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请龙鸾贵妃移驾(4更)

  殷辛闻言不由笑了。“此人若来,无需你出马!”


  “大王打算亲自上阵?”蚊道人不由好奇的看着殷辛,一副好奇的模样。


  殷辛哭笑不得。“连你都非其对手,孤亲自出手岂非是给对方送人头!”


  顿了顿,殷辛神秘兮兮的道。“既然是天庭来客,且身份地位尊崇,孤岂能有怠慢之理。”


  殷辛说话间,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一根孔雀羽毛,意念一动,那根五色的孔雀羽毛燃尽。


  蚊道人瞧着殷辛这番举动,不由明白其心思。


  虽然不知天庭来客到底是何身份,但为保万无一失,由大商护国仙师孔宣亲自坐镇自是最好的选择。


  唰!

  一道五色神光闪现,孔宣的身影出现在龙德殿中。


  “大王!”


  “仙师!”


  殷辛和孔宣相视一笑,同时开口。


  “大王有事?”孔宣左瞧瞧右看看,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妥,不禁疑惑的看向殷辛问道。


  殷辛点点头。


  “天庭来人了!现在对方正在杜元铣的府邸,相信很快就会出现在宫内。”殷辛朝孔宣招招手,顺势坐在大殿的台阶上,不紧不慢的说道。


  按理说,现在帝辛处在十万火急之中,稍有不慎或遭遇不测,但是他却没当回事儿,一副老神在的样子。


  并非帝辛托大,而是他有着十足的把握,朝歌城由孔宣坐镇,除了混元圣人亲自驾临,其他宵小之辈,哪怕是天庭的昊天上帝亲自下界,他都有一战之力。


  况且昊天上帝想要下界,需要付出足够的代价,这个代价是昊天上帝轻易不愿付出的。


  按照孔宣的说法,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昊天上帝和王母娘娘是不会亲自下界的。


  “来者何人?”孔宣同样很随意的问道。


  能跟他有一战之力的昊天上帝和王母娘娘受到天道规则的限制,无法下界,那么天庭其他的人,孔宣并未放在眼里。


  殷辛耸耸肩,笑着摇摇头。


  “那本座去杀了他。”孔宣倒也干脆,没有多余的话语,转身就欲要离开。


  殷辛哭笑不得,忙出声相拦。“仙师莫急!不要在杜元铣府邸上动手!”


  “为何?”孔宣不解。


  在他看来反正是要杀天庭来客,在哪里杀不都是一样,没什么区别才是。


  “其一杜元铣尚有用处,暂不能让其知晓其身份暴露。其二引天庭那人来宫自投罗网,为的是至少与龙吉公主见上一面,如此我们方能更好的把控他们的心思!也让天庭知晓我们朝歌城不是他们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了的……”殷辛嘴角浮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脸上挂着一幅尽在掌控之中的神色。


  他结好了网,只等待大鱼上钩。


  孔宣闻言不由点点头,没再去多说什么。


  对孔宣而言,在哪里都无所谓,反正他没将对方瞧在眼里。


  “宣召皇后娘娘和龙鸾贵妃娘娘来龙德殿议事!”


  蚊道人闻言应声退出大殿。


  既然天庭的人到了,接下来应该要进宫抢人,与其将龙吉公主躲着藏着,倒还不如大摇大摆的将其摆在台面上。


  反正有孔宣在,天庭想要将龙吉公主带走,恐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不消片刻,皇后姜瑶镜带着龙吉公主出现在龙德殿,殷辛赐座,至于孔宣则已经离开,将己身隐于宫中,潜伏起来,等待百忍真人的到来。


  龙吉公主坐于龙德殿,看看正慵懒的坐在台阶上批阅奏章的帝辛,又看看悠闲自得的姜瑶镜,她内心透着浓浓的不解。


  龙吉公主相信殷辛此举定有深意,但到底所为何事?

  自从经历了这一系列的变故,龙吉公主发现她越来越看不透帝辛和姜瑶镜!

  “大王,昨夜夜闯后宫那二人可曾抓到?”姜瑶镜此刻出声问道。


  并非是姜瑶镜想要知道结果,而是借此机会刺激一番龙吉公主,闲着无聊拿龙吉公主寻开心而已。


  龙吉公主闻听姜瑶镜此言,不动声色的看向帝辛,这同样是龙吉公主最想要知道的。


  毕竟杜元铣和碧云童儿关乎着她的命运,若是他们被擒到,那她恐怕要真的继续在朝歌宫内做龙鸾贵妃娘娘。


  不过龙吉公主相信,杜元铣和碧云童儿应该是逃出去了,即便后面被抓到,相信他们也应将消息传递出去,天庭那边定会派下高手相救。


  “尚未寻到!”殷辛连头都没抬,只是淡淡摇了摇头。


  龙吉公主闻言不由大大松口气,杜元铣和碧云童儿成功遁走,那就意味着天庭那边很快就会得到消息。


  龙吉公主目光转向殷辛,心中闪过一丝杀气。


  龙吉公主在诅咒。


  一旦她能脱困,定要将帝辛碎尸万段,让其神魂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不为别的,帝辛彻底的毁了她的一切!毁了作为女人最珍贵的东西!

  龙吉公主现在心中就只剩下仇恨!


  杀帝辛!


  这个念头反倒是成了龙吉公主继续活下去的希望。


  殷辛感知到龙吉公主情绪的波动,毕竟龙吉公主的修为被封印,其情绪的波动即便是藏得再好,亦无法逃过帝辛和姜瑶镜的感知。


  殷辛轻轻抬头,看向龙吉公主,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两人四目相对,龙吉公主甚是惶恐,好似内心被看穿一般,慌忙将其情绪掩饰起来。


  殷辛故意而为之,就是想看看龙吉公主的窘态。


  殷辛将目光收回,与姜瑶镜对视一眼,两人不言而喻,一切都尽在不言中。


  “不过他们要是还在朝歌城内,落网是迟早的事。”殷辛话音一顿,语气透着肯定。


  殷辛说完并未再多言,继续批阅奏章,而姜瑶镜这次却出奇的未再多问。


  龙吉公主内心一动,搞不懂殷辛为何会这般肯定,她想要开口询问,却又生怕殷辛起疑。


  虽然龙吉公主清楚,或许帝辛和姜瑶镜一早就起了疑心!


  龙吉公主现下不禁有些担心杜元铣,生怕杜元铣的身份会因此而暴露。


  至于碧云童儿倒或许无碍。


  在她看来,碧云童儿昨夜遁走定会及时归凤凰山,不会在朝歌城停留。


  可是龙吉公主不知道的是,碧云童儿已被姜瑶镜抓住,现在现出了本形。


  而她所担心的杜元铣,他的身份早就暴露了,只是殷辛暂时想留着他,放长线钓大鱼而已。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