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御驾女娲宫

  烟霞散彩,日月摇光。


  千株老柏,带雨满山青染染;万节修篁,含烟一生色苍苍。


  门外奇花布锦,桥边瑶草生香。岭上蟠桃红锦烂,洞门茸草翠丝长。


  此乃昆仑山圣地。


  阐教掌教之尊元始天尊道场玉虚宫便此。


  玉虚宫宫门前,跪着一个老道模样的仙人,右手持一把蟠龙杖,


  头挽双髻,大袖宽袍,丝绦麻履。


  此道者额头明显凸起,额眉细长,长须飘飘,眉间突出,耳后的鬓角两绺和侧脸两边的边角处有较短的头发下垂到胸前。


  “弟子南极仙翁请玉虚法旨,着师弟太乙真人送灵珠子不日下山。”


  此非别人,正是阐教地位尚在十二金仙之上的南极仙翁。


  “不可,尚差三载。”


  玉虚宫内传出一道声音。


  “陈塘关总兵李靖夫人业已身怀六甲,再过三载恐……”南极仙翁闻言愕然。


  凡人生子只需十月,别说再等三载,一载恐都来不及。


  “着汝下山,亲往陈塘关走一趟,以法力可延三载。”元始天尊传出法旨。


  “这……”南极仙翁犹豫,凡间怀胎三年有余,如此岂非显得另类。


  “弟子领命。”南极仙翁虽有疑窦,却没做多想,忙躬身领命。


  阐教掌教元始天尊乃圣人之尊,他言延三载,自有其理,无需担心。


  “时满三年零六月,着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即日送灵珠子下山。”


  玉虚宫内再次传来元始天尊法旨。


  “弟子领法旨。”


  南极仙翁伏首,起身,上了坐骑梅花鹿,直奔陈塘关而来。


  龙德殿。


  沉檀叆叇喷金炉,兰麝氤氲笼宝扇。


  殷辛早朝登殿,聚两班文武朝贺毕,群臣议政。


  不消半个时辰,再无一人出班。


  “孤有一事欲与众臣商议。”原本殿下众臣本欲散朝,却不曾想殷辛竟在此刻缓缓启口。


  “诸位臣工皆知,孤前日率军攻打土方城,接先王口谕归朝歌途中,于昆吾山遭东夷族暗杀,侥幸逃脱至女娲庙避祸,曾请女娲娘娘庇护,并立下誓言,若能避过此劫荣登基大宝,定重修缮娲皇宫,并奉娘娘为成汤福主,享受大商万民世代供奉。”


  殷辛离开龙椅,站在大殿之上,高高的俯视文武百官,侃侃而谈。


  “啊……”


  群臣惊呼,于殿下小声议论。


  “今孤业已登基,为大商之主,此前诺言,自当遵之,卿等意下如何?”


  此事原本无需在朝堂商议,但为了壮大声势,扩大效应,欲将女娲娘娘完全拉下水。


  既然算计一次,不玩大点岂非说不过去。


  殷辛话音刚落,右班文臣中第一人商容,出班俯伏金阶,高擎牙笏,山呼称臣。


  “启禀大王,女娲娘娘乃上古神女,生有圣德。那时共工氏头触不周山,天倾西北,地陷东南,女娲乃采五色石,炼之以补青天,故有功于百姓,黎庶立禋祀以报之。且大王誓言以应之,自当祀此福神,以庇吾朝四时康泰,国祚绵长,风调雨顺,灾害潜消。”


  殷辛看着殿下慷慨激昂的首相商容,不由还误以为此景乃女娲宫进香前那一幕。


  何其相似。


  亦是那首相商容请命进香。


  恍惚间,殷辛竟生出一丝疑惑,首相商容在其中到底扮演何角色?


  殷辛未曾多想。


  “太师意下如何?”殷辛未拍板敲定,而是转向一侧之太师闻仲。


  “女娲娘娘炼石补天,有功于天地,大王能由此心,当成汤万民之福。”


  太师闻仲起身稽首道。


  殷辛早朝升殿前曾与太师闻仲私议,闻太师早已知晓,两人并敲定一切事务。


  早朝提及此事,仅走个过场,将大商奉女娲娘娘为成汤福主一事扩大效应。


  “诸位爱卿可有异议?”殷辛环视大殿。


  “臣等附议。”


  众臣跪地叩首,齐齐回之。


  当场最有权势的托孤大臣闻太师,文臣之首商容都极力赞成,谁人还敢不服。


  那岂非自找难堪。


  “准卿奏章,孤明日当亲往朝歌郊外娲皇宫敬谢娘娘之圣德。”


  殷辛戏份做足。


  “镇国武成王黄飞虎,中大夫费仲、尤浑随孤同往。太师闻仲坐镇朝歌……”


  殷辛坐于龙椅,吩咐道。


  殷辛原本打算带黄飞虎和首相商容前往,却生怕商容明日会阻他立誓,遂换成亲信费仲、尤浑。


  “臣等领旨。”


  闻太师、中大夫费仲、尤浑及镇国武成王黄飞虎出班,高擎牙笏应之。


  首相商容脸色微变,却未动声色。


  次日。


  殷辛乘龙辇,三千铁骑,八百御林随行,武成王黄飞虎骑五色神牛保驾,中大夫费仲、尤浑随行,一班人马浩浩荡荡,前至女娲宫。


  朝歌城郊女娲宫气派威严,楼阁丰隆,比之昆吾山旁那座女娲庙气派甚多。


  但比之后世的宫殿建筑差的太多。


  殷辛站在女娲宫前,离辇,随中大夫费仲、尤浑和镇国武成王黄飞虎上大殿。


  殿内,女娲宫殿前华丽,五彩金妆。金童对对执旛幢,玉女双双捧如意。玉钩斜挂,宝帐婆娑,金炉瑞霭;袅袅祯祥腾紫雾,银烛辉煌。


  费仲亲点香,呈给殷辛,殷辛接过,朝幔帐中的女娲娘娘圣像拜了三拜,将香焚炉中。


  殷辛看着幔帐,想到幔帐后女娲娘娘圣像,内心不由一动。


  封神演义中记载,忽一阵狂风卷起幔帐,现出女娲圣像,纣王方才神魂飘荡,题诗于粉壁。


  书中对女娲娘娘其容貌赞不绝口,地上没有,天上少有的那种。殷辛此刻都有些冲动想要走上前掀开幔帐瞧个究竟,明明就是一块用石雕刻而成的女娲圣像,如何会夸得那般海口,其中定有缘故。


  殷辛内心矛盾激荡,但愣是没敢近前!生怕惹恼女娲娘娘,那他前面所做的铺垫就前功尽弃了。


  “成汤子嗣子辛,幸曾得娘娘庇护,登基大宝,曾立下誓言,重修缮娲皇宫,奉娘娘为成汤福主,享受大商万民世代供奉。今特来兑现誓言……”


  殷辛言毕,朝女娲娘娘圣像再三稽首。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