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请杜元铣一同用膳(第5更)

  即便是非祖龙的龙骨,那也绝对非凡。


  杜元铣想了想,他觉得还是有必要跟上面知会一声。


  杜元铣起身,走到洪锦跟前,朝洪锦微微欠身。“洪将军,老臣已经看过了,这便回去复命,此处辛苦洪将军了。”


  洪锦闻言不由点点头,他没有多问,他很清楚有些事情不能去多言。


  毕竟此事牵扯甚大,他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这根龙骨,不受他人破坏。


  尤其是现在龙骨出世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的,很多人都想上山一窥究竟,却都被洪锦派人拦住。


  但洪锦知道,他下面的士兵能够拦得住寻常之辈,但是却拦不住一些修炼者。


  若是此骨是真龙骨,或许会引来一些修炼者的窥探。


  “传令下去,都打起精神来,任何人不得踏入此地。”洪锦待杜元铣离开后,他忙吩咐下去。


  “是!”京师护卫军齐齐回应。


  杜元铣下了娲皇山。


  他绕道去了一地,先是见了一个人,这才朝朝歌回赶。


  等杜元铣进了朝歌城,早已是夜幕降临,城中灯火通明,已经是戌时,快要接近亥时!

  就在杜元铣进城时,蚊道人正与殷辛汇报着杜元铣的行踪。


  “你确定他见了一个人,而那个人遁去了南境?”殷辛看向蚊道人,再次确认道。


  “是的。”蚊道人肯定的应道。


  “那人见了谁?”殷辛继续问道。


  “去了凤凰山!”蚊道人忙道。


  “凤凰山?龙吉公主……但愿你不要让孤失望。”殷辛笑了笑,他其实料到杜元铣在发现那跟龙骨后,会第一时间告知龙吉公主,毕竟龙吉公主曾单独过问过。


  至于那根龙骨,乃是孔宣取洪锦身上的精血,以大法力关注在那根龙骨其间。


  这也是为何杜元铣会感知到一丝不同寻常的血脉之力,正是洪锦的血脉所引起。


  当然那气息若有若无,若隐若现的。


  此并非是因为年底久远,而是洪锦的血脉尚未开启,所以气息微弱是肯定的。


  殷辛此次算计的并非是别人,而是龙吉公主,龙吉公主作为昊天上帝和王母娘娘的女儿,那么她知道的秘密定然会不少,且只要将龙吉公主抓住,到时候即便是天庭想要对他动手,他也会以龙吉公主为要挟的。


  至于将龙吉公主关押在何处,最后实在没地方关押,就扔到乾坤鼎或者是紫金玉石空间中,料她能耐再大,也无法脱身。


  “他们说了什么?”殷辛不由好奇的继续开口问道。


  “约定今夜子时于娲皇山下汇合!”蚊道人一直隐藏在杜元铣周边,将杜元铣和那人的对话都听在耳中。


  “善!”殷辛笑了,笑的很开心。


  既然知道约定的时间和地点,那么接下来一切都好办了。


  龙吉公主!


  万事俱备,只欠你的到来!

  对于这些事,杜元铣并不知情,亦未察觉到,反倒兴高采烈的。


  杜元铣进城后,为表忠心,他并未回府,而是直接进了宫,并于龙德殿见驾。


  “老臣叩见大王!”杜元铣跪在地上行礼。


  殷辛忙起身,下了台阶,将杜元铣扶起。“杜卿,如何?那块可是传说中的龙骨?”


  “回禀大王,此骨年代久远,老臣亦不好分辨,但很大可能便是龙骨。”杜元铣用不是很肯定的语气回道。


  “啊……”殷辛不由大喜。


  “若当真是龙骨,那自当好生看护。此骨出世,或乃女娲娘娘显圣,念及孤之心意,特赐予我朝的厚礼,定是如此!”


  殷辛在大殿上来回踱着步子,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杜元铣闻言内心不由一阵恶寒,他发现殷辛好似是中了女娲娘娘的毒。


  不过这跟他没关系!


  亦不会影响到他们天庭的运转。


  “来人,让洪将军加派人手,一定要严加看管那根龙骨,待明日天亮,速速派人将那龙骨挖出来送到朝歌!孤要将那龙骨置于宫中,以护佑我大商绵延无边!”殷辛猛地转身朝蚊道人吩咐一声。


  蚊道人忙应声退出大殿。


  “来来来……杜卿一路辛苦,尚未用膳吧,就陪孤一起!”殷辛朝杜元铣招呼一声道。


  “大王,老臣万万不敢!”杜元铣猛地跪倒在地。


  “起来,孤让你一起,你便一起,有何不敢!”殷辛笑着将杜元铣一把拉起道。


  杜元铣不敢也不行,他必须要将他留在宫中,绝对不会让他离开的,不然接下来的任务就无法去进行下去。


  “孤今日开心!今夜你就陪孤喝几杯,然后孤好多事情需要像你请教!”


  杜元铣脸不由变了,他今夜还有任务。


  可是现在这般,他竟无法脱身,不过殷辛的吩咐他不得不听从,否则一旦暴露,那么要想在朝歌继续待下去,那恐怕就不现实了。


  尤其是此龙骨究竟是否真正的祖龙骨谁尚不能确认,若不是祖龙骨,那他还得继续潜伏下去,若是,那离开亦无所谓,可是现在纠结的是尚不能确定!

  “这……”


  杜元铣万分纠结,但是纠结归纠结,他亦是无可奈何,总不能违背圣恩。


  蚊道人退了出去,顺手将殿门合上,他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殷辛牵制住杜元铣,那接下来就该是他们去动手的时候了。


  蚊道人转身离开。


  至于殷辛的安危,蚊道人并没有在意,殷辛的境界摆在那里,杜元铣是无法伤及到他的。


  且今夜孔宣的神识一直都关注着这里,若是殷辛这边稍有异常,他们自然会第一时间出手。


  蚊道人离开后,直接去了后宫。


  石矶娘娘和姜瑶镜已经等待哪里了,两人瞧见蚊道人到来,便迎了上去。


  “搞定了?”姜瑶镜小声的问道。


  蚊道人点点头。“大王正与杜元铣用餐,他会将杜元铣羁绊住,剩下的就要靠娘娘的了。”


  “放心一切包在本宫身上。”


  姜瑶镜自信满满的拍着胸脯,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扮杜元铣了,可谓是轻车熟路。


  尤其是夜间,龙吉公主的注意力都在那根祖龙龙骨身上,应该不会注意到更多。


  三人自后宫悄无声息遁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