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疯魔

  “殿下,义父虽有错,但妾身也算帮凶,且义父曾对妾身有收留抚养之情,亦是太子妃之父,还望殿下看在已亡故太子妃的情面上,放义父一马!”


  姜瑶镜替东伯侯姜桓楚求情。


  殷辛看着姜瑶镜,不由开始盘算起来,现下确实不易对东伯侯动手。


  牵一发而动全身,现下情况,不易大动干戈,尤其姜桓楚乃是东鲁二百诸侯之首,暂时动不得。


  “呼……”殷辛深呼口气。


  “既然汝这般替他求情,这事本王就当不知,汝亦不可告知东伯侯。”


  殷辛还是要以大局为重。


  “臣妾替义父谢过殿下。”姜瑶镜闻言忙朝殷辛磕头,满脸欢喜,当真是展颜一笑,万般风情。


  殷辛居然看的如醉如痴。


  “日后与本王独处时,就恢复真面目。记住,汝是汝,文曦是文曦,文曦既亡,汝无需活成她的样子,本王更喜汝这般模样。”


  殷辛表明心迹。


  “妾身……妾身谢殿下。”姜瑶镜居然激动的流下一丝清泪。


  咣当!


  微子启府邸书房,微子衍一身黑袍子坐在太师椅上,微子启正咆哮的将一个青铜香炉砸向柱子。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老三会活着回来!为什么他没死!”


  “难道他当真是上天眷顾?!”


  “苍天啊……不公平!”


  ……


  微子衍起身一把将处在发狂的微子启拉住。


  “王兄,就在刚刚宫内传来消息,传旨太监已离开皇宫正前往太子府!吾兄弟不能再坐以待毙,若消息走露风声,待老三登基后,吾兄弟二人恐难逃一劫!”


  微子衍内心恐慌,他知道一切都完了!


  除非出现逆天的力量,否则一切都已成定局,单凭他俩无力逆天!


  “东夷族那群人呢?”微子启这才冷静下来,拉着微子衍宽大的衣袖问道。


  “已失联!”


  微子衍无力的叹息,有些悔不该当初。


  一切都已无能为力。


  微子启一屁股坐在太师椅上,双眼无神,他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单凭他二人,已经无力回天。


  他们原本所依仗的东夷族高手,此时竟隐退。


  “王兄,我们逃吧!”


  微子衍思来想去,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趁着殷辛尚未登基,先逃离朝歌,离开商境,如此尚有一线生机,若继续留在朝歌城,他们必死无疑。


  “逃?逃到哪里去?”微子启仰天苦笑。


  如今的天下,早已无他二人容身之地。


  成王败寇,他们没得选择。


  如今他二人如同砧板头,任人宰割!

  “绝不能坐以待毙!”


  微子启一拳砸在柱子上,目露凶光,他要做最后一搏。


  顶多不是汝死就是吾亡!


  如此或许尚有一线生机。


  “王兄,汝……”微子衍骇然的看着微子启,他不知微子启欲要何为。


  “即便本王得不到,亦不让汝好过!”微子启眼下已疯魔。


  咚咚……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并传来张奎的声音。


  “殿下,宫里传旨的到了。”


  殷辛知道应是宣他进宫面面圣,按理殷辛早该进宫,却因姜瑶镜之事耽搁太久,帝乙等不及了。


  “瑶镜,汝好生休养,本王进宫面见父王。”


  殷辛在姜瑶镜额头亲吻一口,起身整衣。


  “妾身送殿下。”


  姜瑶镜欲要起身,殷辛却将其一把按住,并扶着她躺下,给她盖上被子。


  “听话,安心休养,本王去去就回。”


  殷辛这番一举动让姜瑶镜感动的稀里哗啦,她竟不由痴了,醉了。


  殷辛推门出去,张奎正侯在院子里,见殷辛出来,忙迎上前。


  “查到幕后黑手了吗?”殷辛开口问道。


  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暗中偷袭,连续三次都差点要了他的命,若非有紫金玉石护身,他哪怕有十条命都不够玩的。


  关键对方伤到了姜瑶镜!


  此罪不可恕!

  “原本差点就成功了,可半途竟杀出一人,借风遁将其救走!”张奎摇摇头。


  这个结果,殷辛其实早就猜到,只是有些不死心而已。“可有线索?”


  “属下遁入大殿下和二殿下府邸查探,并未发现异常,亦未寻到可疑线索,属下推测,对方或许是那隐藏幕后的东夷族巫者。”张奎断言道。


  殷辛闻言,认同的点点头。


  “不过若是东夷族人,他们躲在暗处,偌大的朝歌城,要想寻他们出来,并非易事。”


  “派人盯紧微子启和微子衍府,至于那东夷族杀手,暂只能多加戒备!”


  “属下明白。”张奎应道。


  “全城戒备,稍有风吹草动,当灭之。这段时间定不可再出乱子!”


  隐藏在幕后的东夷族是他的心病,殷辛眼下最担心的莫过于他们。


  殷辛一招手,从紫金玉石中取出那受伤处在昏迷中的雉鸡,递给张奎。


  “将她送到帝陵山帝庙!务必小心,不得有失!”


  殷辛再三叮嘱,若凤雉有失,那日后他攻打东夷族,孔宣不随他出征那可就歇菜了。


  “呃……是。”张奎一震,忙应下。


  “去吧!”


  殷辛跨步走出院子。


  高兰英亦步亦趋的紧随其后,跟传旨太监汇合,直奔皇宫大内。


  自太子府到皇宫,殷辛一路上全身心戒备,斩将刀紧攥在手里,随时应对突发事件。


  殷辛已归朝歌,帝都局势渐稳,再加黄飞虎掌控的京师禁卫军全城戒备。


  在殷辛看来,微子启和微子衍应不敢再有大动静,只要东夷族那群人不再搅局,一切或可风平浪静。


  不过,有些事情不是殷辛想象的那般平静。


  啾啾……


  破空声再次响起。


  “总算是按奈不住了!”


  殷辛第一时间感知到,嘴角浮起一丝狠辣的笑,斩将刀挥出,将疾驰而来的箭羽击飞。


  “竟非此前那人?”


  殷辛敏锐的判断出,此次暗杀同样是放冷箭偷袭,攻击力道和准头、速度都远远不及殷辛先前遭遇三次暗杀犀利。


  这帮人绝非先前那帮人。


  “难道是微子启和微子衍两个蠢货?”


  殷辛内心不由泛起嘀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