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十颗星的忠诚度

  “呃……此言怎讲?”殷辛有些疑窦。


  封神演义中记载的姜皇后,也就是姜文曦并无特殊,最多就是东伯侯姜桓楚的女儿而已,不然也不至于被纣王给炮烙双手双眼。


  “之前本座所言并非妄言,两位小世子绝非她所出,太子妃乃处子之身。”


  殷辛闻言内心颇为惊讶,若眼前的太子妃姜文曦乃处子之身,那子郊和子洪的母亲是谁?


  按照太子子辛的记忆,明明子郊、子洪是姜文曦亲生,生他们之时,太子子辛甚至都在场。


  可孔宣既然这般说,那定然错不了。


  那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且最恐怖的是她体内竟潜伏着庞大的太阴元始之气,尚处在未激状态,不过一旦激出来,太子妃日后成就自不可限量,甚至可有望本座。”


  孔宣给予太子妃姜文曦极高的评价。


  “呃……”


  殷辛愕然。


  他懵了,他这一刻感觉自己读的封神演义是假的。


  “其实刚刚本座即便不救她,太子妃亦不会消香玉陨,只需给她一些时时日,她自会重焕生机。”


  孔宣再次抛出重磅信息。


  殷辛彻底被惊呆了!


  姜文曦若有这般能耐,纣王岂能炮烙的了她!

  她又岂能任由苏妲己摆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殿下,凤雉现在总该交给本座带走了吧?”孔宣没再多言,转回正题。


  “一日之内,本王自会派人将其送至帝庙,可好?”


  凤雉在紫金玉石空间,不便当着孔宣的面取,生怕无故惹出祸端来。


  “可。”


  孔宣倒也好商量,没有多余的话语。


  这反倒让殷辛有些不适应。


  “那本座就不再叨扰了。”


  孔宣话音刚落,身影便自原地消失。


  殷辛不由耸耸肩。


  不愧是天地间的大能者,来去自由,当真让人艳羡。


  殷辛目光转向床榻上的太子妃姜文曦,也就是未来的姜皇后,东伯侯姜桓楚之女。


  不过现在她的身份到让殷辛迷茫了。


  “汝到底是何人?为何会取姜文曦而代之。”


  殷辛伸手轻轻抚摸着姜文曦的面颊。


  “汝替本王当箭该不会亦是为了获取本王信任吧?”殷辛心底突兀的泛起一丝嘀咕。


  “此事倒也简单,一试便知。”


  念及此处,殷辛掌心一翻,信仰罗宝金钱漂浮其上。


  心里默默念叨。


  信仰落宝金钱一动,上面呈现出她的名号,果真非姜文曦,竟是姜瑶镜。


  不过这还不算什么,姜瑶镜名下那十颗星,竟全部亮起。


  比张奎、高兰英夫妇更甚。他们夫妇对殷辛的忠诚度尚有一丝暗区,而姜瑶镜竟百分百亮起。


  “呃……”殷辛骇然,一脸错愕的申请。


  其实就在刚刚,殷辛第一眼还在为姜瑶镜非姜文曦而揪心,但接下来就被她的忠诚度所吓倒。


  不但未出现殷辛所猜测的那般算计于他,反倒是拥有最完美的忠诚之心。


  这下殷辛懵圈了。


  同为姜姓氏,姜文曦和姜瑶镜究竟是何关系?

  若此二女非一人,那子郊、子洪的生母姜文曦又去了何处?


  姜瑶镜又是何人?

  殷辛现越理越乱。


  当然,眼前之人乃姜瑶镜,并非姜文曦。


  这个事实竟让殷辛内心生出一丝小小的窃喜。


  第一次见到姜瑶镜,殷辛内心就生出一丝悸动,被其外貌和气质所吸引。


  关键时刻,她还能义无反顾,不顾自身安危替他当箭,更让殷辛对她生出一丝莫名的情绪。


  但若姜瑶镜是姜文曦,子郊、子洪是其所出,即便日后在一起,那他的内心恐怕总会有一道坎迈不过去。


  毕竟若细论起来,子郊、子洪乃商太子子辛与姜文曦之子,并非他殷辛与姜文曦之子。


  当然最关键的还不在于此,殷辛对子郊、子洪兄弟内心最大的抵触并非在此,而是日后他兄弟二人或会背叛于他,成为阐教对付他的利器,是对他大商之王无上权威最犀利的挑战,更会摧垮他在大商万民中的信仰和无上威严。


  这个事实让殷辛都恨不得现在就斩草除根。


  不过还是那句话,即便杀了子郊、子洪,阐教还会策反其他人,倒还不如留着他们,尚能提前布局,掌控局势。


  不过这一切都需慢慢布局,反手谋划。


  殷辛此刻轻轻抚摸着姜瑶镜的脸颊,十颗星的忠诚指数,让殷辛亦对其完全敞开心扉。


  殷辛相信姜瑶镜不会害他,可是真正的太子妃,子郊、子洪兄弟之母姜文曦到底去了哪里?


  姜瑶镜又是如何成为太子妃的?

  最关键的是,商太子子辛为何一直都没有现?

  这些都是问题。


  殷辛竟有些梳理不清。


  殷辛一直陪在姜瑶镜身边,过了有半个时辰,她大眼睫毛眨了眨,幽幽转醒。


  当她瞧见殷辛正坐在床榻边,正温柔的看着她,尤其是那双大手正抚摸着她的脸颊,一股暖流顿时充斥全身。


  “殿下……”姜瑶镜就欲要起身。


  殷辛一把将其按住。


  “你的伤刚好,先躺着,勿乱动,以免牵动伤口。”


  姜瑶镜闻言,竟不知为何,眼角不受控的流出泪水。


  那是激动幸福的眼泪。


  “殿下,妾身……”


  殷辛温柔的替姜瑶镜擦拭掉其眼角的泪水。


  “以后可不要再傻了,如何能拿着你的命来给本王当箭!”


  “不……”姜瑶镜却倔强的摇摇头。


  “若能用妾身一命换殿下一命,值了。”


  “且殿下若有三长两短,妾身也无法独活于世。”


  若无信仰落宝金钱推演姜瑶镜对他的忠诚指数,殷辛或许都不会相信。


  但姜瑶镜对殷辛的忠诚指数是百分百,此言亦是她自肺腑。


  “文曦,本王有句话要问你,你定要如实回答。”殷辛伸手刮了一下她那高挺的琼鼻,不由开口。


  既然已明确姜瑶镜非姜文曦,那么也没必要再装作不知。


  在殷辛看来,姜瑶镜对他如此忠诚,他也做好接纳姜瑶镜的打算,那么何不坦诚布公。


  唯有坦诚相待,方能走得更远。


  姜瑶镜一双明眸,水汪汪的传神动人,就那般看着殷辛。


  “汝非文曦,可对?”殷辛亦看着姜瑶镜,缓缓启口。


  姜瑶镜闻言,脸色大变,竟慌忙起身,浑身颤抖的跪倒在床榻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