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费仲尤浑请开始你们的表演

  “封托孤大臣闻仲为太师,享国父之尊,免跪拜之礼,赐汝之雌雄双鞭为镇国双鞭,上打昏君,下打奸臣!”


  闻仲闻言一震,大为惊骇,殷辛赐给他的荣耀当真让其无法推辞,不由出班叩谢。


  别的先不提,单单那国父之尊,以及镇国双鞭,都乃绝对无上之尊崇。


  “封商容为首相,皇叔比干为亚相,统领文臣。”


  “封京师禁卫军统领黄飞虎为镇国武成王,统帅三军,为武将之首!”


  黄飞虎闻听此诏,当场懵圈,站在原地一时竟忘了谢恩。


  闻太师推了他一把,黄飞虎这才回神,慌忙出班谢恩。


  大殿群臣满是骇然,如何都没料到黄飞虎会被封为异姓王,始料未及。


  一个个看向黄飞虎的眼神满是艳羡,纷纷猜测不已。


  微子启、微子衍站在人群中,瑟瑟发抖,他们不知命运如何?更不敢贪恋权势。


  若非与殷辛对峙,至少可封王,可如今落到如此下场,生死未卜,一切都乃咎由自取。


  微子启、微子衍虽在大殿,可群臣竟不自觉的与之隔开一截空隙,生怕遭人诟病。


  微子启、微子衍很清楚,对此也不予理会。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他们此时尚能站在大殿,殷辛做的足够大度,不过此举他们也猜不透殷辛究竟想要何为。


  “封先王长子微子启为启王,次子微子衍位衍王!”


  宣读官继续宣读圣旨。


  听到此处,群臣不解,原本觉得微子启和微子衍失势,即便免死亦此生毁矣。


  可,帝辛竟封其为王,当真费解。


  微子启、微子衍闻言亦被惊呆,两人对视一眼,这才缓缓出班,叩谢洪恩。


  待微子启、微子衍退下。


  群臣班中出列两人,乃是下大夫费仲和尤浑,两人俯伏金阶,高擎牙笏,三呼称臣。


  “下臣费仲、尤浑叩见大王!”


  “大胆费仲、尤浑,登基赐封大典,岂容汝二人打断。”


  首相商容对费仲、尤浑嗤之以鼻,此刻见此二人出班高呼,不由斥责。


  “下臣知罪。但臣有要事不敢不奏。”费仲匍匐在地,脑袋触地,恭敬至极。


  “速速讲来!”闻太师微怒,新皇登基大典岂容打断。


  “微子启、微子衍不可封王!”费仲大呼一声,他真担心闻太师发怒,一鞭抽死他俩。


  哗啦……


  群臣震动,骇然的看着费仲和尤浑,又齐刷刷的转向刚刚退回班中的微子启和微子衍。


  微子启、微子衍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道死灰,知道该来的总是要来,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混账!微子启、微子衍乃孤之兄长,封王有何不可?来人,拖出去斩了!”


  殷辛暴怒,指着殿下的费仲、尤浑怒斥。


  “大王饶命,请听罪臣把话道尽!”费仲和尤浑吓得浑身打颤,但匍匐在地苦苦哀求。


  “大王,费、尤二位大人或有隐情亦未尝不可知!”北伯候崇侯虎此刻出班奏道。


  昨日,殷辛曾单独召见北伯候崇侯虎,询问土方国事宜。


  崇侯虎离开龙德殿,恰遇张奎。


  张奎请崇侯虎相助,言登基大典上,需助费仲、尤浑一臂之力。


  崇侯虎虽不知何事,却应之。


  殷辛紧攥着拳头,怒气冲天,盯着伏在殿中的费仲尤浑。


  “言!”


  殷辛憋了半天,方才松口。


  “大王前段时日在土方城,以及土方城回朝歌途中,接连遭到暗杀,罪臣偶然得知,这一切竟是微子启、微子衍幕后主使,还望大王明察!”费仲、尤浑大声高呼。


  “什么?!”


  群臣大惊,满殿文武百官、八百诸侯、四夷诸国使臣都被此消息镇住。


  “费大人你可知诬陷皇室宗亲乃罪加一等,受车裂之刑,株连三族。你可有真凭实据?”亚相比干出班,冷冰冰的看着费仲、尤浑,质问道。


  “若无真凭实据,罪臣岂敢禀之。”费仲底气十足的回应道。


  亚相比干哑然失声。


  “请陛下准罪臣带证人上殿!”费仲伏于金殿之上,朝殷辛叩首请令。


  “太师,你意下如何?”殷辛并未做抉择,而是将问题抛向闻太师。


  此事由闻太师出面,群臣自当听之。


  “今日乃大王登基大典,闲杂人等岂容随意进殿,老臣斗胆提议,前往代大王一探,再来回报!”


  闻太师出班提议道。


  “准卿奏章!”殷辛允之。


  “不必劳烦太师!”


  微子启和微子衍知道今日在劫难逃,费仲和尤浑若无真凭实据,定然不敢在殿堂闹事,两人眼神交流一番,不由出班。


  “大王土方遇刺,在归朝歌途中遇险,正如费仲、尤浑所言,吾二人都有参与。”


  微子启此刻语气,心情倒也平静,事到如今,已成定数,他亦无力反抗。


  “什么?!”


  微子启话音刚落,群臣骚动,众臣失色。


  “此是为何?”殷辛脸色煞白,其实是他用力憋的,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问道。


  “哈哈……”微子启放声大笑。


  “吾兄弟三人一母同胞,只因母妃生吾与子衍时为妾,生你时为妻,吾就失去了王位继承权,苍天在上,吾微子启自认文韬武略不比你差,可凭何你继承王位,吾等就只能为王,为臣……苍天不公啊!”


  微子启彻底疯魔,反正倒头来必死无疑,他已无惧,彻底豁出去了。


  “大胆!”


  “尔敢不敬!”


  “可恶至极!”


  ……


  群臣骚动,纷纷指责微子启的狂妄、嚣张。


  “太师,按大商律例该当何处置?”殷辛看着疯癫的微子启以及站在一侧的微子衍,并未动怒,向闻太师寻之。


  殷辛此刻尽量装出一副惋惜之情。


  费仲、尤浑这一幕乃是殷辛暗中指使,两人仅仅是奉命行事而已。他俩现下已被殷辛完全掌控,彻底收复,明面上谄媚奸诈,暗地里却在为殷辛做事。


  “斩!”


  闻太师冷哼一声,对疯癫的微子启没有半点可怜,更多的是愤怒。


  他没想到微子启和微子衍竟敢行如此大逆不道之事,着实可恶可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