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化腐朽为神奇

  “汝还等什么,若再迟疑,太子妃魂魄一旦消散,谁都无力回天。”那道者扫了一眼吓破胆的张奎,道。


  “啊……”


  张奎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略微一顿,没再敢犹豫。


  “请!”


  张奎未经殷辛同意,擅作主张带那道者进府,虽冒险,但此险他宁愿冒。


  在张奎看来,此道者境界奇高,若他有不轨之心,入太子府则如无人之境。


  太子府的防御力在道者眼里,都乃虚设。


  他若想对殷辛动手,无人可阻!

  “什么?!”


  殷辛听闻张奎此言,内心不由生出一丝希望,心中虽有疑虑,但他很清楚,姜文曦伤势拖不得。


  “快请!”


  殷辛顾不了太多,即便对方或是来刺杀他的,那他也要选择冒险一试。


  一切为了姜文曦。


  殷辛万万都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姜文曦就给了他这么大的一个见面礼。


  那他就决不能让姜文曦死!

  若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他日后如何在封神世界立足!


  那道者身影一闪出现在床榻前,右手摊开,掌心出现一枚药丸,那道者递给殷辛。


  “给他服下!”


  殷辛打那道者进来,他目光就未曾离开过他,上下打量,最后目光定在那道者袖口处那五道五色彩纹。


  殷辛内心一动,但现下心思整个都系于姜文曦一身,遂未曾多想。


  殷辛拿过那药丸,掰开姜文曦的泛白的嘴,将药丸碾碎合水服下。


  “太子殿下当真气魄,难道殿下就不疑心此药?”那道者瞧着殷辛的举动,竟生出一丝不解。


  “本王还有的选择吗?”


  殷辛发现药丸入口,姜文曦气色明显好转,原本提着的心不由放下。


  他在赌,不过很显然他赌对了。


  “殿下大智慧。”


  道者闻言一震,不由赞了一句。


  “仙长谬赞!”


  殷辛轻轻抚摸着姜文曦滑嫩的脸庞,转身看向那道者,同时微微欠身。


  那道者一笑,伸出右手朝向床榻上的姜文曦。


  张奎和高兰英刚欲阻拦,却被殷辛用眼神制止。


  啵!

  原本插在姜文曦身上的箭竟诡异的出现在那道者手中。


  哧!

  张奎和高兰英都倒吸一口冷气,这手段当真化腐朽为神奇。


  张奎一想到他居然敢冒失跟这种大能动手,脊背就不自觉的直冒冷汗。


  “她已无碍,休养几日即可康复。”那道者随意的道。


  “子辛谢过仙长!”


  殷辛朝道者欠身,重重的行礼。


  先不管对方来历,单单他出手救了姜文曦,就值得殷辛这般去做。


  道者坦然受之。


  “敢问仙长尊号?日后本王自当登门拜谢。”殷辛再次稽首问道。


  道者竟未接口。


  殷辛一愣,不由猜到缘由。


  “都退下吧!”


  殷辛朝张奎等一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四个吓破胆的太医闻言忙爬起来,如释重负,匆匆磕头退出。


  张奎、高兰英随后转身欲要离开,殷辛却吩咐一声。


  “带上子郊、子洪!”


  “父亲,孩儿要在这陪母妃。”子郊和子洪不愿离开。


  姜文曦被箭射中昏迷,他们眼都哭肿了。


  “听话!”


  殷辛没有多余的话语,语气透着不容置疑。


  子郊、子洪一震,殷辛的威严让他们打怵,自床榻边满不情愿的起身,嘟着小嘴慢腾腾离开。


  张奎、高兰英夫妇随其后退出,顺手将门合上。


  “此二子乃太子妃所出?”那道者指着子郊和子洪,略带疑惑的问道。


  殷辛一愣,不知为何道者会有此问,虽然不愿承认,但事实如此,他亦无法改变,谁让他穿越的有些迟了。


  “殿下确定?”道者再次开口。


  殷辛愣了,看向道者,肯定的点头。


  “太子妃明明是处子之身,怎么有此二子?”道者幽幽开口,道出因果。


  “什么?!”殷辛懵了。


  “怎么可能?”


  此刻反倒殷辛泛起疑惑。


  “殿下日后可自求证。”那道者没再多言,亦不想多探讨此事。


  “吾今日来此,是想向殿下讨要一物。”那道者没再绕弯,开门见山。


  “殿下无需多心,救太子妃乃是巧合。”


  殷辛看向那道者,内心泛起嘀咕。“对方该不会也是冲着紫金玉石而来吧?”


  “不知仙长所求何物?”殷辛压下内心的猜测,开口询问。


  “前些时日,于土方都城中,一只九尾狐和玉石琵琶精曾求过殿下。”那道者缓缓启口。


  “呃……”


  殷辛愣住,他居然想偏了,但如何都没料到此道者居然是为九头雉鸡精而来。


  “轩辕坟中的九头雉鸡精?”殷辛看向那道者,略带疑惑的再次确认。


  殷辛依旧是有些不解。


  “是的。吾知她曾肆意妄为,欲要夺取殿下手中之物,更甚伤到殿下,但此妖与吾有些渊源,还请殿下放她一马。”那道者在殷辛注视下竟点头。


  殷辛愕然。


  “当然,吾亦不会让殿下吃亏,可助汝成为下一任大商之主。”那道者继续道。


  “大商之主?讲真的,本王并不稀罕那所谓的大商之主。”殷辛淡然一笑。


  眼下,他隐隐有些猜到此道者来历,恰是如此他反倒心境平和,并开始设计套路他一番。


  若能将此人能为其所用,那自然是大妙。


  不能为己所用,亦可争取点最大利益。


  “此言怎讲?”道者闻言愣了,这根本就不应该的。


  在他眼中,皇位至高无上,皇家子弟为争夺皇位不惜自相残杀,血流成河,亦义无反顾。


  “吾大商自成汤伊始,已享国六百余载,传至今,一副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万民乐业,四夷拱手,八方宾服的盛世旷业。但本王看来,如今的大商天下,内忧外患,内有八百镇诸侯伺机而动,外有东夷、南疆、北狄、西戎诸国虎视眈眈,可谓十面埋伏,四面楚歌,风雨飘摇,稍有不慎六百载基业会顷刻坍塌,不复存在。大商之主,单听名头威风八面,但唯有在其位,方知其难!本王又何必为挽回几将成定局的成汤基业,而自寻烦恼!倒不如与仙长一般,避樊笼而隐机,逍遥天地间。”殷辛幽幽的叹息一声,尽量表现出一副洒脱的样子。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