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寻梦者小说网>玄幻奇幻>封神第一帝 第348章:洪锦会不会被犼吞吃(4更)

第348章:洪锦会不会被犼吞吃(4更)

  “那该如何是好,大王曾言上古犼以龙族为食,若是洪锦被对方抓去,恐怕性命不保。”姜瑶镜满是忧心。


  姜瑶镜很清楚洪锦对帝辛意味着什么,若是因此落到上古犼手上,一旦被上古犼所吞食,或会彻底破坏帝辛的谋划。


  “先将此事告知大王吧。”孔宣想了想,一时也有些不知如何去做。


  毕竟上古犼若是想跑,相信在这个世上,圣人之下没有几人能够寻的到他。


  姜瑶镜闻言不由点点头,同时指着怀里的商青君朝孔宣问道。“仙师,青君她伤的如何?”


  “她无碍,只是虚脱了而已,休息一下便会恢复。”


  孔宣扫了一眼商青君,他刚刚倒是被她体内那株青莲给吓了一跳。


  姜瑶镜闻言这才松口气,同时对商青君的来历更加好奇起来,别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商青君,即便是姜瑶镜,硬受上古犼那一击,也凶多吉少,可是商青君居然仅仅是虚脱!啥事都没有,这着实是太让人震撼了。


  姜瑶镜现在可没时间去想那些,不由吩咐‘十二月’将商青君先送回房休息。


  她则第一时间将宫中发生的事告知帝辛,帝辛得知后,不由骇然,先是安慰一番姜瑶镜,继而向蚊道人交代一声,推动信仰落宝金钱,趁着夜色极速赶回往歌。


  帝辛满是无奈。


  他刚刚还在东海想着如何算计上古犼,以及上古犼的十二尊大凶同伴,不曾想上古犼居然跑到了他的老巢朝歌去了。


  帝辛现在那个恨啊!


  他万万没想到上古犼居然还有如此通天手段,竟能够靠着微弱的气息寻到朝歌。


  若是如此,早知道就将那乾坤鼎带在身上,何必多此一举的留在朝歌。


  如此以来上古犼也省掉不少麻烦,又岂会大老远的跑到朝歌,定会寻到陈塘关来,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帝辛回宫。


  姜瑶镜跪在地上请罪,帝辛忙将她抱起。


  “爱妃有没有伤到?”帝辛上下打量着姜瑶镜,满满的担心。


  “臣妾只是受了点轻伤,并无大碍。”姜瑶镜内心暖暖的,不由忙道。


  “那便好,那便好……”


  “此事爱妃莫要自责,非要追究起来,倒是孤的错。”帝辛拉着姜瑶镜的手坐下。


  “若是孤当初将乾坤鼎带在身上,上古犼就不会寻到这里,爱妃也就不会受伤!”


  “大王莫要这般言语,臣妾……”姜瑶镜没想到帝辛居然将责任往他身上揽,内心无限的感动。


  孔宣瞧着这般,此刻亦不由开口。


  “其实此事是本座的失误,那上古犼偷偷潜伏进朝歌城,本座竟没能发现。若是本座能全心戒备,上古犼想要混进朝歌,恐怕不易!”


  “不不不……都是臣妾的错,是臣妾害了洪将军!”


  ……


  “罢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该想想如何对策方是。”


  帝辛幽幽叹口气,打断孔宣和姜瑶镜继续说下去。


  “其实事情或许也没有像你们想象的那般糟糕……”帝辛在赶来的路上一直都在盘算这件事。


  孔宣和姜瑶镜闻言都不由看向帝辛。


  “上古犼将洪锦劫走,定是窥破了他的本体。不过洪锦的性命应该暂且无忧。虽然搞不懂上古犼想要做什么,但是他应该暂时不会吞吃了他,况且上古犼喜吞吃龙,又非一条鲤鱼,在洪锦未跃龙门前,他并非是龙族,顶多算是准龙族而已。”帝辛淡淡开口,将他心中的盘算道出。


  “可他万一饥渴难耐呢?”姜瑶镜依旧是有些担心,毕竟这仅仅是帝辛的猜测,谁能确保一头被压制了无数载的上古犼还会不会有上古时代的那些骄傲,到时候哪还管什么龙还是准龙,亦或者是其他凶兽,先吃掉再说。


  “要是如此,他当场就会将洪锦吞掉,哪会明明感知到仙师即将出现,却还要冒着风险将洪锦带走。”帝辛则笑着摇摇头,一副肯定的说道。


  孔宣和姜瑶镜闻言,略作沉思,都不由认同的点点头。


  “可他为何要将洪锦抓走?”孔宣有些不解。


  “或许是想以此来要挟孤,交换出那颗龙心,要么就是想借洪锦的血脉,重进龙墟,继而开启龙族圣地。”帝辛想了想,他想到了两种最大的可能性。


  顿了顿,帝辛继续说下去。“不过上古犼再进龙墟的可能性应该不大,龙墟中有着让他忌惮的生灵,他躲都来不及,哪还会跑进去找虐,他应该还是在打那颗龙心的主意。”


  “大王所言甚是。”孔宣不得不佩服帝辛在这方面的能耐。


  帝辛没再多言,抖手将信仰落宝金钱取出,与蚊道人取得联系,吩咐他和闻太师近段时间暂留东海,全力于东海海域秘密寻找上古犼的下落,且不要让天庭的人发现行踪。


  同时帝辛将洪锦被上古犼抓走的消息告诉他,并让其转告闻太师。


  既然按照帝辛的分析,洪锦的性命暂且无忧,姜瑶镜也不由松口气,同时想起那株青莲。


  “对了大王,今夜发生了一件奇事……”


  “奥?说来听听。”帝辛顿时来了兴趣,看向姜瑶镜,好奇的问道。


  “上古犼强势攻击,臣妾重伤不起,就在上古犼欲要取臣妾性命时,千钧一发之际青君竟不顾一切的冲出来替臣妾挡下那一击……”姜瑶镜忙说道。


  “什么?那她人呢?”帝辛骇然,商青君手无缚鸡之力,怎能受得了上古犼那一击。


  或会当场就魂飞魄散,血肉模糊,不过看姜瑶镜的神情,倒也不像,难道这便是她提到的奇事?


  帝辛此刻不由更加好奇起来。


  “她居然仅仅吐了口血,昏迷过去,甚至连皮肉伤都没有。”姜瑶镜一副很是费解的表情说道。


  “呃?”


  帝辛愕然,满是不解,这根本就说不通,此刻他不由看向孔宣,只见孔宣亦附和着点点头。


  帝辛更加不解了。


  “这是为何?”帝辛深吸口气,好奇的问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