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闻太师火速归京(1更)

  “朝歌和宫中的安危就交给你了!孤能信的过的也只有你了,莫要让孤失望。”帝辛又拍拍他的肩膀,郑重道。


  “末将叩谢大王!”洪锦忙跪倒在地,重重的叩首。


  洪锦没想到他在帝辛心目中的地位竟是这般的高大,此刻不由热血沸腾。


  “退下吧。”帝辛没再多言,摆摆手示意他退下。


  其实帝辛所言都是心里话。


  帝辛之所以将朝歌城和宫中的护卫重担交到洪锦手上,全因他信得过洪锦,且洪锦的手段亦在寻常之辈之上,再加上洪锦与闻太师的师兄弟关系,由他来护卫京师,坐镇朝歌城,他自然信得过。


  洪锦行礼后,大跨步的退出大殿。


  此刻,洪锦内心激亢,精气神十足。


  待洪锦离开,帝辛则深深呼口气,他很清楚洪锦便是祖龙血脉存世者,虽然现在其他人都不知,连闻太师和洪锦自己都不甚清楚,可是他不知道洪锦的身世秘密到底还能保持多久!

  不过帝辛隐约觉得洪锦的师尊龟灵圣母应该知道一些内情,不过帝辛相信即便是龟灵圣母清楚洪锦的身世,那也无碍,龟灵圣母应该是不会暴露的。


  不过帝辛担心的昊天和王母。


  按照《封神演义》中记载,天庭的昊天、王母将龙吉公主强行下嫁给洪锦的那一刻,定然是知晓了洪锦的身份。


  昊天、王母所做的这一切,应该就是为了要将洪锦绑到天庭这一方。


  “昊天和王母到底是如何发现的他的身份?”帝辛有些费解,毕竟后世的典籍中都未曾有过记载。


  但帝辛相信,他们定然是发现了洪锦的身份。


  “看来日后得多防着点天庭,尤其是杜元铣!”帝辛在大殿上来回踱着步子,不断的思忖。


  洪锦的身份不能暴露,除非洪锦真正的跃龙门,化祖龙血脉,不然就绝对不能有失。


  若是在洪锦化龙前被窥破真身,那后面的变数就太大了,谁都不敢保证到底会发生什么。


  当然洪锦化龙得需要很长的时间,殷辛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跃龙门,不过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到时候实在不行,就将他提前送进龙墟!


  殷辛相信龙墟中的那守护者倒是有些手段,他仅仅靠着一声吼叫,就将上古犼那群上古大凶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那手段自然是了得。


  所以到时候实在是没办法,就只能将他送进龙墟,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洪锦落到天庭手里。


  次日,闻太师借着土遁回到朝歌。


  “大王!”闻太师在见到帝辛时,忙行礼。


  帝辛则上前一步,将闻太师一把扶起。“辛苦太师了。”


  “大王折杀老臣了!能为大王分忧是老臣的本分,何来辛苦。”闻太师倒是直爽,依旧是恭敬的道。


  “不知大王为何要去陈塘关?”


  闻太师对帝辛很熟悉,他曾领教过帝辛的无尽手段,对其佩服的不得了。


  此次帝辛火急火燎的将他自南境传回,绝对不应该是简单的巡视陈塘关,定另有他事。


  “可是那陈塘关有何变故不成?”闻太师未等帝辛开口,不由自顾臆测道。


  原本闻太师打算事先先前往陈塘关一观究竟,但他却被蚊道人一再催促,无奈之下直接赶回朝歌,未曾绕道远行,生怕误了帝辛的大事。


  “并非陈塘关有变,而是东海有变。”帝辛倒也没有隐瞒,当即说道。


  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再加上信仰罗宝金钱的推演,帝辛已经接纳闻太师。


  闻太师已经通过了帝辛的考验。


  日后,帝辛还会有更多的事情让慢慢闻太师参与进来,且截教那边的联络还都得依赖于闻太师出面。


  就好比这一次,帝辛之所以将闻太师带上,就是想借助闻太师的人脉,带他认识几个人!


  且有闻太师在旁相随,他可更加清晰的认出此次前往东海的各路牛鬼蛇神。


  “东海?”闻太师愕然。


  “难道是东海龙宫出事了?”闻太师当即想到什么,不由骇然的看向帝辛。


  帝辛微微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当即将李靖的奏折递给闻太师。


  闻太师看完,不由愕然。


  “东海全线封锁!甚至连东海龙宫敖广都亲自带军巡逻海域,此事想必不简单。”闻太师目光凝重,通过这点就足以证明此事不会简单。


  “李靖自幼访道修真,曾拜西昆仑度厄真人为师,学五行遁术有成,虽勉强踏进人仙,但眼光尚算锐利独到,既然他这般慎重,东海定是有变……”


  “还请大王准臣所奏,由老臣代大王巡陈塘关。”闻太师可不敢让帝辛以身试险。


  “无碍。”帝辛摆摆手,他就知道闻太师定会阻止他。


  毕竟东海龙宫有变,牵扯甚大,甚至皆为世外之人,若帝辛冒然前往,或有危险!

  此风险,闻太师不敢赌!


  “孤此次务必要前往陈塘关,太师无需多言!至于孤之安危,由太师在足矣!”帝辛笑了笑,打断闻太师的话,语气透着坚定,不容置疑。


  当然到现在帝辛都未将龙墟出世的消息告知闻太师,他相信,等到了陈塘关,闻太师见到熟人,自会知晓。


  若是他此刻告知,反倒让闻太师怀疑,有些事情亦不便解释,虽然或许闻太师不会多问,但有些事情还是能保留就保留一些。


  闻太师闻言不由一震。


  他很清楚帝辛的脾气,亦清楚他即便是再多言也不会令帝辛改变主意,遂未再多言。


  “老臣领命便是。”闻太师闻言深呼口气,继而朝帝辛欠身行礼道。


  不过闻太师却甚是担心,若是寻常之辈搅乱东海风云,帝辛前往倒也无碍,但若是牵扯甚大,即便是他相伴随行,亦不见得能护的帝辛周全。


  闻太师不禁有些恨自己为何没有提前前往陈塘关,一探究竟,若是知晓东海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他亦可提前布局,做好准备,可是现在两眼一抹黑!


  而且帝辛到底为何非要前往,到底所为何事,他闻太师亦是不知,现在闻太师不禁有些焦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