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欲哭无泪的太乙真人(3更)

  不过世事无常!


  有些事情还真不是他所能算准的。


  李靖当即露出一张苦瓜脸,有些纠结的站在那里,竟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李将军这是……”


  太乙真人懵了。


  他没想到李靖居然是这幅神情,当即愣住,搞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道还有变数不成?


  太乙真人真有点欲哭无泪!

  原本一切都顺理成章的事,现在却是这么一副样子,倒是将太乙真人给搞蒙圈了。


  在他想来,他亲自出山欲要收其子为徒,李靖还不屁颠屁颠的拱手送上,还千恩万谢,可是现在居然完全颠倒过来!

  若是寻常人家的孩子,太乙真人当即转身就走,你不愿拜师,他还不愿教呢!

  可是他可不是寻常人,而是掌教师尊钦点的要送下山来的灵珠子!太乙真人即便是再抓狂也要继续下去,他根本就没得选择。


  “此事说来话长,并非是李靖不肯,而是小儿乃大王义子,所以他的师尊需要大王钦点,李靖也做不了主。”李靖哭笑不得的将帝辛搬出来。


  虽然李靖一万个想要将殷发拜在太乙真人门下,可是王命不可为啊。


  李靖现在可没那个胆量去抗命。


  此刻李靖都在暗自嘀咕,要是早知道太乙真人会出来收徒,他就不答应帝辛,可是李靖也清楚,他也同样没得选择,即便他不想答应,他也不敢言!


  哧!

  太乙真人真想抓狂!


  又是帝辛!


  又是帝辛!!

  “难道商王已有人选?”太乙真人真有点崩溃的节奏,此刻就那般看着李靖问道。


  若非厅中站着李靖,太乙真人真想发飙!

  “此倒不知。”李靖忙道。


  李靖所言非虚。


  他确实是不知,只是帝辛曾专门吩咐过,殷发的师承需有他亲自来选定。


  “难道将军觉得贫道不可吗?”太乙真人此刻竟有些坐不住了,起身就那般看着李靖。


  灵珠子是他送下山的,且其师尊曾让其为师,专门教授其法术神通,可是现在……


  太乙真人现在真想硬抢来,可是他不能啊,毕竟有些事情不允许,他们之所以将灵珠子送到李靖门下,还是有一些其他的谋划的,否则哪会这般的麻烦,随便找个人让灵珠子转世便是,又岂能专门锁定陈塘关总兵李靖。


  “老师,非是李靖不肯,李靖对老师万分敬仰,小儿若是有幸能拜在老师门下,李靖求之不得,可是李靖却断然不敢,毕竟大王曾有吩咐,小儿师尊选取需有他亲自敲定,李靖虽为小儿的亲生父亲,可亦无力做主,还望老师海涵。”李靖脸当即就垮了,一脸苦求的看着太乙真人。


  太乙真人幽幽叹息一声,他亦明白李靖的心思,不禁连连叹息,他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到了这步田地,当真是让他始料不及。


  “若是不行,贫道自前往朝歌求见大王……”太乙真人此刻当真是豁出去了。


  反正不管如何,灵珠子必须要拜他为师,否则他是无法与掌教师尊交代的。


  “不必!孤已经到了。”就在这时,厅外传来帝辛的声音。


  李靖当即大惊失措,不敢耽搁,慌忙迎出厅外,当瞧见帝辛真容时,不由忙跪倒在地叩首。


  “末将李靖不知大王驾临,有失远迎,万望大王恕罪。”


  “你何罪之有啊!起来吧,今天是你府上的好日子!”帝辛摆摆手示意李靖起身。


  太乙真人此刻站在大厅里瞧着自厅外走进来的帝辛,内心不由一动,他没想到帝辛居然在这时候出现了,很显然帝辛对此子倒也上心。


  “孤正巧在九黎府暗访,不曾想接到你家将前往朝歌送信,孤这便绕道来了。”帝辛笑了笑道。


  帝辛说到此处,不由看向厅中的太乙真人,一副好似刚刚看到一般。


  “这位道长是?”


  姜瑶镜变化成了帝辛侍卫的模样,与黎九一左一右跟在帝辛身后。


  帝辛打量着太乙真人,对太乙真人那一身华丽的打扮一脸无语,不愧是阐教,出行总是那么的浮夸,就怕别人不知道你有多牛掰似的。


  李靖忙上前行礼。“回禀大王,此乃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是也!此次途径此地,感知末将府上发儿降生,便寻进府来,欲要收发儿为徒。”


  “噢?此倒也巧合。”帝辛一副玩味的扫了一眼太乙真人,淡淡的笑道。


  “刚刚孤在厅前听到有人欲要前往朝歌拜见孤,可是太乙道长?”帝辛猛地转向太乙真人,根本就不给太乙真人留什么面子,一副居高临下的瞧着他。


  “回禀大王,正是贫道。”太乙真人瞧着帝辛,他心里一下竟没了底。


  不知为何,太乙真人总觉得帝辛好似有些瞧不起他的样子。


  可不应该啊,他乃堂堂阐教十二金仙之一,帝辛仅仅一凡人,怎会……


  “太乙道长想要收小儿为徒倒也不是不可,不过孤到想问问道长师承如何?”帝辛一副假装不知的问道。


  太乙真人闻听帝辛询问其师承,不由笑了。


  在他看来或许帝辛并不知他的师承,而他的师承一旦说出来,相信帝辛定会松口。


  当然这仅仅是太乙真人自己的心思。


  “贫道师尊乃阐教掌教老爷混元圣人元始天尊是也。”太乙真人忙将元始天尊搬出来。


  “阐教?”帝辛眉头微皱,就那般上下打量着太乙真人。


  太乙真人愕然。


  他没想到将元始天尊搬出来,都未能收到什么奇效,这简直就是让他有些崩溃的节奏。


  “阐教与截教相比,哪个更强一些?”


  帝辛此刻开启装糊涂模式,好不容易遇到阐教的十二金仙,自是不会放过,好生调戏一番才是。


  “大王慎言!阐教截教本是一家,何来高下之分。”太乙真人虽然内心对截教嗤之以鼻,但是此刻在帝辛面前却不能胡言乱语,省的到时候传到截教门徒耳中,惹出无端的是非。


  “噢,原来如此!那阐教的掌教师尊与截教的掌教师尊又孰强孰弱?”帝辛依旧是不死心的继续调戏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