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寻梦者小说网>玄幻奇幻>封神第一帝 第41章:再套路姬昌

第41章:再套路姬昌

  “孤于此承诺,奉女娲娘娘为大商福主,一年内于朝歌城重建娲皇宫,天下诸侯于国中建娲皇宫,大商百姓家家户户于家中设女娲圣像,日夜祭拜,只祈求女娲娘娘护佑大商,保吾大商祖宗社稷绵延无边,大商万民乐业,风调雨顺。”


  殷辛早已打好腹稿,此刻立于圣像前夸夸而谈,回宫后他会以圣旨颁布于天下百姓手中,以此来推动万民祈福。


  殷辛此次就是要让女娲娘娘彻底绑在大商这辆古战车上,如若日后她再想颠覆大商,岂非失信于天下百姓,日后人间王朝交替,女娲娘娘亦休想再获百姓之信奉。


  要么不玩,要玩就玩大的。


  殷辛相信,女娲娘娘即便此刻在盯着他,恐亦无法拒绝他之好意,更不会猜到他心中之谋划吧。


  除非女娲娘娘此刻就出现,强势阻止殷辛此番疯狂崇拜之举,否则一旦圣旨传出,女娲娘娘再无机会辩解。


  殷辛言毕再稽。


  既然来了,就要表现出十足之诚意。


  殷辛于女娲宫待了许久,果不出殷辛所料,女娲娘娘并未现身。


  如此以来,殷辛便自认女娲娘娘默认他之疯狂举动,同意他之提议。


  殷辛御驾回宫。


  三日后,于龙德殿升殿,召见朝中重臣,及西伯侯姬昌、北伯候崇侯虎、南伯侯鄂崇禹。


  “孤感恩女娲娘娘圣德,于女娲宫立下诺言,一年内于朝歌城重建娲皇宫,天下诸侯于国中建娲皇庙,大商百姓家家户户于家中设女娲圣像,以感念女娲娘娘保吾大商祖宗社稷绵延,万民乐业,风调雨顺之圣德。”


  殷辛坐于龙椅,目光扫向殿中群臣,慷慨激昂的说道。


  闻听殷辛话语,群臣愕然,西伯侯姬昌脸上阴晴不定,南伯侯鄂崇禹一脸平静。


  唯北伯候崇侯虎阿谀奉承的出班大呼。“大王圣明!臣等自当从之。”


  “大王,如此岂非劳民伤财,与百姓社稷不利,大王请三思啊。”相商容伯慌忙出班奏道。


  “卿所指那般?”


  殷辛敲打着龙椅,看着相商容。


  此刻殷辛不由侥幸,昨日多亏未带商容前往女娲宫,否则他于女娲娘娘圣像前立誓,商容定会阻挠。


  “修建娲皇宫,需大量人力物力,耗费无边钱财,老臣待罪相,位列朝纲,侍君三世,不得不启大王。”


  商容义愤填膺,修建如此众多祠庙,或引起民怨,累及大商之根本。


  “相此言差矣!你曾有言,女娲娘娘乃吾朝之福主,可庇民之正神,此番大王欲集商境万民共祀之,以祈万民之心愿,为何又这般言阻挠,此二者孰轻孰重,相心中尚无定论否?”费仲出班,掷地有声给予商容反击。


  费仲此言可谓是一点情面都没给商容留,借商容之言反驳其语,可谓是啪啪打相脸。


  “尔……气煞吾也!”相商容指着费仲,气的浑身打颤。


  “费卿言语过激了!”


  费仲闻言忙稽退回班中。


  “相言之有理,此举定会劳民伤财,可前日孤已于女娲宫立誓,此乃如何甚好?”殷辛眉头微皱,一脸愁容。


  当然此乃殷辛故意为之。


  “大王无需忧虑,修建女娲宫乃大王为万民祈福之善举,老臣以为百姓无不衔恩。修建女娲宫不轻用民力,仍给工银一钱,任民自便,随其所欲,不去强他,这也无害于事。况又是为造福万民之故,民何不乐为?”太师闻仲出班奏道。


  闻太师轻易不言语,一旦开口,众臣莫不敢言,此乃闻太师之威严,哪怕相商容乃三朝元老亦不敢多言。


  殷辛闻言不由大喜。“太师此言,方合孤意。”


  群臣闻言,亦无言以对。


  “相觉得如何?”殷辛其后转向相商容,开口问道。


  “老臣附议。”相商容出班应道。


  太师闻仲都这般言语,且言之有理,句句通达,他位居相,却亦不敢肆意跋扈。


  “甚善。”殷辛大喜。


  “谁愿替孤分忧,领此重任?”殷辛站在大殿之上,目光扫向群臣。


  “臣愿请令。”中大夫费仲自告奋勇。


  当然他请命乃是殷辛指使。


  “老臣请命。”北伯候崇侯虎此刻亦出班,稽请命。


  西伯侯姬昌和南伯侯鄂崇禹,还是朝中众臣,瞧着出班请命二人,竟不由都生出一丝荒谬感。


  无论是崇侯虎还是中大夫费仲,都乃投机取巧,谄媚小人,大凡正义之士都羞于为伍,不曾想此二人竟为争功,纷纷跳出来领命。


  修建女娲宫,此事非小事,稍有不慎定会惹得民怨四起,其余诸臣都无人敢领命。


  “善!”


  殷辛早料到会是这般情况,若相商容、亚相比干等一干老臣请命,他反倒为难,亦会百般阻挠,绝不会将此重任交于他们之手。


  “以中大夫费仲为主,北伯候崇侯虎为辅,全权负责建造娲皇宫事宜。”


  没有任何悬念,殷辛最终敲定。


  闻太师看向费仲和崇侯虎,虽有担忧,却见殷辛一脸自信,遂未开口。


  闻太师自上次与殷辛对谈后,竟对殷辛生出一丝崇拜之情,此后殷辛召他议事,总能被殷辛说服。


  虽不知殷辛为何重用费仲和崇侯虎,但他相信殷辛不会率性而为,定有所指。


  其实殷辛之所以用费仲和崇侯虎,意在给亚相比干等重臣及西伯侯姬昌等一副昏庸之假象。


  “众卿如无他事,孤累了,跪恩吧。”


  殷辛一脸倦意,就欲要摆驾回宫。


  南伯侯鄂崇禹原本一直未曾开口,现下竟快步出班,伏阶跪拜。“大王,老臣有旨奏。”


  殷辛停步,转向殿下跪拜的南伯侯鄂崇禹。


  “讲!”


  殷辛坐回龙椅。


  “老臣刚刚接到封地八百里加急,水患再,洪水肆意,浊浪滔天,庄稼毁于一旦,百姓流离失所,大大小小城池均遭冲垮。”


  “老臣粮仓全开,却奈何民多粥少,再过时日,恐无力供给,百姓岂非活活饿死不可。”


  鄂崇禹悲恸哀嚎,跪倒在地,连连叩。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