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玩阴的老子玩不死你

  “东伯侯姜桓楚听令!”


  殷辛自龙椅上起身,盯着姜桓楚。


  “封汝为征东大将军,合西岐五万大军,即日征讨东夷!”


  “老臣领旨!”东伯侯姜桓楚忙跪倒在地,接旨。


  “姜侯明日即可启程回东鲁,尽快准备征夷事宜。”殷辛一副按捺不住对东夷用兵。


  “西伯侯姬昌听令!着你手谕一封,命西岐五万大军速速前往东鲁汇合,受姜侯一并钳制。”


  殷辛看着西伯侯姬昌,一副要坑死他的节奏。


  西伯侯姬昌闻言,当场懵了。


  原本他还打算回归西岐,再施计拖延几日,可如何都没料到殷辛根本就不给他机会。


  “大王,征伐东夷事出突然,西岐一次出动五万大军,数量庞大,恐需老臣归国亲往调派!”


  西伯侯姬昌深深吸口气,忙跪倒在地道。


  “孤刚刚登基,天下大事尚有诸多不明。除姜侯需亲临战场,统帅征东大军外,姬侯爷、崇侯爷、鄂侯爷再留朝歌几日,孤需向诸位侯爷请教。”


  殷辛直接拿话将姬昌的后路堵死,让其无力反驳。


  “至于西岐调兵一事,无需这般麻烦!”殷辛岂会给姬昌机会。


  “姬侯只需手书一封,孤自会派人八百里加急送往西岐,何须侯爷千里迢迢受路途奔波之苦。”


  “这……”


  姬昌彻底无语,他知道此次被殷辛摆了一道。


  且他人在朝歌,如若不从,乃抗旨不遵,殷辛斩他,天下万民莫不敢吭声。


  姬昌很清楚,殷辛所谓的请教天下大事,实则是对其三侯变相监禁。


  在姬昌看来,殷辛欲要对四镇诸侯动手。


  他猜测没错,殷辛定会对四镇诸侯动手,但眼下时机未到,殷辛留他们在朝歌,无非是想再坑姬昌一把。


  单单五万大军支援东鲁,攻打东夷,尚且不够,总得给姬昌再放点血。


  一颗星的忠诚度,殷辛想来就气。


  “姬侯乃大贤,自当替大王分忧才是。”闻太师此刻也徐徐开口,给予姬昌压力。


  在姬昌看来,殷辛乃新皇,年轻气盛,或不足以震慑他一方诸侯,可闻太师不同,四镇诸侯都曾领教过其威名,亦不敢有丝毫怠慢。


  如若此刻再敢多言,闻太师定会发威,后果不可收拾。


  “老臣遵旨。”姬昌心在滴血,却亦无可奈何。


  “取笔墨文书!”


  內侍太监匆匆进殿,将笔墨文书呈上。


  姬昌叹息一声,无可奈何。


  如今殷辛为刀俎,他为鱼肉,稍有欠妥,唯有任人宰割。


  闻太师算是彻底领教,连续两天,他对殷辛彻底服了。


  心服口服!


  好一招借刀杀人,无需动用一兵一卒,可暂解大商内忧外患之困局。


  不多时,西伯侯手书调军令。


  殷辛指派镇国武成王黄飞虎派专人八百里加急送往西岐,三日内务必抽调五万大军。


  殷辛并嘱托信使需待西岐五万大军启程,方可回朝歌复命。


  姬昌浑身颤抖,心在滴血,连连咳嗽,很显然受此打击,他年逾八旬,有些虚脱。


  “来人,送西伯侯于偏殿休憩。”


  待西伯侯离开大殿,殷辛则转向东伯侯姜桓楚。“姜侯速回太子府收拾行当,尽快启程速归东鲁,孤等你好消息!”


  东伯侯姜桓楚叩首退出。


  闻太师起身离龙德殿,代殷辛送姜桓楚出宫。


  殷辛又与南伯侯鄂崇禹详细询问南境的风土人情,以及水患情况,方吩咐內侍带南伯侯鄂崇禹回偏殿就寝。


  除姜桓楚离宫,其余三侯殷辛专程在宫内安排一处偏殿居所,将其安置在其中,看似皇恩浩荡,实则他们心里都清楚,殷辛是变相的监禁其三人。


  龙德殿只剩殷辛与崇侯虎。


  “据孤所闻,北地群龙混杂,你所辖北地二百镇小诸侯各怀鬼胎,你可要提前提防才是。”


  殷辛开门见山,没跟崇侯虎虚客套。


  眼下北地魑魅魍魉,各路势力错综复杂,且阐教或可自北地入手,他不得不提前布局。


  虽张奎、高兰英入主换日城,可代行监视北地诸侯异动,可总归不便,且单靠他夫妇亦有些不足。


  崇侯虎虽在北地诸侯中威望不甚高,但毕竟乃北地诸侯之首,对北地各方势力熟络,或更易查清虚实。


  “老臣惶恐,不知大王所指……”北伯候崇侯虎有些傻眼,搞不懂殷辛此言何意。


  北地所辖二百小诸侯大多不服北伯候崇侯虎钳制,各自为政,可崇侯虎却自以为是,尚被蒙在鼓中。


  殷辛无语。


  “你此次归国后,对冀州侯苏护、你之族弟曹州侯崇黑虎、袁福通等北海诸侯暗中关注,派人暗中监视,若对方稍有异动,定及时禀报。”


  “如事出重大,切不可冒失决策,定要前往换日城与张奎夫妇商讨,以免误了大事。”


  殷辛再三嘱托。


  “啊……”崇侯虎愕然的看着殷辛。


  “难道苏护、崇黑虎和袁福通他们通敌叛国?或是蓄意谋反?老臣这就出兵讨伐!”


  崇侯虎火爆脾气不由上来,咋呼呼的吆喝。


  “稍安勿躁!”


  殷辛直翻眼皮,难怪崇侯虎遭北地小诸侯,及三大诸侯嫌弃,不是无道理。


  不过崇侯虎相对殷辛而言,崇侯虎更忠心。


  “非也。此三人皆骁勇善战之辈,且兵强马壮,一旦反叛,对崇侯定然不利!”


  殷辛殷切告诫,让其定要防备一二,更为了提醒警觉。


  殷辛虽相信,哪怕说的再多,崇侯虎亦不见的能做到什么,一切还需依靠张奎夫妇。


  “看来日后还得继续派驻人马进北地。”殷辛念及此,不由暗自叹息一声。


  北地势力错杂,殷辛实难放心。


  相比西岐、东夷摆到明面上,北地各方势力都隐藏在暗处,才是当真可怕。


  “老臣这就派人秘密前往冀州、曹州和北海之地,暗中监视!”崇侯虎总算听懂殷辛话中之意,信誓旦旦的道。


  “切记不要声张,亦不要大动干戈!”


  殷辛总觉得崇侯虎不靠谱,此种玩阴谋手段之事,他当真不擅长,不过此亦是崇侯虎可爱之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