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咄咄逼人的帝辛(4更)

  太乙真人欲哭无泪。


  太乙真人万万没想到堂堂帝辛居然这般的八卦,且还是这般的毫无顾忌。


  不过太乙真人亦是可以理解,毕竟帝辛仅仅是凡人之躯,他不知阐截,不识混元圣人的尊崇,倒也没什么可以怪罪的。


  “阐教掌教师尊乃是截教掌教老爷的师兄!”太乙真人并未直言,而是以名头直接压截教通天教主一头。


  “原来如此,是孤孤陋寡闻了。不过有些师兄也不见得就一定比师弟强,道长觉得呢?”帝辛则低声随意道了一句。


  太乙真人当真想将帝辛脑袋打开花,可是他不敢。


  毕竟眼前的这人是人间的人王,虽然没有得到人王印的加持,但也是半个人王,他可不敢随便对人王动手,除非他想受到天道规则的制裁。


  “阐教?孤只知有截教……李靖,你可知阐教如何?”帝辛嘀咕一声,眉头皱着转向李靖问道。


  帝辛摆明了就是要让太乙真人难看。


  李靖当即下了一大跳,他这点能耐哪有资格妄自评价阐教和截教!


  帝辛此言着实是匪夷所思,他余光扫了一眼太乙真人,只见太乙真人难看到极点。


  “回禀大王,正如太乙道长所言,阐教与截教本为一体,阐教掌教老爷正是截教掌教老爷的师兄。”李靖不敢多言,生怕惹出无端祸事。


  “噢。那为何孤的朝中只有截教门徒,却从未听过有谁是阐教传人?”帝辛点点头,继而转向太乙真人。


  “是阐教传人看不起孤,还是如何?”


  帝辛似笑非笑的继续在挑衅太乙真人的底线,帝辛可不是李靖,他料定了太乙真人非要收殷发为徒。


  除非他硬抢,若是硬抢的话,那最好不过了,如此阐教将会落了口实,到时帝辛自会派兵攻打太乙真人的洞府,即便率先掀起大战也无所谓,反正他这边占着理。


  “非也,大王误会了!阐教中人,惟道至尊。上不朝于人王,下不谒于公卿。避樊笼而隐迹,脱俗网以修真。”太乙真人忙稽首道。


  “那既然阐截本是一体,为何截教的传人便可入世为官,为孤分忧,而唯阐教却不可呢?”帝辛才不理会太乙真人的鬼话,继续刺激道。


  “这……阐教掌教老爷向来不问世事,门下弟子亦大都生性淡薄……”太乙真人此刻竟被帝辛说的有些哑口无言。


  “噢!”帝辛点点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太乙真人。“既然生性淡泊,为何还要入世收徒,平白招惹红尘是非?”


  “这……”


  太乙真人抓狂,他现在快要忍不住了,可是眼前此人是人王,他忍不住也得忍住。


  当然若是其他人,又有谁敢在他面前这般肆意张狂,他浮尘一甩,当即让他身归尘土。


  太乙真人万万没料到帝辛居然这般难缠,且句句都在理,他亦无力反驳。


  “贫道掐指算来,哪吒犯了一千七百杀戒,贫道不忍,方才驾鹤而来,欲助其破了此杀戒。”太乙真人深吸口气,缓缓道来。


  “哪吒是谁?”帝辛不由一愣,锐利且带着一丝杀气的目光扫向太乙真人和李靖。


  扑通!

  李靖当即跪倒在地。“回禀大王,哪吒是道长为小儿殷发取得乳名,未禀大王,末将私自做主,请大王责罚!”


  “乳名?”


  帝辛目光扫向太乙真人。“道长还真有雅兴,难道这也是道长不忍,为小儿破杀戒而为吗?”


  “这……”太乙真人哑口无言,一时间憋得脸红脖子粗的。


  “罢了!李靖你为发儿生父,自然有权做主,既然是乳名,将军觉得不错,如此便好。”帝辛展颜一笑,没再去继续纠结那乳名之事。


  “末将叩谢大王。”李靖惶恐的叩首继而起身,立在不远处,内心有些忐忑。


  虽然仅仅是乳名,但未经容禀,私下为小儿取乳名,此罪可大可小!


  帝辛若是怪罪下来,他恐难免要受重罚!

  “发儿当真犯了一千七百杀戒?此杀戒当真可怕?”帝辛又转回正题,就那般看来太乙真人。


  帝辛可是清楚得很,哪吒那杀戒岂能破除,相反在太乙真人的教唆下,殷发在日后伐商之战中,可不仅仅是犯了一千七百杀戒……


  在帝辛看来,太乙真人这些话都是骗小孩子的鬼话。


  “自然。”太乙真人脸不红气不喘的道。


  “那若是他随你修行,拜你为师,那他日后就不会再犯杀戒是否如此?”帝辛继续问道。


  “应是如此。”太乙真人心里打鼓,有些外强中干的硬着头皮道。


  他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灵珠子转世就是为了杀戮而来。若是将他的杀戮之心抹除,那灵珠子转世又有何价值。


  不过太乙真人却也听得出来,或许帝辛要有松口的打算。


  “孤倒觉得有些怀疑,发儿犯了杀戒是道长所言,孤乃凡夫俗子,无法断定虚实。如此,既然道长乃修道之人,定对天道敬畏,不如这样,道长可对着天道规则发誓,发儿当真是犯了杀戒,若是拜你为师,此杀戒可消除,孤倒是可以考虑让发儿拜你为师!”帝辛话音一转,就那般笑着道。


  哧!

  帝辛这一招够狠。


  太乙真人当即懵了!


  他万万没想到帝辛会逼着他对天道发誓,这波操作他是万万不敢的。


  殷发专为杀戮而生,若是他剥夺了他的杀戮本性,那掌教师尊或会将他抹掉。


  “这……”太乙真人一脸苦笑,他一时亦不知该如何接话。


  帝辛此言实在是太犀利了,他是万万不敢的。


  李靖此刻就站在一旁,他看看帝辛,又看看太乙真人,竟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所以他干脆啥都不说,静观其变。


  “怎么道长不敢?还是不想?亦或者是根本就没有把握帮小儿破解杀戒?”帝辛冷冷的看着太乙真人,犀利的语气丝毫不减,咄咄逼人。


  “他犯了杀戒,但究竟能否完全破解,贫道亦不敢妄下断言,只能全力破解。”太乙真人冷汗都经不住开始流出,此刻找了理由道。


  “那就是你也不敢保证了?那为何先前竟妄充有把握?”帝辛目光锁定太乙真人,整个人的气势在这一刻都变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