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首闻乾坤鼎

  先天至宝乃万物俱无之时,先天地而生。


  据传乾坤鼎能在一定程度上把后天的物质变化为先天,也就是靠乾坤鼎可以打造出很多的先天宝物来。


  若果真是乾坤鼎玉鼎之心,那他日后岂非亦有机会掌控乾坤鼎,不过殷辛依旧有些怀疑。


  “那又跟汝等何干?难不成汝等还想打乾坤鼎的主意?”殷辛压住内心的亢奋,疑惑的追问。


  “不不不!事情是这样的,乾坤鼎曾偶被禹王所得,并借助乾坤鼎平定水患。后禹王强行炼化乾坤鼎,遭到乾坤鼎反噬,被吞入鼎中,其夫人,亦是吾九尾狐一族的族长女娇娘娘为救禹王,亦被一同吞入。自此乾坤鼎一分为九,化为九鼎,分镇于九州。同时那玉鼎之心遁去,消失不见。”九尾狐娓娓道来。


  “照此逻辑,本王得到的那块玉石难道就是乾坤鼎遁去的那玉鼎之心了?”殷辛隐隐听懂个大概。


  但他却不觉得。


  照他看来,那遁去的玉鼎之心或有可能另有其人。


  他体内的紫金玉石所呈现出的力量与乾坤鼎之力毫无吻合的痕迹。


  “东夷族那大能是如此推断的。”九尾狐应道。


  殷郊隐隐有些明了。


  “如此说来,汝等想要那玉鼎之心也是为救女娇娘娘了?”


  “是!”九尾狐和玉石琵琶精忙道。


  “照汝等所言,女娇娘娘和禹王乃被乾坤鼎所吞,先不提吾手上那块玉石是否玉鼎之心,即便是,九鼎遁走,单有玉鼎之心亦是枉然。”殷辛看着九尾狐和玉石琵琶精,淡淡的道。


  “那巫族大能曾言,九鼎已被巫族寻得,若有玉鼎之心,定可演化九鼎,重铸乾坤鼎。”九尾狐爆出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噢?”


  殷辛顿时来了兴趣,看来待登基后攻打东夷族势在必得!必须提上日程。


  一来为了报此仇,二来为夺取九鼎。


  先天至宝的致命诱惑即便圣人都无法抗拒,更何况是他,尤其是他初来乍到,还没有趁手法宝。


  “乾坤鼎乃有德之人居之,气运正旺的禹王亦无法炼化,汝等觉得巫妖中何人可成功?”殷辛对其想法不置可否。


  “这……”九尾狐和玉石琵琶精不由哑口无言。


  殷辛说的是事实,她们不得不考虑。


  殷辛翕然一笑。


  “本王是得到一块玉石,但那玉石绝非汝等想要的玉鼎之心,不过那玉鼎之心现在何处,本王倒也知晓一二,不过凭汝等之力,想要取得,无疑是天方夜谭。”


  “什么?!还望殿下告知,吾等感激不尽!”九尾狐闻言忙欠身道。


  “汝等修行不易,以当下修为,还是不知的好,否则或会惹来杀身之祸。”殷辛摇头,不予告知。


  在殷辛看来,或许那乾坤鼎心,说不准就是阐教十二金仙之一的玉鼎真人,当然这仅仅是他的推断,具体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这……”


  九尾狐骇然,与玉石琵琶精对视一眼,将信将疑。


  “那还望殿下慈悲为怀,将凤雉交还,吾等必铭记殿下大恩,日后如有所驱,吾姐妹定当召之即来。”九尾狐很清楚,殷辛不会告知那玉鼎之心的下落,那么她们退而求其次,先将凤雉讨回。


  至于营救女娇娘娘之事,再从长计议,反正几百年过去了,也不急在一时。


  “凤雉暂时还不能交给你们,不过放心,本王答应汝等,不会对她不利。”殷辛可不会傻啦吧唧的,单凭她们三言两语就将凤雉交还,那是不可能的。


  世上岂有如此好事!


  原本殷辛还想将她俩就地斩杀,一了百了,省的日后封神之战,她们出来祸害大商。


  不过她们亦是可怜之人,无法反抗女娲娘娘的命令,即便他杀了三妖,女娲娘娘日后若想谋划大商,再派其它三妖亦可,到那时倒还不如留着她们,至少相互间还有一丝故交,且对未来走向熟知,亦好掌控。


  “为何?”九尾狐和玉石琵琶精闻言一愣,满是疑惑。


  “不瞒你说,本王尚信不过汝等,总不能凭汝等三言两语即听之任之,本王核实后自会放人,这点本王对天发誓。”殷辛倒也直接,也不绕弯子。


  当然殷辛暂留凤雉在身边,一来是想借此跟轩辕坟三妖再攀攀关系,二来他担心三妖会卷土冲来,对他不利。


  他很清楚自身的境况,身边仅有张奎和高兰英夫妇两位练气士,且修炼境界都不甚太高,若轩辕坟三妖联合巫族大能伏击,那他性命堪忧。


  留凤雉在手上,也算个人质。


  “殿下……”九尾狐还想争取什么,却被殷辛打断。


  “不必多言,本王心意已决!送客!”


  殷辛起身下逐客令,转身离开偏殿。


  “请吧!”


  张奎拦住欲要追上去的九尾狐和玉石琵琶精。


  两女幽幽叹息一声,知道今日无果,虽不甘心,但亦不敢贸然行事,最后只得离去。


  张奎不远不近的跟着她俩,直到将她俩送出土方都城十里之地,这才回城。


  “殿下,就这么放她们离开了?”高兰英有些不甘心,狩猎场遭遇暗杀之事,他如何都放不下。


  “不放她们离去,汝待如何?”殷辛笑了笑,他很清楚高兰英的心思。


  “总得给她们点教训!狩猎场之事岂能这么简单就善罢甘休!”高兰英气呼呼的道。


  “机会总会有的,只不过现下时机不对!”殷辛畅然一笑,没再多说什么。


  不多时,张奎回城,并带来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待在帝乙身边服侍的总管太监。


  殷辛瞧见来人,内心一震,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奴才叩见太子殿下。”大太监见到殷辛,忙跪倒在地行礼叩拜。


  “公公请起,汝不在宫中侍奉父王,为何会来此?”殷辛满腹心疑。


  按理说帝乙身边的总管太监寻常不会离开大内,可现在……那么毕竟发生了大事。


  “陛下口谕让太子殿下九日之内务必回宫。老奴快马加鞭赶来此地用了三日,殿下尚有六日……”大太监没有耽搁,忙将帝乙的口谕道出。


  “为何这般匆忙?宫内可有大事发生?”殷辛有些不解其意。


  总管太监没有开口,而是看向殷辛身旁的张奎和高兰英。


  “无碍!但说无妨。”


  殷辛明白他之意,不过因张奎夫妇是他的死忠,殷辛觉得对他们并无好回避的。


  “陛下咳血不止,恐怕……”总管太监悄声道。


  “什么?!”殷辛大惊,他总算搞清楚缘由,暗道不妙。“今夕是何年?”


  “帝乙三十年。”总管太监和张奎同声道。


  “呃……”殷辛错愕。


  按照封神演义记载,帝乙在位三十年而崩,结合帝乙亲信太监亲自传信,一切已不言而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