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商青君叩谢洪恩(第2更)

  “与孤说说,你的‘地府’建的如何了?”殷辛翻翻眼皮,看向蚊道人,有些好奇的问道。


  无论是姜瑶镜的‘十二月’还是费仲尤浑暗中组建的暗谍,包括蚊道人正在着手组建的‘地府’,他都不会插手,任由他们放手去做,但他们的进度殷辛还是想要关注一下的。


  “一切都在秘密进行中,已经选中了几个好手,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发挥它的力量!”蚊道人一副自信满满的道。


  殷辛微微一笑,点点头。“孤信得过你,更期待‘地府’大展神威!”


  “大王放心,属下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蚊道人有着足够的自信,此正是他最擅长的领域,可谓是如鱼得水。


  殷辛未再多说什么,将手上的折子仍在桌上,起身招呼殿外的內侍官。


  “移驾中宫吧!”


  內侍官慌忙打开殿门,高呼。“大王起驾!”


  后宫紫荆园。


  姜瑶镜闲来无事,在商青君的陪同下悠闲的散步。


  “青君,你觉得大王如何?”


  姜瑶镜并没有任何的避讳,毕竟中宫的女官都是她‘十二月’中人。


  “启禀娘娘,奴婢不敢评价!”商青君施礼应道。


  “本宫说过多少次了,在后宫喊本宫姐姐,不准再自称奴婢!你乃前首相府商大人的千金,乃朝歌城第一才女,你往昔的自信哪里去了,为何要这般为难自己!”姜瑶镜转身拉过商青君的手,看着她那双灵动的双眸,道。


  “奴……”商青君刚要开口,却被姜瑶镜打断。


  “若你再以奴婢自称,本宫可以将你扫地出门,不再留你于宫中了。”


  姜瑶镜故意露出一丝怒意,就那般看着商青君。


  “是……姐姐!”商青君闻言娇躯一震,忙施礼应下。


  “青君一念之差,铸成大错,让父亲和全府上下都遭受牵连,若非娘娘求情,大王恩典,或已被打入天牢,甚至会被送入那地方,受人糟践!”


  商青君说着眼角流出一丝清泪。


  虽然事情过去一段时间了,但是商青君却无法释怀,当然任谁都是无法释怀的。


  “娘娘,大王自龙德殿起驾中宫了。”这时候,一个內侍官匆匆跪禀。


  “知道了,退下吧!”姜瑶镜摆摆手。


  “咱们也回去吧!”


  “是。”商青君施礼应声,就跟在姜瑶镜的身后。


  殷辛与姜瑶镜坐于大殿,商青君跪于殷辛身前,奉上一碟瓜果,起身侍立在侧。


  “青君,不必杵在那里,你也坐吧!”姜瑶镜朝商青君招呼一声。


  “奴……青君不敢!”商青君忙回声道。


  “娘娘让你坐,你坐便是!”


  殷辛吃了一粒葡萄,抬头看了一眼商青君,又看看姜瑶镜,不知姜瑶镜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一脸的无奈。


  “谢大王恩典。”商青君不敢再言,若是不从,乃是不尊圣旨!


  “青君聪慧善良,知书达理,上次之事定是受了姬发小儿的蒙蔽!”姜瑶镜拉着商青君的手,含笑着朝殷辛道。


  “娘娘,上次之事青君并非是受其蒙蔽,只因识人不明,竟欲将终身托付于他,不曾一番真心付诸流水,此事错在青君,青君愿受责罚,绝无怨言!”


  商青君此刻忙起身,跪倒在地。


  “若是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让你再选择一次,抛开商大人及府中之人,若单论男女之情,你还会那般选择吗?”


  姜瑶镜闻言苦笑不得。


  经过这些时日的接触和观察,姜瑶镜对商青君喜欢的不得了,她原本打算在殷辛面前给她说说情,可她倒好,她现在反倒好,净说些大实话。


  “不会!”商青君坚定的摇摇头。


  “青君当初不懂儿女情长,听信他的甜言蜜语,此时想来竟是如此可笑可悲!”


  商青君依旧跪在大殿里,脸上露出一丝凄凉的苦笑。


  “一切都还来得及!”姜瑶镜叹息一声,对商青君之事感同身受。


  “对了大王,姬发犯了如此大错,岂能仅仅关幽禁,且还是姬昌监管,这岂非就是想让他们监守自盗,姬昌如何会对他的儿子下得去手!到时候那幽禁只不过走走形式而已。”姜瑶镜突然想到什么,满是愤慨,替商青君打抱不平。


  “这亦是没办法的,只能算是一场交易吧!若不想累及商大人,就只能如此!毕竟姬昌沉默不语,替姬发全盘认下此罪,那孤又岂能寒了西伯侯的心!”


  殷辛幽幽叹息一声,此亦是无可奈何之事。


  “青君叩谢大王洪恩!”商青君何等聪慧,顿时明白殷辛的良苦用心。


  “青君罪该万死!”


  此时商青君更加的痛恨自己,若非是她咎由自取,岂会害的首相府满门遭罪。


  甚至现在连其父的首相之位都丢掉,只能提前告老还乡,别无他选。


  或许他父亲恨极了她吧!


  “起来吧!”殷辛看了一眼商青君,淡淡道。


  虽然商青君生的国色天香,且有着非凡的才气,但若非姜瑶镜执意要留她,殷辛或不会怜香惜玉,即便不送去为奴,亦不可能留在宫中。


  不过既然姜瑶镜言商青君有特殊之处,殷辛自然相信,他也很好奇到底商青君有什么异处。


  只不过姜瑶镜给他的答复是她亦不知,只是直觉而已。


  “唯有如此,商家百年来的声誉,商大人三世老臣的声望方可保全!”殷辛不由再次开口道。


  “还有那姬发最早亲近于你,应是别有用心!”殷辛顿了顿,再次叹息一声开口道。


  “西伯侯姬昌心有大志,胸怀天下,他日后定不会甘心缩在西岐那一处,而你父亲乃当朝首相,朝中诸多大臣都乃商大人的门生故旧,如此以来商大人势必会成为姬昌首选拉拢的对象,而纽带便是你和姬发……”


  殷辛原本没必要跟商青君谈这些,但是他发现商青君确实不同一般,尤其是看姜瑶镜的架势是铁了心的要留商青君在身边。


  如此以来,有些事情还是跟她说清楚了,让她彻底明白悔悟。


  如此才能够更加彻底的让商青君忠于姜瑶镜,否则商青君待在姜瑶镜身边,始终是个定时炸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