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信仰落宝金钱

  高兰英大惊,慌忙间自红葫芦中取出两枚太阳神针,祭于半空,射向那道者。


  “来得好!”


  那道者竟然大笑,随手自豹皮囊中取出一枚金钱,带翅,祭起空中。


  高兰英射出的太阳神针竟自动坠落,另一道者身影一闪,速度将那那带翅金钱和太阳神针取走。


  “落宝金钱!”


  原本略有担心的殷辛,不由眼前一亮,顿时猜到两道者的底细。


  落宝金钱的主人萧升和曹宝。


  “好妖孽,竟敢取吾神针!”高兰英彻底怒了,加快攻势,再次取出数枚太阳神针。


  张奎眼见夫人被欺凌,欲要上场,却被殷辛一把拉住,附耳悄声吩咐几句。


  “呃……属下明白。”张奎虽然不解,但对殷辛之言不疑。


  转眼间,高兰英的太阳神针被收走近十枚,俏脸气的煞白,攻势不减,继续拼杀。


  张奎冲将上去,一把揽住高兰英,悄声说了两句,让其相助,同时他将手中的长柄大钢刀祭起。


  “看吾法宝!”


  张奎抖手将长柄大钢刀借势扔向萧升,萧升落宝金钱同时射出。


  铮!

  落宝金钱只能落法宝,却不能落武器,张奎那大钢刀乃是武器,落宝金钱落不得。


  张奎刚刚那一声‘看吾法宝’,乃是殷辛教给他的。


  故意让萧升祭出落宝金钱。


  高兰英的太阳神针同时射出,目标乃是曹宝和萧升。


  “啊……”


  萧升曹宝都没料到高兰英会突然出手,始料不及,且无落宝金钱护身,竟被射中。


  张奎身影消失,一把将落宝金钱和他那把长柄大钢刀抓在手里。


  张奎将落宝金钱交到殷辛手里。


  殷辛身影一闪,斩将刀破空而来,一刀将萧升毙命。


  封神世界中,萧升曹宝曾相助燃灯,欺凌赵公明,害的赵公明惨死,且丢失那二十四颗定海神珠。


  在殷辛看来,他二人必须死!


  否则他二人掌落宝金钱会误太多事,当然殷辛对落宝金钱垂涎已久。


  这种法宝必须要在自己人手里,否则太危险。


  “萧升道友!”


  曹宝眼瞅着萧升被殷辛一刀斩杀,不由的悲痛万分,扑将过去。


  啵!

  殷辛脑海中的紫金玉石,那紫色的一面居然出现一小截紫色加深区域,金色的一面亮光也略有增加,只不过增加的微乎其微。


  “这……”


  殷辛有些懵,搞不懂。


  这还是紫色一面的首次。


  就在殷辛嘀咕的瞬间,落宝金钱竟自手上消失,出现在紫金玉石中。


  殷辛没有理会,转向哭的昏天黑地的曹宝。


  “曹道友,本王可以饶你一命,只要你告诉本王,这落宝金钱的法诀。”


  “妄想!”


  曹宝迂腐至极,尤其是殷辛杀了他的道友萧升,此仇不共戴天。


  “哼!”


  殷辛原本就没打算留他性命,也懒得跟他再计较下去,刀起刀落,曹宝身首异处。


  原本躲在宫门后,被众将士团团保护的土方国大王两眼一抹黑,当场吓昏过去。


  曹宝被杀!


  那紫金玉石紫色一面颜色加深区域增幅一截,金色的一面也肉眼几不可见的多了一丝。


  “落宝金钱这么好的法宝,居然没有法诀,算了……”殷辛叹息一声,有些惋惜。


  唰!

  殷辛话音刚落,紫金玉石紫色的一面原本颜色加深的区域居然瞬间减少一多半。


  “这……”殷辛懵圈,一脸不知所以然,有些被紫色一面给耍的晕头转向。


  砰!

  紧随其后,殷辛脑海一团紫气炸开,一大堆信息一股脑的汇聚到殷辛脑中。


  好大一会儿,殷辛才梳理出大概脉络。


  落宝金钱,应该叫信仰落宝金钱,先天法宝之下皆可落。


  关键它可收集信仰之力。


  亦可推演他人对落宝金钱掌控者的忠诚度。


  这点封神演义中都未曾提到,相信它的前主人萧升、曹宝也不清楚。


  单单这两点就足够让殷辛亢奋。


  同时殷辛也获得操控落宝金钱的法诀,殷辛略微演练,已熟练掌控。


  “殿下,土方国大王已被擒!”


  张奎趁着这会儿功夫,已将土方国皇宫掌控,并擒下被侍卫护送欲要自地下通道逃亡的土方国大王。


  “斩!”殷辛没有多余的废话,对于他没有留下的意义。


  顿了顿,殷辛又连下三道将令。


  “孟氏一脉斩绝!”


  “投降者不杀!反抗者株连九族!”


  “诛孟氏皇室一脉人头者或提供线索者重赏!”


  殷辛来自未来,且喜欢兵书和史书,玩阴谋玩心计,他信手拈来。


  “属下听令。”张奎接令退下。


  土方国都城议事大殿已被大商太子亲卫军掌控把守,殷辛此刻坐在大殿主座上,殿外有高兰英亲自把守。


  “信仰落宝金钱,那该如何收集信仰之力?”殷辛拿着落宝金钱,翻来覆去的研究盘算。


  “对了,制币!”


  统一大商国境货币,以落宝金钱作为模子,将货币烙印上殷辛头像,借助信仰落宝金钱之力以此来汇聚信仰之力。


  此乃最迅捷最高效的手段。


  殷辛双眼放光,不过这一切都得等他登基后方可实施,现在谈这些为时尚早。


  毕竟他的父王帝乙尚在世。


  不过一旦登基,统一货币,势在必行!

  “至于信仰落宝金钱可推演忠诚度,这个倒是有意思!”殷辛嘴里反复嘀咕着。


  这时,大殿门被推开,张奎、高兰英夫妇快步进来。


  “禀殿下,土方国已被吾军尽数掌控,叛逆者就地处决!土方国皇室一脉正在清理中,不日即可悉数控制。”张奎单膝跪地禀报战果道。


  “善!”殷辛满意的点头。


  瞧着大殿内张奎夫妇,殷辛内心一动,正好对推演忠诚度之事好奇,张奎和高兰英夫妇就送上门来。


  现下这对夫妇是他的嫡系,恰好操控信仰落宝金钱对他们的忠诚度推演一番。


  信仰落宝金钱在他的手里翻动一圈,殷辛再看时,落宝金钱上面浮现出张奎名字,下面十颗星,其中九颗亮起,最后一颗九成九亮起,仅差一丁点略有暗色,高兰英的一般无二。


  哧!

  虽然相信张奎和高兰英夫妇对他忠诚,却没想到忠诚度如此之高,此乃绝对死忠!

  殷辛深吸口气,对落宝金钱居然可推演他人对己之忠诚度,这对日后他登基为帝,推演大臣和属将的忠诚度可谓是绝佳的手段,有不轨之心的大臣,心念一动即可知晓,让其一切阴谋都无所遁形,就好比能洞悉人心。


  此真乃天助!

  “叛逆者一个不留,归降者尽数收容,不得诛之!切记要稳定民心,疏导军心,尽快将土方国完全掌控!”殷辛压制住内心情绪的激荡,朝张奎夫妇吩咐道。


  “属下明白。”张奎和高兰英快速退出大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