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寻梦者小说网>玄幻奇幻>封神第一帝 第204章:杜元铣归国(第5更)

第204章:杜元铣归国(第5更)

  “据说三霄娘娘有一个兄长,名唤赵公明?不知石矶娘娘可认得此人!”


  殷辛甩甩脑袋,没再去纠结云中子和三霄之事,既然知晓他们的一些内幕,接下来还有时间,他会慢慢探究。


  “赵公明确实是三霄的兄长,不过他并非云族,而是三霄娘娘的结拜兄长。上古时代三霄尚小,一次遇难,巧被赵公明救下,后来三霄一直跟在赵公明身后,久而久之四人情意相投,结为兄妹,再后来赵公明被掌教收为弟子,赵公明又将三霄推荐给掌教,事情应该是这样子的,具体细节我亦不知。”


  石矶娘娘对他们的了解也仅仅限于此,知道的也不多,毕竟那是他们的私事。


  他们不提,别人恐亦不知。


  “原来如此!”殷辛不由点点头,若是这般说,那倒是有些道理。


  “不曾想大王身在朝歌,竟然对我教中人都这般熟悉!”石矶娘娘笑着对殷辛说道。


  石矶娘娘说的倒是心里话,他如何都没想到殷辛对他们截教这般熟悉。


  “仅仅是知道一些而已!”殷辛并未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应下。


  “罢了,就到这里吧,今日有劳石矶娘娘了。”


  殷辛想要梳理一下石矶娘娘刚才所言,毕竟此事事关重大,尤其是云中子和三霄娘娘的关系。


  若是他们是敌对的,那究竟是为何?

  若都是为了云族,那他们为何会分列两个阵容,且还成了敌对关系,最后三霄娘娘更是陨落于阐教之手!


  倒是云中子成功的打入了阐教阵容,深受元始天尊的喜爱!甚至势头赶超十二金仙中一些人。


  这些都是问题,他不得不好生梳理挖掘,或许能从中寻到一些线索。


  如此才能够在接下来的封神之战中占尽先机,否则他拿什么与阐教抗衡!


  “大王……”姜瑶镜试着走到殷辛近前,悄声道。


  姜瑶镜瞧着自打跟石矶娘娘挂断通话后,便一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殷辛,不由有些担心。


  殷辛深深叹息一声,石矶娘娘刚才所说,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殷辛万万没想到云中子与红云老祖居然是父子关系,那三霄娘娘、彩云仙子与云中子亦是同宗一脉。


  可是按照《封神演义》的情节推进,好似又有些说不过去,但他相信石矶娘娘说的都是实情。


  殷辛刚刚一直在试图理顺,可是却始终是有些疙瘩,他无法想通。


  无论是云中子和三霄娘娘,都是封神时代的风云人物,是殷辛日后需要关注的人,可是现在石矶娘娘提供的信息,却彻底打断了殷辛先前的谋划。


  不过此时殷辛反倒很庆幸,他事先跟石矶娘娘有此沟通,不然待封神开启,他开始算计云中子时恐怕会出现失误,无法切中其要害。


  不过现在既然清楚云中子的背景,那么接下来就可以针对云中子的背景来展开谋划!


  至于三霄娘娘和赵公明,殷辛一直都是想要拉拢的,尤其是他们分属截教阵容。


  殷辛现在唯一觉得可以绑定在一起的便是截教。


  毕竟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且截教弟子大多在商朝任职,双方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除了道祖鸿钧外,天地间的六尊圣人。


  殷辛首先锁定了截教的通天教主和娲皇宫的女娲娘娘,至于西方教的双圣,通过蚊道人一事,他可以断定,两者间存在某些矛盾,这个矛盾点若是利用恰到好处,那或许可以分裂二人间的关系。


  至于剩下的老子和元始天尊,他无能为力!

  若是能将通天教主、女娲娘娘和西方教中的接引道人拉拢到他这方阵容,如此以来三对三,元始天尊一方必输无疑。


  但是通天教主或许可以,但若搞定女娲娘娘和接引道人恐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凡事需要循序渐进。


  殷辛不急,毕竟距离真正的封神之战巅峰对决还有些时间,一切都还来得及布局。


  “孤没事。”殷辛甩甩脑袋,没再去多想,顺手将姜瑶镜揽在怀里。


  对殷辛而言,在这片陌生的世界上,唯有看着姜瑶镜,他才会觉得心安。


  这或许是姜瑶镜对他的忠诚度是十颗星,也或许是因为两人共修太阴太阳的缘故,也或许都是。


  五日后。


  杜元铣自西岐归来,进宫面圣。


  龙德殿。


  殷辛依旧是慵懒的坐在台阶上,就那般随意的靠在柱子上。


  “臣司天监首杜元铣叩见大王!大王万福金安。”杜元铣伏于大殿,恭敬的叩首。


  “平身吧!杜卿风尘仆仆,一路辛苦!”殷辛就那般打量着杜元铣,语气平淡。


  “一切为了我大商社稷!”杜元铣大声应道。


  他那架势还真有那么一丝为了大商甘愿赴汤蹈火的样子。


  殷辛笑了笑,没有接话。


  若非他事先知晓杜元铣的身份来历,杜元铣这般言语,反倒是让殷辛听得很舒适,或许他会真信了。


  可是杜元铣堂堂天庭星将,他说这番话,当真是让殷辛有股想要掐死他的冲动。


  “事情办得如何?”殷辛依旧是神情平淡的看着杜元铣,脸上的表情平淡无波。


  从殷辛的神情上看不出有丝毫的情绪波动,要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蛛丝马迹,几不可能。


  “老臣当庭质问西伯侯姬昌,姬昌并不知此事,且姬昌将姬发关押在奴仆的废弃院落,只供他奴仆食用的饭菜!”杜元铣忙回道。


  “你确定姬昌不知此事?”殷辛打量着杜元铣,嘴角浮起一丝玩味的弧度。


  杜元铣忙跪倒在地。


  “老臣奉旨质问姬昌,姬昌跪于大殿,言管教不严,却不肯承认他曾事先知情。”


  “姬昌这般说辞,你就没有去寻人证实?”


  殷辛起身走到杜元铣近前,就那般盯着杜元铣,隐隐有些咄咄逼人。


  “老臣惶恐,大王并未让老臣暗中调查,所以老臣未敢逾越!”杜元铣跪在地上,一副惶恐不安,万般局促。


  殷辛内心冷笑连连,这家伙演戏的天赋倒是不错。


  要不是他早已知晓其身份,恐怕都会被他蒙混过关。


  或许还真会误以为他天性直爽,不懂变通,如此更能胜任司天监一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