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故意让你离开(5更)

  “你这脾气需要收敛一下,孤倒是可以容忍,但不见得孤座下的众臣以及爱妃他们能容忍,若是惹急了他们,孤都救不了你。”殷辛笑着刻意去刺激龙吉公主。


  “哼!”


  龙吉公主现在是无可奈何,活着难受,死了会更痛苦,所以她没得选择,只能期待杜元铣今夜能逃离。


  “爱妃可认得那人?”殷辛搂着龙吉公主,指着杜元铣,笑着问道。


  “不识!”龙吉公主冷冷的回道。


  殷辛笑了。


  他就是随口一问,别无其他的意思。


  “吼……”杜元铣浑身伤的不轻,他中了蚊道人多处攻杀,此刻暴吼一声,燃烧力量极速遁走。


  杜元铣知道,今夜不能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得离开,他的身份绝对不能被发现。


  且关键是他若是不能离开,龙吉公主在困在皇宫的事情就无法传递出去。


  杜元铣现在恨,恨他没有来这之前将龙吉公主被困在皇宫的事情传出去。


  当然杜元铣这样子去做,其实也是为了保护龙吉公主,毕竟龙吉公主被殷辛逼着为妃一事。若是此事被传开,对龙吉公主的名声恐大大不利。


  当然尤其是天庭,亦会跟着受到连累,毕竟前有云华夫人,若是再有龙吉公主,那天庭恐怕真的会成为各大势力的笑柄。


  杜元铣燃烧法力,极速遁走,蚊道人故意一顿,放他离开。


  殷辛的目的达到了。


  他就是要让龙吉公主告诉杜元铣,娲皇山龙骨失窃是黄龙真人所为。


  而龙吉公主也成功的帮他传出去了。


  如此以来,若是杜元铣被留在宫中,那么又有谁帮他将这消息传递出去!

  所以杜元铣必须得离开,至于碧云童儿,那就无所谓了。


  既然龙吉公主被困在宫中,碧云童儿也就不用离开了,而且日后还可以拿着碧云童儿要挟龙吉公主。


  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


  蚊道人刚要腾空去追,殷辛却出声。“罢了!让他去吧,派人封锁城门,挨家挨户的搜!”


  “是。”蚊道人应道。


  “爱妃受惊了。”殷辛拦腰将龙吉公主抱起,将她放回她的床榻上。


  “来人!照顾好贵妃娘娘,若是再让贵妃娘娘受到惊吓,孤拿你们试问!”


  “是!”


  “安心休息。”殷辛帮龙吉公主盖上被子,转身走了出去。


  龙吉公主原本觉得或许殷辛欲要折磨她一顿,可是没想到殷辛居然就这样子离开了,这反倒是让龙吉公主一阵错愕。


  龙吉公主松口气,至少杜元铣遁走了,但他能不能逃得过禁卫军的搜捕,就只能看他的运气了。


  不过既然他逃出去,那么她被困在皇宫的消息会很快传出去,到时候天庭定让会有人来相救。


  殷辛回到姜瑶镜的房间。


  “搞定了?”


  殷辛看着姜瑶镜将那乾坤鼎随意的仍在床头上,她则一脸开心的样子。


  “臣妾出手,自是手到擒来。那碧云童儿也就是人仙的境界,岂能逃得出臣妾的手掌心。”


  姜瑶镜笑嘻嘻的将那乾坤鼎交给殷辛。


  殷辛神识沉浸于其中,一朵碧云出现在乾坤中。


  “这朵云便是那碧云童儿?”殷辛看向姜瑶镜问道。


  姜瑶镜点点头。


  “不会有错的,不过那小家伙生的倒是可爱,若非要困住龙吉公主,臣妾倒也舍不得直接将她打回原形。”


  殷辛顺手将姜瑶镜搂在怀里。“会好的。”


  “嗯。”姜瑶镜亦窝在殷辛的怀里,肯定的点点头。


  姜瑶镜相信殷辛,对殷辛是极度的信任。


  不管殷辛如何选择,她都会义无反顾的支持他,没有别的其他心思。


  “大王,杜元铣既然是天庭的金狼星将,若是就这样子让他遁走,那接下来天庭的人恐怕要来了。”


  姜瑶镜有些担心的看着殷辛,虽然她无惧,但毕竟对方是来自天庭,手段自然是不简单的。


  “无碍。孤明日便请仙师下山!”


  殷辛早有打算,既然天庭或许要有人下来,那么孔宣也该是时候出马了。


  在天庭没有昊天上帝和王母娘娘这两尊大神下界的情况下,天庭不管是派下谁来,孔宣都可以轻松搞定,这点自信殷辛还是有的。


  “嗯。”姜瑶镜笑了。


  杜元铣府邸。


  杜元铣逃回了。


  他躺在床榻上,大口喘息着,浑身上下伤的很重,尤其是是最后一击,他燃烧法力遁走,让他雪上加霜。


  “将军,你……”杜元铣的管家,乃是杜元铣自天庭带下来的老兵。


  此刻他见到杜元铣伤到这种程度,不由忙上前帮杜元铣处理伤口。


  “碧云童儿呢?她回来没有?”杜元铣呻吟的,咬紧牙关问道。


  “碧云童儿,她不是跟您一起去的吗?她并没有回府。”管家闻言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杜元铣。


  “什么?!”杜元铣当即懵了。


  “坏了!”杜元铣想到了最坏的结果。


  “碧云童儿若是逃出来,她定是回先回府的,她到现在都没有回府,那岂不是说她……”


  杜元铣一下子靠在床榻上,整个人都憔悴了。


  “不对啊,明明碧云童儿先我一步遁走的,可是为什么会被抓到?”杜元铣不由思忖起来。


  “罢了!再等等!”


  杜元铣总觉得碧云童儿不会出事的,虽然碧云童儿仅仅是人仙境,但是宫中除了禁卫军统领蚊道人是神秘的修炼者外,其余人都非修炼者,应该不会拦的下碧云童儿的。


  “不过那文将军果真是深藏不露,定连我都非其对手。”杜元铣骇然,他原本就猜到一直待在殷辛身旁的蚊道人不简单,却没想到不简单到这步田地。


  杜元铣都已经拼尽全力,却依旧非其对手,当真是恐怖到极致。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来历?有这般能耐为何会甘心为帝辛做走狗?”杜元铣想不透。


  “啊……”


  伤口上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让杜元铣情不自禁的叫出声。


  “速速安排一下将龙吉公主困在皇宫的事传到天庭那边,让天帝早做安排。”杜元铣忍痛看向管家,吩咐一声。


  “是。”管家忙应道。


  “还有龙骨是被阐教的黄龙真人他们劫走的,此事也一并禀报上去。”杜元铣又补上一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