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朝歌大善人宋异人(第5更)

  这个时代是人族的时代,而非巫族掌地的时代。


  虽然殷辛有幸得地皇印认可,但殷辛更希望能得到人王印。


  在殷辛看看来,人王印的位阶之力比起地皇印的位阶之力定是要强的多。


  尤其是此地乃人间界,在人间界持有人王印方可受到足够多的加持。


  “属下明白。”蚊道人闻言忙应下。


  虽然蚊道人不知为何殷辛对人王印那般执着,但是他相信殷辛定有他的想法,而他要做的便是帮殷辛寻到人王印。


  “一旦有线索及时回禀,孤对人王印势在必得。”殷辛用很慎重的语气再次强调。


  殷辛真担心蚊道人不当回事去做,反倒是误了事。


  殷辛很清楚,若是别人即便有幸得到人王印和地皇印,他们都或许不见得就一定能够获得其认可。


  毕竟人王印和地皇印这般能够加持位阶之力的法宝,绝非什么人都可以祭炼成功。


  要想掌控它们恐难如登天,非福泽深厚之人不可掌。


  但是殷辛却是个例外。


  他虽然也觉得自己应是个福泽深厚之人,但这都不算什么,真正让殷辛这般自信的,还是那块紫金玉石。


  有紫金玉石在手,无论是地皇印,还是要去寻找的人王印,一旦被寻到,它们都会乖乖的受紫金玉石的掌控,甚至都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此便是为何殷辛要势在必得原因。


  只要能寻到,他便能掌控,无需顾忌其他。


  而其他人即便是真的寻到人王印,若无福泽,恐难以掌控,最后只能眼睁睁的任由人王印遁去。


  不过殷辛亦知道,人王印自禹王之后便消失于天地间,岂能想寻便能寻的到的。


  且人王印择主而事,且会自天地间来回隐遁!

  有些事情恐是非人力可为。


  不过即便如此,殷辛依旧想要试试,或可能成功,凡事需尽力而为。


  能不能寻得到,只能看天意。


  即便是无法寻到,那亦无碍。


  反正是他掌控着神秘紫金玉石,且还有不完全版的乾坤鼎,至于得不得到人王印亦无碍。


  若是有幸寻到人王印仅仅是锦上添花,或也是对他掌控人间界的一种天道规则的认可而已。


  但天道规则认不认可又有何关系?殷辛其实真的并不是太在意。


  娲皇宫的建造在商境内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可谓是规模空前,前所未有。


  费仲和崇候虎一刻不得松懈,时刻盯着,这不刚有空余,便匆匆进宫将娲皇宫的进度回禀帝辛。


  殷辛一直都关注着此事,听了两人的面奏,整体还算满意。


  “大王,不曾想娲皇宫的建造,百姓竟如此热切,纷纷响应,甚至一些财主都纷纷慷慨解囊。就好比,好比朝歌城宋家庄的宋异人,他就一人捐赠了大量钱财!”


  费仲看向殷辛的眼神透着浓浓的崇拜,他原本觉得此次大规模建造娲皇宫,会给大商百姓带来一些难处,甚至是会惹来百姓的诸多不满。


  毕竟数百个娲皇庙同时开建,再加上商境娲皇山上的规模宏大的娲皇宫,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稍有不慎,定会引起民愤,到时候百姓群起而攻之,恐大厦将倾!

  可现在倒好,不但没有出现民愤,反倒是百姓支持声一片,乐的响应。


  相反以前百姓畏惧征调,可是现在他们竟有些人哭着喊着要去娲皇山!

  针对这诡异的一幕,费仲想了很久,但却一直都想不通,这究竟是为何。


  明明殷辛也未做什么,且这般去做依旧是劳民伤财,可是为何百姓会如此支持?


  其实费仲想不通,整个朝堂上亦很少有人能够想得通。


  其实这不怪他们。


  因为他们不懂百姓的心思,百姓无非就是求得温饱,且他们一直处在最底层,处处受压制,何曾得到过这些这般待遇,做工不但有工钱拿,关键殷辛给了他们应用的尊重。


  这才是最为关键的!


  而这一点,生在这个时代,习惯这个时代规矩的贵族,是万万不能理解的,他们也是无法想通的。


  “宋家庄?宋异人?”


  费仲随口道来的一句话,却让殷辛猛地抬头,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宋家庄的宋异人乃姜子牙的异姓结义兄弟,家财万贯,就是他为姜子牙找了个六十八岁的黄花闺女,此人为人好善乐施,是出了名的大善人。


  不曾想此次筹建娲皇宫,他居然也没有闲着,慷慨解囊,当之无愧的大善人。


  宋异人确实不错,《封神演义》中记载,他并未做过什么背叛大商之事。


  只不过他不慎结拜了姜子牙这么一个投鼠忌器的贼人!


  那姜子牙竟包藏祸心,利用宋异人的善心,寄居其篱下,最后见时机一到,转身投到了西岐麾下。


  若非当初姜子牙借水遁走,殷辛未曾想到他的兄长宋异人。


  否则一旦龙颜大怒,按帝辛那火爆脾气,治宋异人一个株连之罪,恐怕宋异人全家上下无一活口。


  姜子牙犯得事当真是可恶。


  现在想想姜子牙就是居心叵测,只顾着自己的利益,却对他照顾有加的宋异人全家死活没有半点顾忌,好似宋异人一家的死活于他何干。


  若非帝辛未曾对宋异人开刀,否则宋家庄上下恐都要变成孤魂野鬼,甚至断子绝孙!


  念及此处,殷辛将姜子牙的厌恶感更甚。


  “阐教、姜子牙……孤不会让你们得逞的,哪怕到时候同归于尽,也绝对不会让你们好受!”殷辛念及此,深吸口气,眼神中透着一丝坚定。


  既然穿越,且夺舍了帝辛,那么对于阐教这帮子伪君子,他又岂能让他们这般肆意妄为。


  “大王可认得此人?”费仲瞧着殷辛的神情异样,不禁有些疑惑的试着问道。


  费仲对殷辛有所了解,他清楚能够让殷辛神色有变的,都乃非寻常之辈。


  而刚刚他提到宋异人时,费仲可以清晰的感知到殷辛情绪的波动。这也是让费仲感到费解的。


  在费仲眼里,宋异人虽然是富商,家财万贯,良田千亩,店铺甚多……


  但仅仅如此,定不会入得殷辛的法眼。


  可殷辛偏偏就有了情绪波动!


  费仲相信这绝非是错觉,他看的清清楚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