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任意变化之术

  “殿下,妾身……”


  “告诉本王,文曦去了何地?还有汝之真实身份……”


  殷辛伸手轻轻按住姜瑶镜哆嗦的娇躯,很显然殷辛有些突兀了,着实吓得她不轻。


  殷辛瞧着姜瑶镜的神情举动,不禁暗自有些后悔。


  “无需担心。”殷辛柔声安慰。


  “汝能替本王当箭,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跟本王道明身份吗?”


  “妾身……妾身……”


  姜瑶镜这才缓缓抬头,泪眼婆娑的看着殷辛,嘴皮子打着哆嗦,一时竟不知说什么。


  “但说无妨,本王答应你,不会怪罪。”殷辛轻轻擦掉她眼角的泪痕,给她打气。


  姜瑶镜深吸口气,缓了一会儿。


  她知道继续保守秘密是不可能的了,若再缄口不言,都或许会被殷辛赶出太子府。


  她绝对不要离开太子府。


  “不知殿下还记不记得,殿下有一年去东鲁,曾救过一个小叫花子,事后还送给她一些食物让其饱腹。”


  殷辛不由开始回忆,不过从商太子子辛的记忆里还真找到了。


  “确有此事,那是本王第一次去东鲁。”


  “那个小叫花子就是臣妾。”


  姜瑶镜语不惊人死不休。


  “呃……”


  殷辛愕然,有些不信。


  “那你怎会跟本王太子妃文曦长得一般无二?”殷辛疑窦顿生,这不应该的。


  哪怕是双胞胎还有差别的,总是可以分辨的,但姜瑶镜的容貌与商太子子辛的记忆中是一般无二。


  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其实并非妾身与王妃长得一样,而是妾身变化成了王妃的样子而已。”


  姜瑶镜说话间,娇躯竟动了,容貌也开始变化。


  很快,殷辛眼前出现一个陌生的女子。


  眸犹秋波,睫若羽翼,先前姜文曦那清雅高华的气质尚在,但却增添了一丝冷傲灵动,眼眸转动间颇有勾魂摄魄之态,让人不得不魂牵蒙绕。


  姜文曦的容貌已属绝世容姿,但比起眼前这女子,却失了颜色。


  “啊……”殷辛也看呆了。


  “汝竟会变化之术?”


  “妾身也不知,只知自十岁那年起,妾身就现,可以随意念自由变化,变化成随意想要变化的样子。”


  既然已经敞开心扉,姜瑶镜也没再有什么好隐瞒的。


  殷辛愕然。


  这一刻,他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出杨戬,此岂不就是八九玄功,甚至姜瑶镜的更高端一些。


  念由心生,心动即变。


  根本不需要什么心法!殷辛遍读神话史书,也没有这般记载,更无人拥有这般神通。


  一直以来,殷辛对拥有八九玄功的杨戬极为羡慕,毕竟可以随意变化。


  甚至穿越后,殷辛都曾有想过要夺取八九玄功。


  可是他如何都没料到,眼前这假太子妃,竟拥有比八九玄功更高的变化之术。


  姜瑶镜见殷辛没有反应,自顾继续说下去。


  “后来,妾身十二岁那年,曾碰巧救过东伯侯,东伯侯见妾身孤苦伶仃,就收妾身为义女,并赐名姜瑶镜。”


  殷辛闻言不由一震。


  看来这件事不简单,他没想到姜瑶镜竟与东伯侯姜桓楚亦有牵扯。


  “那你又是如何来到太子府,且太子妃姜文曦又去了何地?”


  殷辛总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天大的隐情,若非孔宣道出真相,他恐怕会继续被蒙在鼓里。


  甚至会一直将姜瑶镜当成姜文曦。


  “月前,太子妃回东鲁探亲,而殿下因要务在身未能相陪,就是这次,王妃在东鲁境偶染风寒,竟引起病变,不治身亡!”姜瑶镜眼角浮现泪光,抽泣着道出实情。


  “什么?!文曦已亡?”


  殷辛猜测半天,如何都没料到会是这个结果。


  这个结果让殷辛接受不了!

  虽然他对子郊、子洪怀有心思,但对封神演义中记载的贤淑达理的姜皇后并无偏见。


  尤其是从太子子辛的记忆来看,他对姜文曦亦是满意的很。


  顿闻姜文曦离世,他心竟有一丝绞痛。这或许是受太子子辛的灵魂影响。


  这跟封神演义中记载的不一样!

  殷辛有些迷茫了。


  姜瑶镜叹息一声,一脸悲痛的点点头。


  “太子妃病故,吾义父东伯侯秘而不宣,一来生怕殿下问责,二来担心东鲁失去殿下臂膀!”


  虽然姜桓楚乃姜瑶镜义父,但在姜瑶镜眼里,只有商太子子辛。


  “且妾身善变,义父亦知晓,所以……”


  既然说开了,姜瑶镜就没打算隐瞒。


  “所以他就让你变化成太子妃的模样来顶替她的身份继续活下去?”


  话已至此,殷辛已经明白了。


  姜瑶镜点头承认。


  殷辛所料不差,姜桓楚确实是抱着这个打算。


  只要姜瑶镜身份不暴露,那太子妃姜文媛就等同没死,那他东伯侯依旧是太子的老丈人,或许再过一段时间,会成为国丈。


  东鲁亦会因此而水涨船高。


  东伯侯姜桓楚打的果真是好主意!


  殷辛眉头拧紧,一股怒气欲要爆。


  “那你为何会同意?难道你不知道,若是如此,你以后都将为太子妃而活,你将失去自我!”


  殷辛不解的看着姜瑶镜,他有些搞不懂姜瑶镜为何会同意这个对她而言糟糕的一塌糊涂的主意。


  “妾身只要能留在殿下身边,其他的都不重要。”


  姜瑶镜倒是没有任何犹豫,就那般看着殷辛,一脸的坚定。


  殷辛大受触动。


  他相信姜瑶镜此言乃她内心最真实的意愿,不为别的,就因为那十颗星。


  殷辛深吸口气,一把将姜瑶镜搂在怀里。


  其后在她额头亲吻一口。


  “汝当真太傻了!”


  姜瑶镜一脸欢喜的窝在殷辛怀里,微微摇摇头。


  “有些时候没必要太委屈自己。”殷辛捏了捏她的小琼鼻,再次嘱咐她道。


  事到如今,一切真相大白,殷辛再也没什么好纠结的。


  “不过东伯侯姜桓楚竟然有如此心机,敢谋划本王,当真可恶!待日后本王登基,定要他东鲁好看!”


  这里面唯一让殷辛愤怒的是东伯侯姜桓楚,他居然在算计他。且如此以来,真正的姜皇后只能埋土东鲁,无名无分,这同样也是殷辛不能接受的。


  姜瑶镜忙起身下榻,跪在殷辛面前。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