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他不是你的儿子(1)

  “不碍事,天帝会特赐蟠桃一枚,助将军飙升到金仙境!”敖广此刻悄声对李靖说道。


  “哧!”


  李靖当即吓了一跳,一脸骇然的看着敖广。


  李靖可是听说过蟠桃,只知道蟠桃有着无限仙力,可却无缘一见,更别说有幸一尝了。


  “敖兄所言当真?”


  “本王岂敢乱言。”敖广重重的点点头道。


  “条件呢?”


  李靖深吸口气,当即冷静下来,他可不相信天上掉馅饼,尤其是连人人艳羡的蟠桃都拿出来了。


  如此丰厚的赏赐,就会有同等疯狂的条件。


  李靖还是很清楚的。


  虽然他想长生不老,他想位列仙班,可是他却不想还没等到那一天,就已经死在半路上了。


  毕竟有些事情还得要看自己有没有本事去拿,要是够不着的非要强行索取,到头来反倒是会什么都得不到,到头来两手空空。


  他李靖就是俗人一枚,面对如此极致的诱惑,他依旧是能冷静下来。


  再大的诱惑,也要先看他能不能吞的下去。


  “暗中归顺阐教!”敖广一字一顿的说道。


  “阐教?归顺?这……恐怕我即便想要归顺,阐教也不见的会收我。”李靖听到敖广的条件不禁有种想笑的冲动。


  就凭他现在的境界,做梦都想入阐教,可是也得看阐教收不收啊……


  说白了,人家阐教根本就不可能看上他,在阐教眼里,他就是个小瘪三。


  连西昆仑的师尊度厄真人都看不上他,更别提根深叶茂的昆仑圣地阐教!

  “放心,阐教到时候自会拉拢你的!毕竟你的三个儿子都拜在了阐教十二金仙座下。”敖广一副自信满满的说道。


  “敖兄说错了,李某的长子和次子倒是拜在了阐教十二金仙门下,但是三子到现在还没有师门传承……”李靖不由看向敖广,淡淡的说道。


  “哈哈哈……”敖广笑了。


  “李将军或许不知,其实乾元山金光洞的太乙真人在前几日已经收下你的三子殷发为徒,只是你还被蒙在鼓里而已。”敖广当即道破真相。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李靖当即就慌了,毕竟帝辛的嘱托犹在耳边,若是出现这种失误,那帝辛降罪下来,他是万万担不起的。


  “莫急!太乙真人每夜都会出现,将总兵府上下悉数屏蔽,然后将将军三子带回山中教授法术,在天亮前再送回总兵府……”敖广淡淡的说道。


  哧!

  李靖骇然!


  他吓出一身冷汗。


  “这……这该如何是好?”李靖当时就急了!


  他相信敖广没必要骗他,毕竟有些事情只要躲起来观察就会发现蛛丝马迹。


  也正是如此,李靖才会担忧。


  若是此事被帝辛知道了,那他李靖就彻底的完蛋了。


  “不行,我要将发儿关起来,绝对不会再让他与太乙真人有任何瓜葛。”李靖想了想,就要走出大厅。


  “将军且慢!即便将军将小儿关押起来,你觉得堂堂金仙境的太乙真人就没办法了吗?”敖广此刻面带微笑的继续刺激李靖。


  “这……”


  李靖当即止步,他知道敖广说得对。


  就凭他那点手段,又岂会是太乙真人的对手,除非他现在将此事转达朝歌。


  若是如此,他就等同于跟阐教彻底的撕破了脸,那他就等着阐教的报复。


  李靖可没有能力与阐教撕逼!尤其是他长子和次子还在阐教着十二金仙学道。


  如此以来,他反倒是进退两难!


  无论是帝辛还是阐教,都不是他现在能得罪起的……


  李靖叹息一声就那般看着敖广,等他帮忙出主意,他相信既然敖广出现在这里,那他定会有办法的。


  “其实将军暂时可当做什么都不知情。”敖广招呼李靖坐下,他则慢慢的说道。


  顿了顿,敖广继续说下去。“到时候即便是商王发现了此事,你亦可装作毫不知情,商王亦拿你没办法!到时候顶多是商王与阐教撕扯……”


  李靖闻言想了想,不由点点头。


  若非敖广此次告知,他确实不知此事。


  “可是发儿岂不是要……”李靖不禁有些担心其殷发的安危。


  “至于你这个三儿子的事情稍后我们再谈!”敖广并未接话,而是将此话题绕开。


  “在阐教一方,因为将军三个子的缘故,阐教到时候自会拉拢将军一家,至于为何,将军到时自会知晓。如此以来将军便可安心潜伏在阐教中……”


  “需要我做什么?”李靖依旧是有些纠结,他总觉得天庭应该还有别的谋划。


  “将军只需安心待在阐教即可!时机到了,自然就水到渠成!事成之后,天帝降下蟠桃赏赐,将军便可长生不老,位列仙班,统领南天门天兵天将,那是自可威风八面,本王日后都得需借将军这颗参天大树乘凉。”


  敖广再次拿着长生不老和天庭元帅来刺激李靖,同时还不惜自降身价来陪衬李靖。


  “可……”李靖虽然心动了,但依旧是有些担心。


  虽然他对长生不老和天庭元帅一职眼红的不得了,可是他亦清楚有些东西需要有命去享受,尤其是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天庭需要他做什么。


  “其实有件事将军或许还不知情?”敖广没再在这事上多说什么,而是话题一转道。


  “还请敖兄明言。”李靖内心一动。


  今天敖广带给他的冲击一波接一波,着实有些大,他竟隐隐竟有些麻木了。


  “现在我们再来谈谈你这个最小的儿子……”


  “你可知为何太乙真人如此大费周章的要收将军三子为徒吗?”敖广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问道。


  “不知。”李靖不禁摇摇头。


  其实他一直都想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尤其是殷发到底是什么来历,居然能够吸引来一波又一波的势力,且都是他无力得罪的,更是以前他求上门都不见得对方能待见他的。


  “因为很简单,他其实根本就不是你的儿子,你的儿子早就死在娘胎里了。”


  敖广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出了实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