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杜元铣和洪锦(第1更)

  不过这样子其实挺好,至少姜瑶镜是真心实意的,并无掺杂其他的心思。


  这或许也是石矶娘娘拿姜瑶镜做姐妹的缘故,姜瑶镜干净纯洁……


  “不过妹妹可要想清楚了,她若是成了大王的妃子,到时候她可是要跟你争大王宠爱的。”石矶娘娘上前,揽住姜瑶镜的肩膀,笑着提醒她一声。


  商青君闻言也看向姜瑶镜,她其实也很想知道姜瑶镜的心思,为何会这般洒脱。


  按理说,即便是这个时代,一个男人可以拥有很多女人,尤其是一国之君。


  可只要是女人,都是会存有私心的,不可能那么完全的敞开心扉,接纳其他女人与自己共享夫君的。


  可是姜瑶镜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个都无所谓的,姐姐放心便是!”姜瑶镜毫不在意的摆摆手,或许她连想都没想过。


  石矶娘娘和商青君对视一眼,对姜瑶镜这幅心性不禁无语。


  但或许正是她这番心性,才让她能够如此这般的受帝辛的宠幸,这般的为之痴狂。


  当然石矶娘娘想想也觉得无所谓。


  石矶娘娘知道姜瑶镜和殷辛一直在双修,太阴太阳合体,会越来越离不开对方的,甚至最后会达到心灵相通的境界,直至两人或是不可分割的一体。


  石矶娘娘想到这些,便没再多言。


  反正殷辛有再多的妃子,也不会取代姜瑶镜的地位,反倒是会让姜瑶镜的地位更加的巩固。


  “不过要用什么法子说服大王呢?”


  姜瑶镜坐在龙吉公主身边,看着龙吉公主,不由一阵纠结的思忖起来。


  将龙吉公主变成大商王妃,这事最关键的不在于龙吉公主同不同意,而是在于殷辛同不同意。


  “石矶姐姐可要帮我!”姜瑶镜思来想去,最后将主意打到石矶娘娘身上。


  石矶娘娘愕然,疑惑的问道。“要我帮你什么?”


  “自然是帮我说服大王!”


  姜瑶镜笑呵呵的看着石矶娘娘,还不忘伸手拉过石矶娘娘的手,有些撒娇的道。


  石矶娘娘哭笑不得。


  “只要你想好了,此事包在我的身上。”石矶娘娘倒无所谓,关键是姜瑶镜得想好了。


  “石矶姐姐有法子?”姜瑶镜没想到石矶娘娘回答的这般肯定,不由好奇起来。


  “嗯。”石矶娘娘没有多余的废话,点点头。


  “快说来听听……”姜瑶镜很是好奇。


  “暂时还不能说,不然就不灵了。”石矶娘娘笑了笑道。


  姜瑶镜顿时明白,或许是因为商青君在场的缘故,毕竟龙吉公主的身份暂时还得保密。


  商青君再如何,毕竟对他们而言还是外人,有些事情还不能一味的让她知道。


  当然她非修炼者,若是知道的太多,反而对她不好,甚至还会累及到他的家人。


  “好吧,反正这事拜托石矶姐姐了。”姜瑶镜双手一摊,耸耸肩道。


  “放心!一定帮你如愿。”石矶娘娘笑了笑,一副肯定的道。


  “这……”商青君站在一旁,听着姜瑶镜和石矶娘娘的对话,她真心的有些不懂。


  她真的想不通姜瑶镜是如何想的,其实不只是她,即便是女人都或许不懂。


  但商青君却没有多问,毕竟有些事情姜瑶镜不说,她若多言反倒是不好,甚至还会生出嫌隙。


  “娘娘,禁卫军统领文将军在外求见!”这时,中宫女官走了进来,朝姜瑶镜禀道。


  “哦?”姜瑶镜一愣,继而笑了。“我出去瞧瞧!”


  ……


  “什么情况,大王可有吩咐?”姜瑶镜见到蚊道人,便噼里啪啦的一阵问。


  “大王尚有事处理,需午时才能移驾中宫。”蚊道人道。


  “难道被发现了?”姜瑶镜闻言有些担心。


  蚊道人摇摇头。“大王派杜元铣去了娲皇山调查龙骨失窃一事,并迁怒于京师护卫军统领洪锦,现洪锦应该在回来的路上……”


  “这……这跟洪锦……啊,我明白了。”姜瑶镜闻言忙道。


  姜瑶镜刚想帮洪锦辩解,却突然想到什么,殷辛不会真的降罪于他,他这么做定是为了保护洪锦。


  蚊道人一笑,他知道姜瑶镜已经想通,他没再多言。“大王让属下前来问一声,龙吉公主那边情况如何?”


  “一切正常,由本宫和石矶娘娘在,不会有岔子的,请大王放心便是。”姜瑶镜笑着道。


  “好,那属下先行告退!”蚊道人闻言未再多说什么,欠身稽首离开。


  杜元铣前往娲皇宫,装模作样的调查龙骨失窃一事。


  而同一时间,原本待在娲皇山负责守护龙骨的京师护卫军统领洪锦被召回朝歌。


  殷辛因龙骨失窃龙颜大怒,若非由蚊道人和杜元铣拦着,殷辛都要当即处死!

  恰是杜元铣极力维护,洪锦才捡回一条命。


  在归途中,杜元铣与洪锦相遇。


  “洪将军,此次龙骨失窃一事,老夫自当全力以赴,助将军能洗脱罪责。”杜元铣一副做做样子,他旨在拉拢洪锦,为的是日后能结个善缘。


  洪锦看向杜元铣微微点点头。“多谢杜大人!末将守护不利,自当受罚!”


  “此事牵扯甚大,且对方能在将军层层守护下窃走龙骨,那对方的身份或为世外之人,若是如此,将军当不必自责!到时候老夫自当向大王禀报!”杜元铣一副慷慨激昂的说道。


  “如此有劳杜大人费心了。”


  洪锦心情很低落。


  他不曾想在重兵把守下会弄丢了那龙骨,他不在乎惩罚,他只是觉得愧对帝辛的信赖,有负帝辛所托。


  “对了洪将军,老夫听左将军言,洪将军在山下从一伙人手里救了一人,可知那人是什么来历?”杜元铣开口问道。


  洪锦突然想到昨夜蚊道人跟他单独谈过,并一再强调此事。


  洪锦虽然不知为什么,但既然是帝辛的暗旨,那他自当遵从。


  “不知。那人被另外两人围攻,差点被杀,当时末将听到动静寻下山,另一伙人见到末将出现,随之遁走,可是被末将所救之人,一直昏迷不醒,并未从她口中得到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