐齐点头,杀龙可不是杀鸡,整个巨树世界二层有多久没有真龙被杀掉了?上次真龙被杀还是十万年前的事情,随后整个巨树世界宛若刮起了一场风暴,数头真龙一起出动,将杀掉真龙的家伙生擒去了龙宫,至与那家伙现在下场如何一直都是众说纷纭,说什么的都有,但归纳起来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饱受折磨生不如死。


  想必用不了多久,方荡也会被抓走,然后就是叫人想都想不出来的可怕折磨。


  方荡回转洪洞世界,一双眼睛却满是仇恨的盯着方荡。


  张姣姣并未逃走,而是一路尾随方荡,张姣姣身上有意见隐形匿迹的法宝叫做藏身环,一旦释放出来就能将张姣姣完全笼罩,这个时候张姣姣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中,谁都无法感知到她的存在,而张姣姣凭借这件宝贝可以随意游走。


  这也是虚弱的她能够从方荡手中逃走的缘由所在。


  张姣姣紧随方荡,却并未想着马上就要报仇,毕竟在她现在的状态并不足以支撑她为张巡报仇。


  所以,张姣姣要变成一个猎人,一个最有耐心的猎人,随时潜伏在猎物身后,等到时机成熟之后再一击必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