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太乙快疯了!(5更)

  “贫道并非妄言,凭贫道的手段若是无法压制,相信世上没有几人可以做到。”太乙真人此刻停滞了腰杆,不由夸下海口。


  反正在太乙真人看来,帝辛一介凡夫俗子,如何懂得他们修道者的世界。


  “噢?”


  帝辛不由笑了,太乙真人现在还真有些恼羞成怒了。


  什么修真忘性,断绝七情六欲,都是屁话。


  阐教自元始天尊开始,就没有一个能够做到的,且个个都欲望超盛。


  “孤身边有一截教传人,乃我朝太师闻仲,不知他的道法与道长相比,孰强孰弱?”


  帝辛冷不丁的将闻太师搬出来,他今日就是要让截教将阐教压得死死的。


  既然你谈手段,那帝辛岂能让他狂妄,也不用抬出别人,他身边就有一个人现成的。


  让你们阐教敢在背后做手脚,虽然不能伤及到阐教的筋骨,但是也要顺道好好刺激一番他们,至少让太乙真人难看,下不了今天这个台。


  想要收哪吒为徒,孤就慢慢的玩死你!


  虽然帝辛清楚不一定能拦得住,阐教那边定然还有手段,早晚哪吒都会被阐教所控制,但是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循序渐进,慢慢的陪他们玩!

  即便明知道阐教元始天尊掺合进来,且在幕后主使,但帝辛依旧是不甘心。


  动不了阐教的根基,暂时拿太乙真人寻寻开心也是好的。


  “这……”太乙真人当即懵了,他亦没想到帝辛会拿他和闻仲相比。


  若论道法修为高深,不见得他就比闻仲强,闻仲也不见得就比太乙真人强,两人差不多在伯仲之间,但帝辛拿闻仲和他相比,那无论是输赢,太乙真人都脸上没光,毕竟闻仲是截教三代弟子,他是阐教二代弟子。


  按理说没有可比性,与闻仲比,他太乙真人纯粹是丢人!

  “若是论辈分,贫道乃闻仲的师叔,闻仲的师尊金灵圣母与贫道是平辈。”太乙真人略作考虑,故意绕开法力的高低,再次故技重施,用辈分来压人。


  “竟还有这等事,孤倒是不知。”


  帝辛故意假装不知的样子。“既然道长是闻太师的师叔,那是孤先前失礼了。”


  “大王这……”太乙真人有些搞不懂帝辛想要做什么了。


  他可不会傻得相信帝辛会因为他的辈分是闻太师的师叔,就会这般礼贤下士。


  “道长刚刚不是想要收小儿为徒吗?不如这样,道长答应孤一个条件,孤自会让小儿拜道长为师!”帝辛看着太乙真人,面带微笑的说道。


  “嗯?”太乙真人一愣,满是疑惑的样子,继而朝帝辛稽首道。“大王请讲!”


  “道长既然是闻太师的师叔,那不如这样,孤请道长出山,在朝中担任护国法师一职可好?”帝辛笑着说道。


  “这……还请大王见谅,阐教中人不在朝中为官!”太乙真人脸色当即就变了,慌忙开口。


  太乙真人早就猜到帝辛准没有什么好事,这不,果真是如此,居然将主意打到了他的身上。


  “道长这是不给孤情面了?”帝辛一脸玩味的看着太乙真人道。


  “大王息怒,非贫道不愿,而是赖于阐教门规所限,还望大王海涵。”


  太乙真人面对帝辛那咄咄逼人的气势,整个人都有些弱了一截!毕竟他拿来搪塞帝辛的理由并不存在,只是不允许阐教门人在大商为官。


  “门规所限?如此道来,阐教所属定不会出入仕途,入朝为官了?若是日后有人不守规矩,或者是受到师长所委任呢?亦或者是掺合进凡间王朝兴衰中来呢?”帝辛玩味的似笑非笑的道。


  “这……”太乙真人愕然,他是知道一点内幕的,此刻却不知该如何辩解。


  “孤怎么觉得阐教的那些所谓的门规都是针对孤所定的?”帝辛冷不丁的再次发出质问。


  “大王多虑了。”


  太乙真人冷汗开始往外渗,他万万没想到帝辛居然这般的难缠,话锋这般的犀利,且还这般的敏感。


  “是孤多虑了,还是阐教本就如此?”帝辛继续发难。


  “孤就想问你,若是日后阐教中有人掺合进人间王朝的兴衰更迭中,又当如何?是否让天道规则将阐教泯灭?”


  帝辛冷冷的看着太乙真人,他就是见不惯阐教这帮子虚伪的面孔,明明日后会一股脑的掺合进商周之战,却还一副伪君子的样子示人。


  “这……贫道不敢妄言!阐教的事自有掌教师尊来定,贫道万不能多言。”太乙真人只能规避帝辛的话锋,将矛盾点转移到元始天尊身上。


  “噢?那就是不敢肯定了?哈哈……”帝辛放纵的大笑,一脸鄙视的看着太乙真人。


  “阐教啊阐教……”


  “既然阐教惟道至尊。上不朝于天子,下不谒于公卿。避樊笼而隐迹,脱俗网以修真。如此还望阐教自掌教上下能守住这般规矩,勿要忘本,以免遭天道规则所谴!”帝辛指了指上方,语气平淡看着太乙真人道。


  帝辛说的很明白,其实也就是在警告!


  太乙真人此刻脸都铁青了。


  帝辛的警告实在是太放肆了!这简直就是诅咒!可太乙真人却拿他无可奈何!


  太乙真人实在是无法招架帝辛的咄咄逼人,可是哪吒还必须要拜师,这让太乙真人实在是纠结为难。


  “既然道长无法担任本朝的护国国师,那就罢了,你走吧!”帝辛摆摆手,那样子都懒得去理会太乙真人。


  太乙真人愕然。“这……大王……”


  太乙真人没想到帝辛居然突然驱逐,欲要将他赶出陈塘关,要是他就这般灰溜溜的被扫地出门,那他如何有脸面去见掌教师尊。


  “阐教走阐教的路,吾大商有大商要走的路,既然道不同,便不与为谋!道长请便!”帝辛冷冷的看着太乙真人,根本就没给他留丝毫的余地。


  既然阐教要撕破脸,那就别怪帝辛不给你们脸!


  “大王,能否容贫道考虑几日……”太乙真人真想拂袖而走,但却没办法,他不能如此这般离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