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孤要去帝庙请愿

  “老臣请求国库开仓,赈灾灾民,老臣肝胆涂地,亦替南地百姓谢主隆恩。”


  鄂崇禹伏在大殿,痛哭流涕。


  鄂崇禹没得选择,升殿前曾求见殷辛,殷辛应之,却让其当庭奏本。


  殷辛欲借题挥!

  南地水患由来已久,且近期频,汪肆浩渺,汹涌湍急,鄂崇禹已无力抵御。


  听此噩耗,殿中群臣都莫不悲怆。


  “竟到这步田地?”殷辛猛地自龙椅上起身,虎目生威,来回踱着步子。


  “相,卿即刻开国库。”


  “武成王着你派遣精壮将士押运赈灾粮至南境,以解南境受灾百姓燃眉之急,不可贻误!”


  殷辛忙吩咐相商容和镇国武成王,百姓受灾,他作为一朝天子,如何不急。


  “臣领旨!”


  相商容和镇国武成王黄飞虎未敢迟疑,起身伏身领命。


  “老臣叩谢天恩。”鄂崇禹重重的叩。


  “鄂侯,你即刻启程归南境,亲自坐镇指挥,勿要早日除水患,救万民于水火!”


  殷辛未在强留鄂崇禹于宫内。


  “老臣领命,定不负天恩浩荡。”鄂崇禹再次叩谢恩。


  “如有变故,八百里加急于朝歌,孤倾国之力以助之。”殷辛补上一句。


  “皇恩浩荡!”鄂崇禹受宠若惊,连连叩。


  “北伯候崇侯虎、西伯侯姬昌听令,着汝二人开西、北两地粮仓,调遣至南地,不得有误!”


  “违令者斩!”


  殷辛转向崇侯虎和姬昌,再次下令。


  “老臣即刻去办。”崇侯虎乃殷辛死忠,殷辛指到哪里他就打到哪里。


  西伯侯姬昌闻言面色死灰,他没想到殷辛绕来绕去,再次坑他一把。


  此举着实让姬昌愤怒,但却无力反击,只能听之任之。


  国难面前,不容私情。


  殷辛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民有难,国必救之。


  若西岐不开仓赈粮,姬昌必将失西岐贤侯之圣名,甚遭商境百姓唾弃。


  “老臣领命。”


  姬昌看向大殿之上的殷辛,一股无力感自心底升起。


  殷辛这步棋走的,让他根本没得选择。


  “崇侯、姬侯,着汝二人即刻手书一封,开仓调粮。武成王你派人八百里加急送至两地,不得延误!”


  殷辛故技重施。


  虽然殷辛相信姬昌在此事上面不敢玩什么心思,但或会做点手脚,殷辛岂能让其得逞。


  “臣领命。”


  崇侯虎、姬昌和黄飞虎起身领命。


  相比崇侯虎和黄飞虎,姬昌此刻却耷拉着脑袋,提不起精神,他已习惯,再无多言反驳。


  接二连三的惨遭殷辛算计,却又无计可施,先是五万大军,现在又是国库粮。


  下一个又会是什么?

  姬昌看向殷辛的眼神有了一丝忌惮和骇然,满腹的戒备之心。


  “从即日算起,半月之内,朝歌、西、北三地粮草务必抵达南境,贻误时辰者,定斩不饶!”


  殷辛目光自商容、黄飞虎、姬昌和崇侯虎身上一一扫过,似是在警告。


  “臣等万死不辞!”商容、黄飞虎、姬昌和崇侯虎再不敢迟疑,伏阶在地。


  他们能清晰的感受到,此次若是出现纰漏,当真会见血。


  闻太师嘴角浮起一丝笑意,看向殷辛的眼神透着一丝欣赏。


  杀伐决断,智谋群……


  如此铁腕手段,群臣莫敢做声!

  “孤自登基以来,南境连遭水患,民不聊生,百姓流离失所,孤于心不忍。自即日起孤前往帝庙,吃斋诵福,祈求成汤历代先祖保佑,泽被众生,救吾南境灾民于水火。”


  殷辛站在大殿之上,悲悯怜惜,虎目含泪,淡淡道。


  “大王不可!”


  闻太师慌忙出班,伏于大殿,大呼阻止。


  群臣亦齐跪倒在地。


  “大王万万不可!南境水患非大王之过,全赖老臣失职之罪啊……”


  南伯侯鄂崇禹闻言,大惊失色,慌忙匍匐在地,连连叩。


  若担责,他鄂崇禹当其冲才是,岂能让殷辛去帝庙吃斋诵福,于情于理不合。


  “孤心意已决!诸卿勿再多言。”


  殷辛大袖一挥,未理会群臣请愿,乾纲独断。


  “孤入帝庙代万民请愿,朝中诸事交由闻太师代孤裁断,相商容、镇国武成王黄飞虎辅助左右,众卿各司其职,按章办事,不得逾越。”


  殷辛根本不容群臣反驳,再次出旨意。


  “这……”


  闻太师、相商容和镇国武成王黄飞虎都有些懵圈,竟不知该如何谏言。


  “诸事已毕,退朝!”


  殷辛朝当驾官招呼一声,当驾官当即意会,群臣尚未回过神来,宣布散朝。


  殷辛竟没等群臣谢恩,就转身自侧门离开。


  殷辛匆匆离去,只留下殿堂里群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了主意。


  “太师……”群臣都看向闻太师,希望闻太师能出面阻止殷辛此举。


  “都散了吧!”


  闻太师苦笑不得,连连叹息。


  他这个托孤大臣做的有些失败!

  与历代先王相比,新王太不走寻常路了!

  他跟不上其步调!

  此事殷辛并未与闻太师事先通气,着实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并非殷辛不通气,因此事牵扯甚广,东夷一战即将爆,殷辛务必要随孔宣前往东夷,赶在大战之前先解决掉东夷族背后潜伏着的上古巫族。


  如若告知闻太师,他定会再三阻挠。


  甚至会要同往!


  可闻太师不能离京,一来朝歌需闻太师坐镇,二来孔宣身份暂不能泄露。


  且他另有谋划。


  东夷一战牵扯甚广,正如他先前与闻太师所言,既然将东鲁和西岐兵力全线集结,那此次内忧外患定要先对耗一些才对,鹬蚌相争,他要做个渔翁,来个坐山观虎斗。


  当然前提是,他还要催波助澜一番方可成功。


  恰是如此,他必须要亲往东夷。


  至于安危,由孔宣相伴,那都不事儿。


  那么他就必须要找个理由搪塞群臣,恰恰南境水患,此借口虽拙劣,但尚可一用。


  至于其他负面因果,殷辛相信闻太师会搞定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