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父子会

  杀!


  自四面街道上冲出一群黑衣人,全身笼罩,手持长刀,只留双眼在外,充斥杀气。


  殷辛冷哼一声,斩将刀挥出。


  开天诀第一式,扛鼎移石。


  一股巨大的力量以殷辛为中心随着斩将刀挥出,迎面杀向冲上来的那群黑衣人死士。


  唰!

  一刀挥出。


  对面冲上来的十几人身形戛然而止。


  “找死!”


  高兰英没再留手,将传旨太监揽在身后,顺手自背后的红葫芦中取出数十枚太阳神针。


  如同天女散花一般。


  太阳神针射向其他三方冲上来的黑衣人。


  “啊……”


  太阳神针出,如影随形,例外虚发,别说凡人,即便练气士都难以躲开。


  惨叫声起,三方黑衣人不出意外齐刷刷扑倒在地,一个动作,捂着双目,双目瞬间失明,倒地打滚,双目惨遭太阳神针灼烧,连着周身经脉,痛苦不堪。


  短短一个照面,三四十黑衣人悉数被灭。


  殷辛和高兰英仅出一招。


  殷辛解决掉对面的那群黑衣人,走向其他三方,提着斩将刀,一个个将双目失明倒地不起的黑衣人诛杀之。


  不出意外,殷辛体内紫金玉石金色的一面颜色加深区域些许增长。


  “什么人胆敢在城内行凶!”这时,朝歌禁卫军听到打斗声,速度赶来。


  当禁卫军首领瞧清对面的殷辛,慌忙单膝跪地。


  “末将参见太子殿下。”


  禁卫军齐刷刷的高呼。


  “这里及交给汝等!”殷辛没有多言,将斩将刀归鞘,大跨步朝皇宫走去。


  殷辛连猜都不用猜,这群黑衣人定是微子启和微子衍派来的,不堪一击。


  若是东夷族人,绝不会这般战力。


  皇宫内。


  殷辛虽內侍太监进显庆殿,帝乙病恹恹的躺在龙榻之上,殷辛进殿后,內侍太监将殿门合上退了出去。


  “太子,来了……”帝乙眼都有些睁不开,说话都有气无力。


  殷辛深吸口气,将情绪调整到最佳。


  殷辛虽明知帝乙离世,他会继任王位,但此次见面也算是帝乙对他最后的考验。


  一切需小心应对。


  “儿臣叩见父王。”殷辛上前跪倒在龙榻前。


  “扶孤起身。”


  帝乙咳血不止,招呼殷辛扶他靠在龙榻边。


  “孤已时日无多,欲将王位传于汝,汝可担得起?”


  帝乙断断续续的道。


  殷辛很清楚,帝乙是要交代后事。“儿臣愿全力以赴,不负父王重托!”


  殷辛内心狂吐槽,担得起也得担,担不起也得担,他没得选择。


  “吾朝自成汤先祖起,传至今已有六百余载,历代先王励精图治,疆域版图绵延拓展,但亦有诸多隐患潜伏,稍有不慎,吾朝定遭灭顶之灾,太子可知?”


  帝乙喘着大气,却不忘临死前再三叮嘱。


  “儿臣不才,却略知一二!”


  “汝倒给父王道来!”


  帝乙靠着靠枕,双眼微闭,一下子说这么多话,让他有些喘不动气。


  “吾朝看似风平浪静,一副国泰民安、万民乐业的太平景象,且八百诸侯尽朝于商,乍看起来,吾朝真可谓是风光无限。”


  “众所周知,八百诸侯以四大诸侯为首,分列四方,看似尽朝于商,但实则却独立为国,只进贡却不受吾朝掌控,军政自由。吾朝强大稳定,四方诸侯自然相安无事,一旦吾朝势弱,或遭天灾人祸,四方诸侯势必揭竿而起,率先蚕食吾朝六百载基业。”


  帝乙猛地睁开双眼,看着殷辛,他没料到殷辛竟看的如此透彻。


  正如殷辛所言,四大诸侯,八百镇诸侯国,对眼下的大商而言,可谓是尾大不掉。


  “汝继续……”帝乙缓缓闭上双目。


  “如今的大商可谓内忧外患,内有四方诸侯伺机而动、皇室血脉不思进取内斗不止,外有四夷虎视眈眈、八方势力心怀不善,稍有不慎,吾朝将跌入万丈深渊。”


  殷辛来自未来,后世对大商的局面分析的很是透彻,他谈及这些,可谓是信手拈来。


  咳咳咳……


  帝乙干咳半天,吐出一块淤血,这才有气无力的道。


  “如何破?”


  “重农业,先解决百姓温饱,真正做到万民乐业。暗中储备兵力,待国富民强之际,再伺机对四大诸侯动手。”


  “西伯侯素有贤名,深受西岐百姓推崇,北伯候不足为虑,东伯侯与儿臣有翁婿之礼,南伯侯鄂崇禹循规蹈矩,儿臣断定若有亡商者,必是西岐。”


  “好!”帝乙双目大放异彩,殷辛所言句句在理,且句句切中要害,实属难得。


  “太子能看清这点,父王可永眠了!姬昌深谋远虑,西岐积蓄已久,如若动兵,切记要有十足把握,否则定不可轻举妄动!”


  “儿臣明白。”


  殷辛哭笑不得,有些时候不是他能决定的,未来之战比帝乙想象的要残酷凶烈的很。


  “眼下四夷之地虎视眈眈,且不可冒进,肆意征伐,需先除内忧,方可解外患……”


  帝乙靠在龙榻边,生怕殷辛贸然征伐四夷,被诸侯趁虚而入,到时大商腹背受敌,双拳难敌四手,亡国颠覆不远矣。


  殷辛闻言一震,帝乙当真深明远虑。


  不过他有他的盘算,内忧外患齐头并进,但需事先盘算谋划明了,否则当真会被夹击而亡。


  “儿臣明白。”殷辛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多言,略微思虑便应下。


  “帝陵山帝庙乃历代先王沉眠之地,但唯有历代王位继任者可知,吾朝护国仙师隐于其中,汝登基后,可前往帝庙求取三根羽毛,在关键时候可请仙师驾临。”


  帝乙花费了好大的劲,将孔宣的存在告知殷辛。


  “啊……”殷辛故作不知,生怕帝乙起疑。


  “护国仙师乃何人?”


  “护国仙师乃天地间强大的练气士,掌控强大的力量。守护吾朝已近千年。”


  “与闻太师相比呢?”殷辛故意多此一问。


  “闻太师不及。”


  帝乙肯定的给予答复。


  “汝若对西岐动兵,事先定要前往帝庙,听从护国仙师指点。”帝乙再三提醒。


  帝乙生怕殷辛年轻气盛,贸然用兵,导致大商六百年基业毁于一旦,他无法向列祖列宗交代。


  “儿臣明白。”殷辛应之。


  “汝之兄长,太子意欲如何安排?”帝乙缓口气,话锋一转问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