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团灭

  “受死!”


  张奎手持一把长柄大钢刀,凌空一斩,没有任何悬念的斩向那壮汉的后背,那壮汉受力冲击,一个狗吃屎,被砍趴在地,狼牙棒也脱手而出。


  “吼……”


  那壮汉突遭到偷袭,满心不甘,怒吼一声,挣扎着就欲要起身。


  几乎在同时,高兰英自背后葫芦中再取出两根银针,祭上半空,射向那壮汉的双眸。


  夫妻二人的攻杀配合,堪称完美!

  “啊……”壮汉双手捂住双眸,就地打滚,惨叫连连。


  “张奎、兰英留手!”


  殷辛快步上前,虽然不知道那紫金玉石金色一面颜色加深究竟是好是坏,但他真的想搞清楚这其中缘由,所以眼前这家伙他要亲自斩杀。


  “殿下,属下护驾来迟,请殿下责罚!”张奎和高兰英见殷辛折回,且好似无碍的样子,不由的跪地请罚。


  “无需自责,汝夫妇何罪之有!”


  殷辛拍拍两人,提着斩将刀上前,扫了一眼那壮汉,从他和太子的记忆中都没有搜索到此人。


  “汝乃何人?竟敢行刺本王!”殷辛将斩将刀架在壮汉的脖子上问道。


  那壮汉冷哼一声,都没瞧殷辛一眼,倒也干脆,抬手就要自我击毙。


  殷辛早有防备,岂会让他得逞,暗一用力,斩将刀将其脑袋齐整削掉。


  与此同时,殷辛感知到那紫金玉石也有了明显的变化,一股庞大的金色之气汇聚到金色的一面,金色一面颜色加深的区域再次加大,颜色快要布满整面,粗略估计差不多得占了九成。


  杀他一人,金色玉石一面颜色加深的区域增幅竟然比前面杀那么多人增幅三倍还要有余。


  这倒让殷辛感到稀罕。


  “难道这还跟战力有关?”殷辛心底不由暗自嘀咕一声,当然这仅仅是他的揣测。


  当然他是有事实依据的。


  战力越强,增幅就越大!


  领头的壮汉被杀,对方其余人等都纷纷停手,拔腿撤退,做鸟兽而散。


  “逃走那人可曾追到?”殷辛转向张奎问道。


  “请殿下赎罪,让她跑了。”张奎跪倒在地,抱拳认罪。


  “居然能在你的追踪下逃走,那人也不简单。”殷辛眉头微皱,隐隐有些担心。


  张奎,绝对的土遁术大成者,巅峰时期可日行一千五百里。


  对方能躲避张奎的追击,且还在重伤之下,那绝对是遁术高手,或掌控某些法宝。


  太子子辛召张奎、高兰英夫妇前来助阵,就是想借助张奎的土遁之术,破城而入。


  若非土方国避城龟缩不出,他无招可用,亦不会召张奎、高兰英夫妇前来。


  张奎、高兰英夫妇乃太子子辛嫡系,太子带兵出征,故意留张奎、高兰英于朝歌坐镇,以防事变。


  但却不曾想误打误撞救了殷辛一命,而商太子子辛却无福享受。


  “对方应该是妖修,肉身强悍,且境界明显高于属下,若非遭到殿下护体法宝重伤,这次恐怕凶多吉少。”张奎将心中的判断道了出来。


  张奎误将紫金玉石的力量当成他的护体法宝,殷辛也没解释。


  当然殷辛即便想解释,也解释不清,关键他也不知紫金玉石究竟是啥玩意。


  “不过殿下无需担心,对方燃烧精血遁走,短时间恐怕很难恢复!若想卷土重来基本无望!”张奎这点判断力还是有的。


  殷辛点点头。


  顿了顿,朝张奎、高兰英夫妇吩咐道。“将刚刚逃走的那些统统抓来,一个也不放过,本王要亲自斩杀!”


  “额……是!”张奎速度起身,锁定那群欲要逃走的暗杀者,身影自原地消失。


  高兰英未动,她选择留下来保护殷辛。


  殷辛现下算是略微搞清楚那玉石颜色变化的规律,所以他迫切的想要继续探讨下去,等金色一面颜色全部加深后又会是有什么变化?

  对此殷辛万分期待。


  在这个练气士遍地走的封神时代,他作为未来的商纣王,按理说命中注定要做亡国的大王。


  但他已不再是太子子辛,定要摆脱命运的支配,那么就必须要掌控一些特殊的手段,而到现在看来,一切希望都只能寄托在这块带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神秘紫金玉石,所以搞清楚紫金玉石的力量是他立足这个世界的希望。


  殷辛曾遍读华夏神话史书,但却没有发现任何关于这块紫金玉石的记载,别说先天至宝,哪怕是普通的法宝都没有。


  但能够带着他的灵魂穿越时空,这可不是普通的法宝能够办到的。


  所以,殷辛对紫金玉石寄予厚望,只不过得需要他日后慢慢摸索。


  朝歌城一处庄园府邸,门匾雕刻‘下大夫府’,后院一座假山,假山内有一处挖空的地下洞室。


  一个穿着麻布老者和一个壮汉面的面坐着,那壮汉除了穿着,模样竟跟刚刚殷辛杀死的那使狼牙棒的一般无二,完全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


  突然,那壮汉身体颤抖猛地前倾,一口鲜血吐出,滚落在地。


  “恶来……”那麻布老者忙上前将壮汉扶住,同时嘴里在念叨着神秘咒语。


  咒语出,一团青色的光罩住恶来。


  盏茶功夫,青光散去,恶来缓过来。


  “父亲,暗杀失败,我的化身被灭!”恶来虽然缓过来,但脸色依旧煞白,身体虚弱。


  老者幽幽叹息一声,他已从恶来的变故中推断出这个结果。


  “凤雉呢?”


  按理说,他们这次派出的力量应该是万无一失,即便是行刺不成,恶来也不至于连化身都被灭了。


  “凤雉燃烧精血逃走,生死不知。”


  “什么?!”老者更为动容。


  “究竟发生什么了?”


  “原本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太子已被黎九射中,可就在凤雉要劫持他时,那殷辛身上竟莫名其妙的出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凤雉重创,后又遭高兰英太阳神针击中,不过她见机快,燃烧精血遁走,但这次她也不会好受,稍有不慎会伤到她的根本。”


  “强大的力量护体?”老者起身,目光幽邃,在洞室里踱着步子,喃喃自语。


  “黎九呢?”老者再问。


  “他射中太子后便迅速遁走,应该无碍。”


  “那就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