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两拳破城门

  商军营地。


  殷辛是被四个护卫急冲冲的抬着回营,且直奔主帅大帐,大帐外有高兰英亲自守卫。


  营地的两个军医第一时间被传唤进帅帐,一直都没有出来。


  半个时辰后,军营中都开始传开,太子殿下狩猎途中遭到暗杀,现在生死未卜。


  日落西山,这时营帐内一个人偷偷的溜出营地,出现在土方城下,此人从怀里掏出一把弓箭,射向城内。


  很快,土方城侧门打开,走出一人。


  “太子受到重创,军医正在全力抢救,已有一个时辰了,生死未卜!”


  “好!今夜劫营,诛杀大商太子!”


  ……


  赵乙自土方城归来,刚进营门就瞧见张奎站在那里打量着他。


  “赵乙见过张将军。”赵乙深吸口气,故作平静的朝张奎抱拳道。


  “赵将军可真是殚精竭虑啊!”张奎笑了笑,没有废话。“请吧,殿下等你多时了。”


  “啊……”赵乙脸色大变。


  赵乙想逃,但他却知道,在张奎面前,那是天方夜谭。


  帅帐内,殷辛正在独酌,两个军医正躺在角落昏睡。


  “赵乙叩见殿下。”赵乙骇然的看着传言已垂死的殷辛,竟安然无恙的坐在那里,内心瞬间崩溃,扑通跪倒在地。


  “张奎坐下陪本王喝两杯!”殷辛没理会赵乙,而是招手朝张奎道。


  张奎点头坐在殷辛对面。


  “殿下,土方国欲今夜劫营!”


  殷辛点点头,没多说什么,转向跪在地上的赵乙。


  “汝受何人指使?”


  赵乙浑身颤抖,死撑着却不开口。


  “汝全家老小性命都寄予你一身,你可要想好了!”张奎冷哼一声,恐吓道。


  “是……是大殿下和二殿下……”赵乙再也不敢硬抗,他知道殷辛说到做到。


  “微子启和微子衍?”殷辛隐隐猜到会跟他俩有关,自古皇室兄弟一脉相残,很难能避的开。


  “汝继续说……”


  “大殿下和二殿下已与土方国、东夷结成盟友,今日殿下狩猎遇袭便是东夷族中杀手所为。”


  “殿下的行踪是你传出去的?”张奎攥紧拳头,咬牙切齿的就要揍人。


  殷辛将其拦住。


  “是。”


  事到如今,赵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他死倒无所谓,可是他全家老小十几口,总不能因他之过,而尽数丧命。


  “微子启、微子衍、东夷族、土方国……下了好大一盘棋!”殷辛起身笑了笑。


  微子启和微子衍在他眼里只是跳梁小丑,蹦跶不出他的手掌心。


  “尽快想办法将消息传递给微子启,言一头雉鸡落到了本王手里!本王准备用它熬汤喝。”


  殷辛开始布局,他现在占据主动。


  微子启和微子衍与东夷族、土方国勾结,他可理解,无非是想窃取王位,但让他不解的是九头雉鸡精为何会跟他们同路?

  轩辕坟三妖牵扯甚大,其中因果需要把握分寸。


  殷辛恰是清楚封神之战的种种内幕,这才对轩辕坟中的九头雉鸡精更加慎重。


  “末将明白。”赵乙不敢不从。


  “去吧!”殷辛摆摆手,让其退出。


  张奎也跟着起身离开。


  “将他们两人也带出去吧,顺便吩咐全军准备应敌!”殷辛指了指角落里昏迷的两个巫医。


  “是!”张奎领命。


  待两人离开,殷辛用兽皮擦拭斩将刀,准备今夜的屠杀!


  《开天诀》让他尝到了甜头,他需要继续杀人,唯有杀人才能从金色玉石中收获更多。


  当然殷辛不会乱杀无辜,他只杀该杀之人!


  深夜降临,商军营地寂静无声。


  “杀!”


  土方大军自四面八方冲出,杀向大商营地。


  “应敌!”


  殷辛一身披挂在身,张奎、高兰英一左一右护卫左右,身后大商将士精神抖擞,斗志盎然。


  两军一触即发。


  “不好上当了!快撤……”


  土方军将士发现情况不对,欲要撤兵,可为时已晚。


  “杀……”


  殷辛逍遥马,手持斩将刀,冲锋之前,刀刀毙命,所过之处,尸骸遍地。


  张奎和高兰英一左一右紧随其后,并未冲锋陷阵,承当护卫之职。


  随着殷辛的杀戮,紫金玉石的金色一面再次出现颜色加深的情况,且不断的扩大,不过速度比之前慢了许多。


  殷辛肆意冲在最前,不多时与夜袭的敌军将领相遇,一刀将其斩落马下。


  土方军顿时溃散而逃,溃不成军,再无战意,纷纷逃往土方城。


  “一鼓作气,杀进土方城!”


  殷辛纵马向前,张奎高举大商战旗,冲锋在前,商军将士紧随其后,追杀溃散而逃的土方军。


  土方城下。


  “商军杀来了,快闭城门……”土方城守卫将士瞧着大商的旗帜,慌忙下令。


  可是为时已晚,土方城逃兵正往里面挤,里面的欲要关门,外面的为了活命,拼死欲要推开进城。


  土方城内的驻守将士费了好大得劲才将城门合上。


  原本殷辛打算让张奎土遁进城,打开城门方商军进城。


  不过现下殷辛改变主意了。


  他要自己动手。


  殷辛策马而至,纵身从马背上腾空跃起,运足全力力量,一拳挥出。


  咔嚓!


  土方城城门被硬生生的砸裂。


  “再来!”


  殷辛怒吼一声,一拳挥出。


  砰!

  土方城城门竟然经不起殷辛两拳,竟被破开。


  “殿下威武!”


  “殿下威武!”


  ……


  商军亲眼目睹殷辛两拳破城,都高举武器,高呼威武。


  士气高涨!


  殷辛在军中的威望亦达到巅峰!

  “杀!”


  张奎高举战旗,骑着独角乌烟兽,率先冲进土方都城。


  “杀!”


  高兰英手持日月双刀,砍杀敌人如同剁白菜。


  片刻后,殷辛和张奎、高兰英的带着一队将士出现在土方国都城宫殿外。


  此刻躲在宫殿内的土方国大王吓破了胆,拽着大殿里两个穿着青红二色衣袍的道者求救。


  “无妨,贫道自有主意。”其中一个道者一脸坦然。


  两道者出大殿,出宫门。


  门外,殷辛坐于逍遥马,左右站立张奎和高兰英,正要破门,却被两道者给堵住。


  “尔是何人?”张奎手持长柄大钢刀,遥指着两个道者。


  “吾乃何人不重要,汝等速速退去,今日可饶汝等性命!否则此地便是汝等埋骨之所!”其中一道人冷哼一声,对杀上门来的殷辛等人不屑一顾。


  “不知死活!”


  高兰英大怒,日月刀挥出,直奔其中一道者,那道者以宝剑相迎,竟将高兰英逼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