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换日城

  “这……”殷辛表现出一副犹豫的神情,拿不定主意的样子,左右为难。


  “请大王下令斩之!”


  大殿里,多数臣子跪倒在地,请命斩杀微子启和微子衍。


  首相商容和亚相比干虽不忍,却又无可奈何,微子启、微子衍做着实太过了,于理不合。


  关键受刺对象乃当今大王,大商之主。


  此乃大逆不道之举,寻常人当灭九族!

  “微子启、微子衍乃孤一母同胞,血脉相连,虽有错,但尚不致死,且孤曾答应先王,好生照拂二位兄长,今兄长之过,亦是孤之过……”


  “不若遣入帝陵山,为吾成汤一脉先祖守陵,不知诸大人意下如何?”


  殷辛演戏要全套,一脸悲痛之情。


  微子启与微子衍不成气候,与其杀之,不若借此事成就殷辛贤德美名,岂不妙哉。


  “大王大贤!”


  群臣高呼。


  大殿群臣不曾想殷辛竟能放他们一条生路,着实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闻太师亦微微颔首。


  微子启和微子衍不由愣住,他们没想到尚能活命。


  虽然被遣入帝陵山守陵,但至少命还在。


  或能东山再起,一切都乃未知数。


  “下大夫费仲、尤浑敢于直言,有功于社稷,特加封为中大夫。”


  对有功之人赏,对有过之人罚,赏罚分明,群臣虽对费仲、尤浑不满,但现下却唯有叹息。


  此事费仲、尤浑虽有投机倒把之嫌,却证据确凿,群臣亦无可奈何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二人从下大夫提为中大夫。


  “下臣叩谢大王圣恩。”


  费仲、尤浑高呼,伏于大殿三叩九拜。


  但费仲、尤浑本人却没有多大欢喜,唯有庆幸和恐惧。


  此事乃殷辛秘密交代他二人办的,实非他二人本意,事成获此赏赐,到让他俩有些不自在。


  二人偷偷看向大殿高高在上的帝辛,骨子里都生出一丝惧意,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土方国都城自即日起改名‘换日城’,封张奎为第一任城主,高兰英为副城主,镇守换日城,震慑宵小。”


  张奎、高兰英闻听忙出班,叩谢谢恩。


  殷辛已跟张奎、高兰英夫妇事先谈过,并告知此事。


  北地乃混乱之始源,事实证明单靠北伯候崇侯虎无论是武力,还是威信,都无法震慑北地二百诸侯,曹州侯崇黑虎、冀州侯苏护都有不臣之心,不服崇侯虎牵制。


  且最让殷辛担忧的,乃是北海袁福通等七十二路诸侯,竟能牵制太师闻仲十数载不能回朝,恰逢太师闻仲奉敕征北,才牵出一系列变故,最终导致殷商走向毁灭。


  闻太师乃截教三代精英弟子,境界和修为丝毫不弱于阐教十二金仙,且所统率大军骁勇善战,却迟迟无法镇压北地名不见经不转的七十二诸侯,若说其中无隐情,殷辛绝不信。


  且那北海七十二诸侯为何会突然反商?事先却毫无征兆。


  殷辛猜测,那幕后推手或许就是封神幕后的推动者阐教,否则闻太师岂会被牵制在北地,迟迟无法归朝。


  殷辛将张奎、高兰英派驻‘换日城’,看似寻常,实则关乎重大。


  常言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封神一战前,务必要摸清袁福通等七十二路诸侯的底牌。


  张奎土遁之术无双,行事方便,可秘密探访,且不易被发现,此乃殷辛将张奎、高兰英派往换日城驻守的真正缘由。


  北地乱象丛生,单靠崇侯虎难以招架,殷辛尚在盘算该如何对北地进一步把脉。


  尤其是封神演义中一直提到的一个地方,此乃殷辛最大的心病,正是‘北海’之地。


  殷辛直觉北海之地不简单,定然潜藏着不少秘密。


  九间大殿下群臣莫不艳羡。


  张奎、高兰英原本仅为殷辛护卫,却因殷辛登基,他夫妇俩一朝成就封疆大吏。


  內侍宣诏官继续。


  “余众臣官居原位,各司其职,钦此!谢恩……”


  “大王万岁!”


  殿下群臣以首相商容、镇国武成王黄飞虎为首,跪倒一片,齐声高呼。


  新皇登基大典礼毕,群臣退朝。


  皇室宗亲以亚相比干为首,前往帝陵山帝庙祭拜成汤历代先祖。


  宫女內侍退出九间大殿,殿门戛然合上。


  大殿内,只余商王殷辛和太师闻仲。


  殷辛坐于大殿台阶之上,席地而坐。


  “太师,坐。”


  太师闻仲看傻了眼,他不曾想殷辛竟这般洒脱随意,不拘小节。


  “大王这……不妥吧!”


  太师闻仲懦懦的道。


  “有何不妥,此地唯孤与太师,不足与外人知也。孤常闻如太师等修仙问道之人,洒脱随意,率性而为,今为何太师反倒不如孤也。”殷辛畅然而笑道。


  “呃……”


  闻太师有些懵圈,他发现竟有些看不透殷辛。


  “老臣领旨便是。”


  闻太师未再托辞,忙稽首欠身,于下阶侧身而坐。


  “太师,吾大商传承六百余载,今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孤可坐享太平否?”殷辛抽来一张兽皮,边擦拭着他那凡品随身武器斩将刀,边问道。


  “大王不可!”闻太师闻言大惊,就欲要起身,却被殷辛一把拽住。


  “有何不可?”殷辛似笑非笑的道。


  “请恕老臣斗胆!如今的大商看似国泰民安,实则内忧外患!四镇诸侯各领二百镇小诸侯,兵强马壮,国富民安,已不安于现状,蠢蠢欲动。”


  太师闻仲忧心忡忡。


  殷辛未接话茬,继续擦拭斩将刀。


  “其次,四方诸夷国虎视眈眈,连土方小国亦敢扰吾朝边境,其余诸国潜伏暗处,伺机而动也。”


  殷辛内心一动,闻太师所言恰是他想。


  “照太师此言,孤想做太平王岂非无望矣?”


  殷辛轻轻敲打着斩将刀,响起一道道脆声,极为悦耳动听。


  “呃……”


  闻太师愕然,不知该如何接口。


  “四镇诸侯蠢蠢欲动,四方诸夷频频试探,太师可有妙计除之?”殷辛将斩将刀入鞘,虎目生威。


  “大王,请恕老臣无能!唯有兵伐之……”闻太师亦无好对策,唯有率军讨伐。


  “如何兵伐?以力镇压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