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太子妃

  “仙师,恳求您大慈悲救救凤雉!”


  “凤雉她被大商太子所擒,现下生死不知,还望仙师施以援手。”


  “凤雉并非有意冒犯大商太子殿下,更无意伤害太子殿下,还望仙师明察!”


  “请仙师看在凤雉与同族份上,救她一命!”


  ……


  九尾狐和玉石琵琶精就跪在庙外的青石阶上,不断的叩。


  她们白嫩的额头此刻已磕破一大块皮,鲜血顺着脸颊流下。


  时间都过了近一个时辰。


  九尾狐和玉石琵琶精一直跪在帝庙门前,就在她们都快要放弃了。


  帝庙内传出一道幽幽的声音。


  “去吧,吾已知晓。”


  “啊……”


  九尾狐和玉石琵琶精激动的差点从青石阶上跳起来。


  “叩谢仙师!”


  九尾狐和玉石琵琶精又重重的磕了仨头,这才起身下山。


  殷辛离开女娲庙,骑着张奎坐骑独角乌烟兽,马不停蹄,直奔朝歌城。


  刚至朝歌城门,张奎裹挟着高兰英堪堪追上。


  “没事吧?”殷辛扫了一眼张奎和高兰英夫妇,关心的问道。


  “殿下放心!”张奎应道。


  殷辛微微颔,三人一同进城,一路未做停歇,直奔太子府邸。


  太子府守门大老远瞧见太子在张奎、高兰英夫妇陪同下归来,慌忙跪迎,大开府门。


  嘎吱!


  府门打开,迎面走来三人,太子妃姜文曦正要带着世子子郊、子洪出府。


  殷辛刚踏上府前台阶,恰瞧见对面走来的姜文曦,内心一颤,竟生出一丝悸动。


  姜文媛仪静体闲,螓蛾眉,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


  殷辛不由暗自咒骂。


  纣王是如何混账,居然连这般美人都下的去狠手,竟挖去其双眼,炮烙其双手。


  对面姜文曦亦瞧见府外的殷辛。


  姜文曦双眸一亮,忙一手牵着子郊,一手牵着子洪,自府中跑了出来。


  “妾身见过殿下。”来至近前,姜文曦松开两子,优雅欠身施礼。


  殷辛盯着眼前的美人痴了,一时竟未回魂。


  姜文曦不由的娇羞,内心却美的如同抹了蜜一般。


  “孩儿见过父亲!”子郊、子洪跟着有模有样的行礼。


  殷辛这才回神。


  殷辛瞧着子郊和子洪顿时没了脾气。


  殷辛此刻内心一万匹草泥马在奔腾。


  虽早就从太子的记忆中知晓子郊和子洪的存在,但真正见到,却又是另一番心情。


  讲真的,他此刻比吃了苍蝇还难受!

  咻!

  又是一道破空声响起,目标依旧是殷辛。


  突如其来,防不胜防。


  殷辛一震,没想到对方居然在他府门外设下埋伏,当真心机缜密。


  距离太近,殷辛根本来不及躲闪。


  当然殷辛有紫金玉石在身,知道寻常箭羽根本伤及不到他,既然躲不开,不躲又何妨。


  念及此处,殷辛未动。


  可,变故突生,刹那间殷辛身旁的姜文曦竟一下子扑到殷辛身上。


  对面飞来的箭毫无悬念的命中姜文曦后背。


  噗!

  一口鲜血喷出,姜文曦娇躯软绵绵的趴在了殷辛怀里。


  “文曦!”


  殷辛一把将姜文曦抱在怀里,就朝府内狂奔。


  而同时张奎身影自原地消失,骂骂咧咧的朝着箭羽射来的方向追去。


  “这次看你哪里逃!”


  张奎彻底怒了,殷辛三番五次遭遇暗杀,都是此人所为,他定要将其擒拿。


  抽他的筋扒他的皮。


  高兰英却未动,跟在殷辛身边亦趋亦随。


  外界所生的一切都好似跟她无关,她的任务是保护殷辛。


  “传太医!”


  “快传太医!”


  殷辛顾不上其他,整个天地现在只剩姜文曦。


  他现在唯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救活姜文曦!

  “文曦,你可一定要撑住!”殷辛嘴里不断的念叨着。


  嘭!

  张奎自地下腾空而起,目标锁定前方那矮小的身影,刚欲出手。


  天地瞬息掀起一阵狂风,张奎顿时失去方向。


  “走!”狂风中尽头出现一人,一把将那矮小的身影抓起,借风极遁去。


  狂风散尽,对方已逃之夭夭,早已没了身影。


  “混账!”


  张奎暴跳如雷,但无可奈何。


  太子府上有四个太医,乃其父王帝乙自太医院挑选出来,安排在他府上的,技艺不俗。


  闻宣,太医火急火燎的跑来!


  经四人一番诊治,都朝殷辛叹息一声摇头。“启禀殿下,太子妃伤及心位,恐已无力回天。”


  “不可能!”殷辛彻底抓狂!

  “太子妃必须活!她要是有三长两短,本王要你们陪葬!”


  殷辛闻言,彻底失去了理智。


  “殿下……”


  扑通!

  四个太医跪倒在地,他们确实束手无策。


  唰!

  殷辛一把抽出斩将刀,就要将他们四人砍杀!


  “殿下且慢!”


  眼见斩将刀要触及到他们的脑袋,张奎匆匆自府外赶来。


  殷辛手上动作一顿。


  “殿下,府外有一道者求见,言可救太子妃!”张奎瞥了一眼吓瘫在地的四个太医,忙道。


  张奎追踪那暗杀者归来,恰巧遇一道者于太子府门外求见殷辛,那道者一身道袍,袖口却绣着五道彩纹,甚是古怪。


  张奎懒的理会此人,本欲打他走人。


  对方却道可救姜文曦。


  这个时机太巧合,姜文曦刚刚受伤,对方就寻上门上来,若道没问题才怪。


  张奎担心对方有诈,或与那暗杀者是同伙,此来是为接近殷辛,继续刺杀。


  张奎内心略作盘算,无征兆的出手,旨在试探对方来历。


  “嗯?”


  对方站在原地未动,而张奎的大钢刀距离道者尚有两指时,却再无寸进,且浑身不受控制,被定在当地。


  他的身体已不受他控制。


  “若非你此举实为试探,未有杀气,否则汝现下已是死人一枚!”那道者眼神透着一丝冷冽。


  张奎骇然,全身毛骨悚然。


  他与这神秘道者境界差的太多,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


  若对方想要他命,他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甚至一个眼神就可让其飞灰湮灭。


  “若有下次,当灰飞烟灭。”那道者一挥衣袖,张奎恢复自由身。


  冷汗已经浸透张奎的衣襟,遍体凉。


  张奎看向那道者的眼神满是骇然,再不敢放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