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寻梦者小说网>玄幻奇幻>封神第一帝 第38章:还在肚子里的哪吒

第38章:还在肚子里的哪吒

  殷辛召见四镇诸侯。


  皇后姜瑶镜亦未清闲,于后宫摆宴,享各诸侯并大臣、皇室宗亲之夫人入内朝贺。


  待殷辛将北伯候崇侯虎打发离开,一时心神疲惫,遂摆驾回中宫暂憩。


  应付姬昌这头老狐狸,耗费太多精力。


  殷辛刚踏进中宫皇后寝宫,便见姜瑶镜正陪着一宫装夫人坐于宫中闲聊。


  那夫人一身浅蓝色的宫装,裙角上绣着细碎的樱花瓣,头上斜簪一支碧玉玲珑簪,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略有几分姿色,较之姜瑶镜差了不少,但气质非凡,仪态饱满,一看定是大家闺秀,名门之后。


  “臣妾见过大王。”姜瑶镜见殷辛进门,忙起身迎上前,欠身优雅施礼。


  那宫装夫人脸色微变,忙起身上前,标准的宫中礼仪,较之姜瑶镜,更显娴熟。


  殷辛打量着那宫装夫人,并未从记忆中寻到此人。


  姜瑶镜瞧见殷辛眼神中透着疑惑,内心明了。


  “大王,此乃素知公主,乃大王皇叔胥余之女,皇叔胥余离世,先王念素知公主年弱,收为义女,封素知公主。”姜瑶镜拉着素知公主之手上前一步道。


  “殷氏素知见过大王。”素知公主款款施礼。


  “原来是王姐,免礼。”


  殷辛虽依旧记不起殷素知的过往,不过按辈分素知公主即是帝乙义女,便是其义姐。


  “此次大王登基大典,亚相召集皇室宗亲齐聚朝歌,素知公主乃皇室血脉,遂自陈塘关归京,旨为瞻仰大王威严,臣妾亦才有幸见到素知公主。”姜瑶镜察觉到殷辛对素知公主一无所知,为免尴尬,她只得借机将其身份逐一告知殷辛。


  “陈塘关?殷氏?”


  殷辛愕然,他想他知道眼前此人是谁了。


  陈塘关总兵李靖夫人殷氏是也。


  只是不曾想殷氏竟与先王帝乙尚有关系,亦是其族姐,只赖其父胥余离世过早,其支脉凋零,渐渐淡出皇室宗脉。


  “王姐之夫君可是那陈塘关总兵李靖李将军?”


  殷辛虽已猜到,却需其亲口证实,此事关系甚大,容不得半点纰漏。


  “正是。”


  殷素知大为激动,不曾想殷辛竟知李靖名号,如攀上关系对李靖日后升迁定有天大助力。


  殷素知朝贺皇后姜瑶镜,送上一颗得自东海的特大珍珠为贺礼,只为能与姜瑶镜牵上线,日后好为李靖谋个更高的位子。


  “李将军镇守陈塘关恪尽职守,孤心甚慰。”殷辛假意夸其两句,李靖这棵墙头草,日后迟早要诛杀之。


  李氏一门父子四人皆为西岐讨伐大商的绝对主力,若非封神尚未完全开启,一切尚需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他现在就想将李靖碎尸万段。


  大商待其不薄,李靖这奸诈小人竟不顾念旧情,说反便反,当真可恶!


  就在这时,殷辛无意间却瞥见殷夫人小腹略有凸起,竟似有身孕在身,内心一动,按时间略作推算。


  该不会是哪吒吧?

  姜瑶镜此刻也瞧见殷辛目光注意到殷素知的小腹。


  “大王,殷夫人已有身孕在身,不易久立,还望大王开恩赐座。”


  “梓潼所言极是,赐座。”


  殷辛闻言一笑,遂坐于上首,姜瑶镜坐于身侧,殷素知亦欠身施礼方入座。


  “夫人,此乃首胎?”殷辛原本不该问,但为了查探哪吒虚实,硬着头皮开口。


  哪吒关乎甚大,乃元始天尊亲自出手送下山的灵珠子转世之身,日后周伐商时,哪吒功不可没。


  哪吒转世之身,不得不防!

  “回大王,妾身已有二子,长曰金吒,次曰木吒,此为第三子。”殷素知抚摸着小腹回道。


  果真是哪吒没错。


  时间也对的上号,看来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一切都按照封神的剧情在展开。


  哪吒出世尚需三年零六个月,观其殷夫人小腹凸起大小,顶多有四五月龄,如此留给殷辛时间尚有三年稍长,一切应该还来得及。


  “长子与次子可在陈塘关?”殷辛略作深思,继续确认道。


  封神之战即将开启,他一切还没头绪,此次恰从李靖夫人这边套点实情。


  “回大王,二子俱不在陈塘关。妾身夫君李靖,自幼访道修真,曾有幸拜西昆仑度厄真人为师,学成五行遁术,因仙道难成,故被其师遣下山,可怎料将军对修道执念太深,他仙道难成却将希望寄托于子孙。就在前年,长子金吒被将军送往五龙山云霄洞,拜文殊广法天尊为师;次子木吒于年初亦拜九宫山白鹤洞普贤真人为师,修习道法……”


  殷辛从殷素知话语中听得出来,殷素知对李靖送子访道修真很是不满,却又无可奈何。


  殷辛骇然,在他看来,无论是文殊广法天尊还是普贤真人收徒,应非李靖主动,该是文殊和普贤主动下山寻徒才是。


  照此来看,阐教早在前年,甚至更往前,就已开始布局封神之战。


  李靖官居陈塘关总兵,雄踞一隅,且殷夫人乃成汤嫡系血脉,帝乙王弟之女,帝辛之族姐,若李靖日后叛出大商,于大商冲击力是巨大的。


  或许此为何阐教会选择李靖。


  当然这一切都乃殷辛猜测,并未得到证实,但封神布局已开,他唯有被动迎战。


  不过鹿死谁手不到最后,又有谁能知?

  殷辛不信苍天,只信自己。


  既然他能重生夺舍,定有因果,他的到来,注定要改变一些东西,即便无法逆转结局,亦不让阐教阴谋轻易得逞。


  “若按辈分论,王姐之子应唤孤为王叔。今日相见亦是缘分,亦或孤与此子有缘,如此孤何不效仿先王,若为子则收其为义子,若为女则收其为义女,夫人意下如何?”


  既然殷素知肚子里的孩子是未来封神之战牵扯甚广的哪吒,他岂能错失机会。


  灵珠子转世也罢,元始天尊幕后操控也罢,现在哪吒乃是他殷辛之义子,如此有些因果相连,倒要看看阐教如何破。


  一旦有父子关系确立,殷辛便可名正言顺的掺和哪吒之事,或择师一事亦可干涉一二。


  殷素知闻言大喜,慌忙起身下拜,叩谢皇恩浩荡。


  姜瑶镜秀眉微皱,不知殷辛为何会莫名其妙的收其为义子,不过她相信殷辛此举定然有因。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