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算你跑得快

  殷辛一震,他看向帝乙。


  从帝乙的眼神中,殷辛可以读取出一些信息。


  乃是慈父该有的神情。


  “儿臣若登基为帝,二位王兄当立为王!”


  微子启、微子衍在他眼里不足为虑,若他想对付他俩,他俩或许现在已亡。


  即便微子启、微子衍在殷辛来的途中尚埋伏高手欲要伏击,但账需慢慢算,绝不会让他俩好过。


  既然帝乙想要保他们,殷辛便从了他的心愿。


  殷辛亦留足了余地,只承诺赐王,并未提及封地和官位。


  “汝要记得今日之言,勿要失言。”帝乙很满意殷辛的答复,不过还不忘再次提醒。


  “孤累了,汝去吧。”帝乙缓缓闭上双目,无力的摆摆手,让殷辛退下。


  殷辛看了一眼帝乙,继而转身大跨步离开大殿。


  待殷辛离开,帝乙传内殿大将军方弼、方相,吩咐二人派兵封了微子启和微子衍府邸。


  殷辛知晓后,摇摇头,唯有苦笑。


  不知情之人或以为微子启、微子衍失势,遭帝乙关禁闭。殷辛却知,帝乙是在保护他们。


  殷辛回府。


  张奎等在院子里,见殷辛归来,忙迎上去。


  “事情办得如何?”殷辛率先开口问道。


  “属下已将那头雉鸡送至帝庙外,后雉鸡被一股力量摄走。”张奎忙道。


  “嗯。”殷辛猜到那定是孔宣无疑。


  “殿下,属下还有一事要禀……”张奎见殷辛欲要朝内院走去,忙道。


  “嗯?”殷辛一愣,驻足看着张奎。


  “帝庙中那人传音于属下,让属下转告殿下,小心下大夫飞廉。”


  “飞廉?”


  殷辛眉头微皱,有些愣神。


  根据封神演义中记载,飞廉为商之佞臣,在周武王灭商之后,和恶来到西岐见武王,封为中大夫,后在封神之时被姜子牙斩,封做冰消瓦解之神。


  “不对!不应该这么简单!”


  殷辛摇摇头,否定了这些,若飞廉这般普通,那绝不至于让孔宣惦记。


  那么……


  殷辛脑海中浮现出人皇时期,轩辕皇帝与蚩尤大战时的神话记载,其中就提到飞廉。


  “难道是他?”殷辛内心大震。


  蚩尤曾有一师弟,名唤风伯,在祁山修炼。


  自山海经中记载,此人相貌奇特,长着鹿一样的身体,布满了豹子一样的花纹。头像孔雀的头,头上的角峥嵘古怪,有一条蛇一样的尾巴,


  当年,蚩尤和人皇轩辕黄帝逐战,蚩尤就请来风伯、雨师施展法术,风雨大作,使黄帝部众迷失了方向。


  黄帝最后布下出奇制胜的阵势,又利用了风后辨别风向,最终才把蚩尤打败。


  而风伯又称风师、箕伯,名字就叫做飞廉。


  “如此就对了!”


  殷辛攥紧了拳头,若是蚩尤时期的风伯飞廉,那一切都可对号入座。


  东夷族乃巫族遗脉,蚩尤乃人皇时期巫族的领,那么飞廉应该亦是巫族中人无疑。


  唯独没料到传说曾被黄帝斩杀的飞廉竟还存于世。


  “张奎,汝曾跟本王提到,太子府外暗杀本王的那贼人,曾有人借风遁将其救走?”殷辛转向张奎确认道。


  “是的。”张奎肯定的道。


  “你确定是风遁,非土遁?水遁?或其他……”


  “属下敢肯定,乃是风遁!”


  张奎异常肯定,他曾差点被那异风伤到。


  殷辛没再多问,心中已然明了,蚩尤时期的飞廉擅长御风之术,自号风伯,若他出手自是借风遁无疑。


  此刻他已证实心中猜测,那么此次东夷族伏击暗杀都应该是出自飞廉之手!


  飞廉才是一切谋划的源头。


  只是没想到他竟敢大隐于朝,潜伏在商朝帝都朝歌城,且还官居下大夫,当真是了得。


  殷辛思路此刻彻底理顺。


  下大夫飞廉与蚩尤时期的飞廉定是同一人。


  只是不知他为何会甘心潜伏于凡人王朝,且还出入要职,这胆识魄力足够骇人。


  “去飞廉府!”


  殷辛招呼张奎和高兰英,就出了府门,直奔飞廉府。


  唯有擒住飞廉,方能真相大白。


  殷辛贸然前往,并不担心飞廉会对其不利,若飞廉当真有那手段,他殷辛恐早就落入其手。


  那么殷辛大胆猜测,飞廉在黄帝与蚩尤那一战中,定然遭到重创!当然对方也或许惧怕孔宣,不敢肆意妄为。


  当然这一切仅仅是揣测!


  在张奎、高兰英陪同下,殷辛盏茶功夫就出现在飞廉府。


  飞廉府。


  府门紧闭,竟连个守门的都没有。


  “糟了!恐怕不妙!”


  殷辛内心一动,觉得事情不对。


  张奎上前敲门,府内竟无人回应,用力一推,府门大开。


  “殿下,府内好像没人?”张奎跨进府门,现府内空荡荡的,竟无一人。


  果真如殷辛所料,看来那飞廉为保险起见,提前跑路了,当真够谨慎,心思缜密。


  殷辛和高兰英随后进府。


  三人将整个飞廉府寻了一遍,没有寻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人去楼空,干净利索。


  “识时务者为俊杰!汝倒是溜得快!”殷辛站在假山前,有些惋惜的道。


  若孔宣及时告知,或许飞廉已落入他手,可惜这一切都阴差阳错的错过了。


  “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待日后本王亲临东夷,新账旧账再一起算!”


  殷辛玩味的笑了笑,对飞廉跑路并不太在意,反正早晚跟东夷会有一战,而且登基后,就会提上日程。


  “不过飞廉为何要寻玉鼎之心,重炼乾坤鼎,难道他当真觉得他能掌控炼化乾坤鼎?还是另有他因。”


  “轩辕坟三妖是为了助被困在乾坤鼎中的女娇娘娘和禹王脱困,那么飞廉除了想要夺取乾坤鼎外,或许也跟轩辕坟三妖的心思一般,难道是当年与黄帝一战,乾坤鼎里亦有蚩尤的东西,更或者是蚩尤亦被吞了进去?”


  殷辛坐在庭院的假山旁,大胆的开始揣测起来。


  飞廉乃上古大巫,应该清楚先天至宝乾坤鼎择主而侍,非寻常人可掌控,飞廉欲要掌控乾坤鼎的心思不大,反倒或许跟那轩辕坟三妖的心思一致。


  “乾坤鼎,先天至宝,本王势在必得!”不过想到乾坤鼎,殷辛倒殷切的很。


  那可是先天至宝,唯有大能力者居之,若能有幸掌控,未来征伐或许有一线生机。


  即便无法掌控,亦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总比被别人得到反过来对付他要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