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帝庙夜会孔宣

  散朝后。


  殷辛于御书房召见中大夫费仲、尤浑。


  “先祖文丁在世,曾杀姬昌之父季历,姬昌继位后,曾有不臣之心,恰逢吾朝受夷族侵扰,两地无法兼顾,先王帝乙忍痛将其妹,亦是孤之王姑子娇下嫁于姬昌,二十载过去,亦不知子娇姑姑于西岐处境如何?”


  殷辛半躺在龙椅上,一丝忧愁浮现。


  “大王,若知长公主现状,将西伯侯喊来一问便知。”中大夫费仲伏身道。


  “不可!姬昌老贼奸猾,若长公主处境堪忧,姬昌又如何肯真言,到时姬昌老贼归国,长公主性命堪忧。”尤浑驳斥道。


  “那照卿所言该如何是好?”殷辛看着尤浑,对他之言甚是认同。


  “只需派人前往西岐,暗地里秘密打探,便可知晓一切。”尤浑一副胸有成竹的道。


  “善。”


  殷辛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他要的就是这个。


  “此事交由尤卿去办,切记不得走漏风声,务必查探清楚子娇姑姑的一切,包括其子嗣情况!”


  殷辛起身看着尤浑,吩咐一声道。


  “呃……下臣接旨。”


  尤浑猛地一惊,慌忙伏首道。


  尤浑现下明白过来,殷辛先前所问仅是幌子,派其前往西岐查探虚实方是目的。


  “此事紧密,切记需可靠之人方可用之。”殷辛依旧不太放心的再三嘱托。


  “下臣明白。”


  “费卿,女娲宫修建事宜关乎气运和民生,勿要全力以赴!不得有任何闪失。”殷辛转向费仲道。


  “大王放心,下臣谨记在心!”


  费仲清楚女娲宫修建兹事体大,不敢有丝毫松懈。


  “暗中栽培人手,设法送一些人进首相和亚相府,密切关注他们的一切,如有异动及时呈报。”


  现在的朝歌城,最让殷辛放心不下的是亚相比干,不显山不露水,可忠诚度仅有一颗星,可谓是老奸巨猾,比西伯侯姬昌更甚之。


  至于首相商容倒还次之,不过封神之战开启前,女娲娘娘圣诞之辰,请命殷辛移驾女娲宫进香的正是商容,他总觉得这里面有些细枝末节的疑点,亦不得不防。


  “下臣接旨。”


  费仲、尤浑跪倒在地,恭敬的叩首。


  他们很清楚,殷辛已将他二人纳为亲信,否则定然不会如此命令。


  但同时更多的是对殷辛深深的忌惮!

  果不住同样有人在暗地里盯着他俩。


  “退下吧。”


  殷辛未再多言,他旨在将费仲、尤浑扶持起来,专为他行暗中之事。


  殷辛回到中宫,跟皇后姜瑶镜辞别。


  姜瑶镜死活要随殷辛同往,却被殷辛劝住,虽姜瑶镜善变化之术,但却手无缚鸡之力。


  如若姜瑶镜开启太阴血脉,真正掌控其力,殷辛或许还真需要她相助,可现下还不能冒此险。


  殷辛并留下手书一封,让姜瑶镜代交给太师闻仲。


  嘱咐闻太师,设法拖住西伯侯姬昌和北伯候崇侯虎,暂不可让他们归国。


  当然崇侯虎无所谓,他有事在身。


  闻太师只需盯住姬昌即可。


  殷辛对姬昌尚有算计。


  趁此机会,必须要好好坑他一把,当然他是不会一下子坑死姬昌的,好戏才刚刚开始。


  殷辛趁夜悄悄离开宫中,出现在帝庙。


  殷辛进帝庙,先于正殿朝拜成汤历代先祖,上香祈愿。


  殷辛离开正殿,于偏殿见到孔宣。


  “仙师。”


  “大王可是来邀本座东夷之行?”孔宣坐在蒲团上,身穿五彩长袍,煞是辣眼。


  青、黄、赤、黑、白五色拼凑在一起,殷辛虽来自后世,却依旧无法欣赏孔宣其品味。


  招摇过市!


  极限风骚!


  “仙师,孤佩服!”


  殷辛顺势坐于孔宣对面的蒲团,朝其竖起大拇指赞道。


  孔宣苦笑。


  此事何须猜测,殷辛趁夜色潜进帝庙,不是为此事还所为何事。


  且殷辛前些时日于大殿宣布对东夷用兵,只要人不傻基本都可猜到。


  若为他事前来帝庙,殷辛自可三千铁骑,八百御林开道,满朝文武随行才对。


  “何时启程?”


  孔宣绕开话题问道。


  他守护凤凰血脉近千载,单单成汤一脉就有六百余载,前前后后商王亦有三十余位,像殷辛这般难缠的还是头一次遇上。


  不知为何,孔宣直觉殷辛绝非凡俗。


  甚至会给他带来意料不到的惊喜,或许凤凰血脉都可能自殷辛身上开启。


  不过殷辛体内毫无法力波动迹象,且他亦过了最佳修行年龄,日后如若再有突破,除非有天大的机缘,可是……


  孔宣很纠结!

  他看不透殷辛!

  先不提其他,单凤雉一事,他竟未感知到凤雉的存在,按理说无论凤雉被藏于何地,凭孔宣的境界绝对可感知到,但事实是他竟没有寻到。


  若非如此,孔宣亦不会跟殷辛讨价还价,甚至将他都搭上,需陪他走一遭东夷。


  虽此事无可厚非,但在孔宣心里着实是不舒服。


  他堂堂凤凰一脉嫡系传承,且是圣人之下最强大的存在之一,竟被一个小小的人王给套路了,说出去他丢不起妖。


  他虽不想前往东夷,但既然答应了殷辛,如何都得信守承诺才是。


  尤其是殷辛答应助他将成汤血脉之血取来,也已做到,他更不能失言。


  “明日如何?”


  殷辛展颜一笑,就那般看着孔宣。


  自成汤以下历代先祖对孔宣敬若神明,当然孔宣比起所谓的神明更强大,但殷辛对孔宣底细知根知底,且他连混元圣人女娲娘娘都敢算计,岂会对孔宣敬畏之。


  “大王自定。”孔宣一概无所谓。


  他正闲着无聊,出去走一遭倒也不错。


  “仙师,此时总可跟孤明言,取之皇室宗亲血脉所为何事?”殷辛很好奇。


  既然孔宣对天道立誓,定不会对大商不利,殷辛自然信得过。


  但孔宣先前曾言,成汤子嗣皇室宗亲血脉中潜藏着一丝凤凰血脉,他一直猜测,孔宣该不会想自皇室宗亲融合的血中提炼凤凰血脉?

  不过殷辛细想之下,总觉得可能性亦不是太大。


  若是此法可行,孔宣早在凤凰血脉初代、二代……或靠前的子嗣中提炼岂不更妙,何必等到千年后再做此事。


  按照后世遗传学理论,血脉传承越久远越稀薄,除非遇到变异,否则纯正的血脉只会渐渐淘汰,不复存在。


  “还请大王见谅!”孔宣没有多余的话,当场拒绝。


  “哎……”


  殷辛叹息一声,其实他早就猜到会是这般,但依旧想碰碰运气而已。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