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铸币图纸

  “对了,差点忘记,本王之登基大典就有劳太师一手操办了。”殷辛一副突然想到似的,忙转向闻太师,将登基大典之事宜全权交给闻太师把关。


  “老臣接旨。”


  闻太师倒没说什么,反倒爽快应下,此事即便殷辛不提,闻太师也会请命。


  登基大典不得有丝毫闪失,闻太师有些并不放心他人去主导。


  殷辛与闻太师离开显庆殿,闻太师忙活登基大典事宜,殷辛则派高兰英回太子府,召张奎和姜瑶镜进宫。


  至于世子子郊、子洪暂且待在太子府,待殷辛登基之日再入宫赐封。


  先王帝乙驾崩,殷辛虽尚未继位,但实权在握,且有先王遗诏,自此皇宫大内他为主。


  殷辛需坐镇皇宫,太子府已成为过去,姜瑶镜乃其太子妃,自然需入主后宫。


  待殷辛登基后,姜瑶镜便是后宫之主。


  皇宫内,诸多事宜繁冗琐碎,尤其是后宫禁闼需姜瑶镜主持,殷辛暂派高兰英辅助于她。


  殷辛尚有诸事谋划,不亦被凡俗琐事缠身。


  龙德殿内,殷辛坐在龙椅之上,张奎侍立一侧。


  “昆吾山东夷那群匠人,汝安置何处?”


  殷辛对那群匠人甚是关心,此其中牵扯甚大,关乎炼兵和铸币事宜。


  东夷族的炼兵锻造技巧超前,掌控他们或能对大商的兵器整体品质有所提升。


  且殷辛登基在即,其后统一货币,将是殷辛势在必行之举措,任谁都无法阻拦。


  当然此亦是殷辛登基以来,首次试水。


  在殷辛看来,此货币政策推行越早对他越有利,否则三教一旦签押封神榜,天下将再无宁日。


  距离女娲宫进香尚有七载,他没得选择,七年内他需做太多太多准备,一刻不得停歇,唯有如此或方能有一搏之力。


  “暂安置在太子府后院柴房。”张奎忙道。


  “加强戒备,切不得有失。”


  殷辛依旧有些放心不下,东夷族中巫族高手神出鬼没,神通莫测,尤其那飞廉擅长风遁之术,他真生怕那群东夷匠人会被一阵风给刮走了。


  “属下明白。”张奎也意识到殷辛对那群匠人的关切。


  “炼兵之法可曾套出?”


  张奎叹息一声,摇摇头。


  他用尽了手段,那群东夷匠人就是死咬着不开口。


  殷辛料想会是如此,对于东夷炼兵之术,他并不急在一时。


  未来的战场,兵器的锋利程度并非是决定性因素,法术的比拼才是关键。


  殷辛没再提多余的话语,自身侧取出一副图纸,递给张奎。


  “汝将此图纸带回太子府,交给那群匠人,用昆吾山赤铜为材,按此图样板打造,若能成功,本王自当还他们自由之身,且封官进爵,重赏之!”


  张奎忙接过图纸,发现是一圆形之物,一面呈立体头像,并非他人,正是未来商主殷辛。


  一面是竖着的一道,正是后世的阿拉伯数字‘1’,张奎不懂其意,下方上书四个小字‘帝乙元年’。


  此乃殷辛专程设计的通硬货币,借助后世的阿拉伯数字来区分数量。


  若此圆形的赤铜货币打造出来,殷辛便可借助落宝金钱,将信仰之力灌注在货币那面殷辛的头像之中,借此来收集万民的信仰之力,继而汇聚到殷辛体内,以此来成就殷辛之无上法力。


  同时那落宝金钱于货币头像之上烙印信仰之术,非人力可伪造,日后可借此来区分货币真假。


  “告知对方,圆形为载体,上面的图案和文字需呈现立体,一旦成功,本王需求量极大,他们功不可没。”


  殷辛对此事倒也殷切,若能成,他足可掌万民之心,收集信仰之力轻而易举。


  “属下这就去办。”


  张奎意识到殷辛的迫切意愿,不敢迟疑。


  待张奎离开,殷辛走下龙椅,在龙德殿中踱着步子。


  单凭这几个昆吾山匠人,若想批量铸币,人手定然不足。


  东夷族能工巧匠居多,大商境内也有些许能人,不过殷辛更倾向于东夷族匠人。


  “登基后,东夷族这一战看来要提前了。”


  殷辛盘算着,原本他打算次年对东夷用兵,现在看来不得不提前开启作战准备。


  “启禀殿下,下大夫费仲、尤浑殿外求见。”随从內侍太监进殿禀告。


  “费仲尤浑?”殷辛一震。


  史书记载,费仲、尤浑乃纣王之宠臣,蠹惑圣聪,谗言献媚,好利,诡计多端,殷人弗亲。


  费仲更曾与苏妲己设计害死姜皇后。


  “他俩来作甚?”


  殷辛对投机倒把的两人并无好感,若还是以前的纣王,或会有兴趣,但殷辛熟知两人秉性,如何再会重蹈覆辙,任其兴风作浪,祸乱朝纲。


  “着他俩觐见!”


  殷辛倒想看看他俩究竟所为何事。


  费仲、尤浑二人进殿,匍匐在地,高呼大王万岁!

  “本王尚未登基,如何敢称大王?汝二人难道欲要置本王于不仁不义之地吗?”


  殷辛冷哼一声,上来就给他俩一个下马威。


  “大王……啊不,殿下赎罪!殿下赎罪……”费仲、尤浑一个机灵,浑身颤抖的叩首不止。


  原本二人仅仅只怀了点阿谀奉承的心思,却不曾差点犯了大忌讳!


  “谅尔等初犯,暂饶恕一次,如若再触禁忌,自行领死罪!”殷辛拂袖冷斥道。


  “下臣叩谢殿下!”费仲、尤浑不停的叩首。


  经此一事,两人皆吓破胆,刚刚这一会儿,冷汗直流,将内衣都浸透。


  信仰落宝金钱出现在殷辛手中,默念一声费仲、尤浑的名号。


  落宝金钱推演结果闪现。


  费仲、尤浑下方相对应之十颗星,仅有四颗星全部亮起,第五颗星尚有少部分处于暗淡中。


  两人对殷辛的忠诚度相差不大,且都不到半数。


  对此殷辛并不意外。


  费仲、尤浑乃投机倒把之小人,他们看中的是自身利益,哪有什么忠诚度可言。


  “汝二人有何要事求见?”


  殷辛拂袖坐上龙椅,不动声色,高高俯视着匍匐在地,惊魂不定的费仲、尤浑二人。


  费仲、尤浑对视一眼,却有些为难的看向立在旁侧侍奉的內侍太监。


  殷辛明了,他倒也想看看此二人打的什么鬼主意,摆摆手示意那內侍官退下。


  待內侍官将殿门合上,只见费仲才神秘兮兮的自怀里掏出一本泛黄的古册。


  殷辛一直盯着下方的费仲和尤浑,瞧清那古册,不禁有些好奇。


  该不会是一本修炼法诀吧?

  殷辛最迫切的就是获得修仙法门,踏进修仙者行列。


  若完全依仗截教门人,恐性命危矣。


  若想立足封神世界,自身要先强大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