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可将生米做成熟饭(第2更)

  “末将担心对方再次卷土重来,这便秘密派出一队人马将那人火速送回朝歌!”


  “原来如此!”杜元铣闻言不由点点头。


  “敢问洪将军可曾察觉到什么线索,还请洪将军见谅,大王让老夫前来调查此事,老夫不得不多请教两句,还望洪将军海涵!”杜元铣想了想,不由再次问道。


  “其他的线索倒是没有,不过末将的属下曾有人听到对方说什么黄龙啥的……”洪锦叹息一声摇摇头。


  “不过听得不是很仔细,并不敢确定,仅供杜大人参考,但切不要被误导才是。”


  “多谢洪将军。”杜元铣眉头紧皱,嘴里不停的念叨着‘黄龙’二字。


  “对了,还有最后一事,敢问那被洪将军所救之人,是男是女?”杜元铣最想确定的便是此。


  “那人乃是女子。”洪锦根据蚊道人的说辞,据实回答。


  “啊……”


  杜元铣不由一动,这是他听到最不好的消息。


  若是男的,他倒是无所谓,可对方竟是女子,那就由不得杜元铣不多想了。


  毕竟昨夜龙吉公主曾来过此地。


  “杜大人请!”


  “洪将军请!”


  ……


  洪锦回到朝歌,前往龙德殿请罪。


  洪锦将当夜的情况陈述一遍。


  “洪锦,你可知罪?”殷辛坐在台阶上,懒洋洋的看着洪锦。


  龙德殿没有外人,现在就他们君臣和蚊道人。


  “末将知罪!”洪锦低着头认罪。


  “孤亦知此事与你无关,但守护失利总得担点责!”


  “末将一切听从大王处治!”洪锦并无他怨言,恭敬的跪在大殿里。


  “善!”殷辛点点头,很满意洪锦的举动,最后缓缓开口。


  “放心,孤不会害你的!”


  “末将明白。”洪锦抬头,重重的朝殷辛点点头。“一切听从大王安排!”


  殷辛笑了。


  “见过杜元铣了?”殷辛冷不丁的开口。


  “是。”洪锦点头。


  “他问你的事情……”


  “回禀大王,末将全部按照昨夜文将军告知说与他听的。”洪锦忙道。


  “好!记得,接下来不管是谁,即便是孤问你,你也要这般去说!”殷辛起身,笑着走到洪锦跟前,拍拍他的肩膀。


  “末将明白。”


  洪锦隐约有些懂了。


  他觉得龙骨丢失这件事恐怕没有这么简单,或许始作俑者便是眼前这个深不可测的商王。


  但帝辛究竟为何,他无法揣测。


  “去吧!委屈你几日。”


  “为大王办事,末将不觉得委屈。”洪锦恭敬的单膝跪倒在地,重重的叩首。


  洪锦暂时关押于天牢,单独关押,并特地安排蚊道人给予最好的照料。


  他将洪锦暂时关起来,并非为了其他,而是为了保护他。


  他的血脉若是真的,那有些事情确实不能见光,此次殷辛之所以将洪锦抛出来,仅仅是为了这最后一步,就是为了让天庭的势力产生一个错觉。


  如此才能更好的确保洪锦的安危!


  殷辛安排妥洪锦事宜,起驾回中宫。


  姜瑶镜、石矶娘娘都在,殷辛出现在龙吉公主的房间里。


  殷辛扫了一眼横躺在床上的龙吉公主,确认正是上次在桃山见到的那人。


  既然没错那就没问题了。


  不过现在如何处治龙吉公主倒是个大麻烦,总不能让她一直这样子躺在床上吧。


  而且龙吉公主失踪,天庭那边应该很快就会有行动,到时候接二连三的试探是免不了的。


  尤其是杜元铣,他应该很快就查到线索的。


  因为线索都是殷辛故意留下的,也是殷辛刻意为之,引他们上钩的。


  一旦杜元铣将龙吉公主在朝歌的消息禀报上去,到时候天庭的力量会集中到朝歌,恐怕有些事情就真的很难去规避了。


  “大王,龙吉公主如何?”姜瑶镜凑到近前,笑着朝殷辛问道。


  殷辛一阵恶寒,他从姜瑶镜眼神中可以读出来她那迫切的心思。


  殷辛啥也没说,只是顺手捏了一把姜瑶镜的鼻子。


  “大王,石矶有话要说……”这时,石矶娘娘出声道。


  “嗯?”殷辛疑惑的看向石矶娘娘。


  石矶娘娘没有开口,而是转向看向姜瑶镜和商青君。


  姜瑶镜和商青君意会,姜瑶镜直接一把拉着商青君的手,朝外走去。


  “你们谈,臣妾告退。”


  商青君朝殷辛微微施礼,随着姜瑶镜离开。


  “怎么了?”殷辛反倒是有些疑惑,搞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满是不解。


  “不知大王接下来要如何解决龙吉公主?”石矶娘娘开口,顺手指了指龙吉公主。


  殷辛闻言叹息一声,摇摇头。“此事倒是头疼,孤尚未想清楚,实在不行就将她收到乾坤鼎中关押。”


  “大王,我们能将龙吉公主关的了一时,却关不了一世!相信很快天庭的昊天上帝就会知晓龙吉公主在我们手上,到时候我们迟迟不肯交出来,天庭接下来的报复会很疯狂。”


  “大王,若不想出个万全之策,恐怕天庭那边不会善罢甘休的。”


  石矶娘娘仿佛早就料到这般。


  “孤将龙吉公主擒来,一是为了从她口中探点天庭在南境的隐秘,二来是想以龙吉公主为诱饵,并借她之手,进一步激发天庭和阐教的矛盾,到时候龙吉公主没了价值,孤自可弃之!”殷辛反倒没有太在意。


  “话虽如此,但天庭的人不见得会按常规出手!”石矶娘娘将整个事件看的很透彻,她昨夜也想了很多!

  “娘娘可有什么好建议?”殷辛好似听出了点什么,不由一副期待的看着石矶娘娘。


  “生米做成熟饭!”石矶娘娘看着殷辛,一字一顿的道。


  “啥?”殷辛错愕的看着石矶娘娘。


  他有些听懂石矶娘娘话中的意思,但却没想到这话会是从石矶娘娘嘴里说出来。


  若是姜瑶镜说出这番话,倒是可以理解,可是此话从石矶娘娘口中说出来,倒有些意外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大王既然将龙吉公主擒下,那就将其一并拿下便是!到时候龙吉公主成了大王的妃子,一切都顺理成章,无法改变,龙吉公主也只能认命!”


  石矶娘娘笑嘻嘻的看着殷辛提议道。


  殷辛一阵恶寒。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