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又是一颗星

  “唯有如此!”闻太师并无他法。


  殷辛起身,登阶而上。


  “兵者,诡道也!”


  闻太师一惊,慌忙起身,稽首道。“老臣愿闻其详。”


  “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必击其惰归。”殷辛目光如炬,气势夺人。


  “实者虚之,虚者实之。实实虚虚,方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啊……”闻太师骇然。


  他统兵数十载,向来正面对抗,以力压制。且闻太师对手大多凡人武将,如何是其对手。


  即便偶遇懂法术之人,如何是金仙境界的闻太师对手。


  若换作其他凡人商将,与敌军正面碰撞,商军或可败之。


  “老臣受教!”


  闻太师看向殷辛的眼神变了,甚至多出一丝佩服。


  不过这还不行,尚未达到殷辛的目的,他要的就是彻彻底底的从闻太师那赖以自豪的领域击垮他。


  唯有如此,闻太师才能尽归其用。


  虽闻太师忠于大商,但与忠于殷辛,完全是两回事,殷辛要的是后者。


  “吾朝如今局势,正如太师所言,内忧外患。”殷辛表演的时刻到了,侃侃而谈。


  “如何破局?在孤看来,攘外必先安内!”


  “攘外必先安内?”闻太师细细品味,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安内必借外力。”


  “外力?”闻太师现下被殷辛牵着鼻子走。


  “吾朝东南西北四镇诸侯,北伯候崇侯虎近商,且所辖北地二百镇小诸侯各自为政,遂不足为虑;南境连遭水灾,哀鸿遍野,亦不足为惧。唯西岐、东鲁兵强马壮,且姜桓楚、姬昌素有贤名,东西两镇民风淳朴,二侯不得不防!”


  殷辛将心底的腹稿一股脑呈现给闻太师,大商需要闻太师坐镇,殷辛故不予相瞒。


  “大王英明!”


  闻太师骇然,殷辛一席话,让其刮目相看,几乎完全颠覆了他对殷辛的认知。


  “四方诸夷虽虎视眈眈,则唯有东夷最甚,其余诸夷多处观望中,且东夷祖民乃上古巫族遗脉,不受约束,战力惊人,邪法畅行,更曾对孤行刺暗杀,日后定为吾朝之隐患,必速除之!”殷辛目露凶光,杀气在这一刻释放,就连闻太师都能感受之。


  “大王欲要对东夷用兵?”殷辛之言够明了,闻太师意会其意,心神领会。


  殷辛郑重点头。


  “东夷必灭之!东夷之地定要归吾大商版图!”殷辛意气风发,话语掷地有声。


  “以东夷为据点,东可牵制姜桓楚,南可牵制鄂崇禹,自此东南稳矣!”


  “老臣愿亲率大军横扫东夷!”闻太师受殷辛气势所染,不由请命。


  “太师好似忘了孤先前所言,实者虚之,虚者实之。”殷辛嘴角浮起一丝邪笑。


  闻太师看去,竟有一丝诡异,冷冽之意。


  “大王的意思是……”闻太师尚有些不明其意。


  “既然内忧乃东鲁和西岐,外患以东夷最甚,何不让双方亲近一下?”殷辛笑的极其灿烂。


  “大王之意……老臣明白了。”闻太师骇然,瞬间明白殷辛之意。


  “大王圣明!”闻太师稽首欠身,看向殷辛的眼神透着浓浓的崇拜之情。


  殷辛转身登阶而上,摊开掌心,落宝金钱就横躺在其间,八颗星亮起,耀眼夺目。


  殷辛笑了。


  一番交谈,闻太师对他的忠诚度竟跳跃式的提升两颗星,由六颗星升至八颗星。


  殷辛虽事先早有预料,但此刻瞧着八颗星亮起,心中却不由顺畅了许多。


  由八星忠诚度的闻太师坐镇朝歌,他当无忧矣。


  “大王,东伯侯姜桓楚、西伯侯姬昌都乃老谋深算,如何肯轻易对东夷动兵?尚需好生谋划一番。”


  闻太师冷静下来,不由开始思忖,却一时想不到什么好的方法。


  “太师无需纠结,孤自会让东、西两侯甘心出兵。”


  殷辛神秘的一笑。


  “明日,召四大诸侯龙德殿面君,孤自有对策。”


  殷辛自信满满。


  他来自后世,且熟知历史走向,若玩不转东、西两侯,岂非让人耻笑。


  关键殷辛已将东伯侯姜桓楚摆平,仅剩老谋深算的西伯侯姬昌一人矣。


  次日。


  殷辛召太师闻仲、镇国武成王黄飞虎于龙德殿议事,宣四镇诸侯面君,意在采问民风土俗,淳庞浇兢,国治邦安。


  当然,殷辛另有心思。


  闻太师心知。


  四镇诸侯整齐朝服,轻摇玉佩,进午门,行过九龙桥,至丹墀,俯伏于大殿,山呼朝拜。


  “臣等拜见大王!”


  四镇诸侯中东伯侯姜桓楚和北伯候崇侯虎,殷辛夺舍后曾有过接触,西伯侯姬昌和南伯侯鄂崇禹尚是首次。


  昨日登基大典,殷辛忙的晕头转向,亦未关注西伯侯姬昌和南伯侯鄂崇禹,今日才不由细观。


  西伯侯姬昌年逾八旬,精神抖擞,温文尔雅,一脸和气,殷辛却知其深藏不露,内敛而不外显。


  鄂崇禹宽背熊腰,络腮胡蓬松张弛,标准武夫一枚。看似粗莽,却绝非凡夫,不然如何震慑南地二百诸侯。


  “平身,赐座。”


  殷辛坐于龙椅,面带威严却不失温和道。


  闻太师、镇国武成王黄飞虎坐于大殿下首太师椅,东南西北四镇诸侯谢恩起身,依序而坐。


  东伯侯姜桓楚坐于闻太师下首,其次是南伯侯鄂崇禹;西伯侯姬昌坐于镇国武成王黄飞虎下首,其次是北伯候崇侯虎。


  “卿等与先王在世时,宣猷赞化,抚绥黎庶,镇摄荒服,威远宁迩,多有勤劳,皆卿等之功耳,先王曾多有悦赞。”殷辛启口,借其父王帝乙名义赞之。


  东伯侯姜桓楚乃国丈,闻言应声道。“臣等荷蒙圣恩,官居总镇。臣等自叨执掌,日夜兢兢,常恐不克负荷,有辜圣心,纵有犬马微劳,不过臣子分内事,尚不足报涓涯于万一耳,又何劳圣心垂念。臣等不胜感激。”


  “东伯侯所言极是,臣等自当恪尽职守,于四海之内宣祷圣名,不负圣恩润泽。”西伯侯姬昌附和。


  “善!”


  殷辛故作龙颜大悦。


  其实无论是东伯侯姜桓楚,还是北伯候崇侯虎、南伯侯鄂崇禹,都非今日之主角,殷辛真正的目标乃西伯侯姬昌是也。


  殷辛手中信仰落宝金钱翻动,心中默念姬昌名讳。


  十颗星,仅有一颗亮起。


  殷辛错愕。


  姬昌的忠诚度竟与亚相比干一样。


  果真如费仲、尤浑所言,比干亦有谋反之心。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