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寻梦者小说网>玄幻奇幻>封神第一帝 第44章:忧心忡忡的飞廉

第44章:忧心忡忡的飞廉

  次日,殷辛与孔宣自帝庙启程,前往东夷。


  东夷族境内。


  一座深山老林,高山秀丽,林麓幽深;千峰排戟,万仞开屏。


  在那延绵不断的群山当中,重峦叠嶂,梯田依山顺势直连云天,一条长河穿寨而过,将整个寨子一分为二。


  寨子崎岖山道,两侧奇花瑞草,修竹乔松。


  幽鸟啼声近,源泉响溜清。


  源泉尽头,一座古老的祠堂立于林间。


  林间偶有山鸟啁啾,便闻袅袅余音,俨然一个洞天福地。


  祠堂大殿殿门合上,大殿当中矗立着十二座雕像,雕像依次排开,正是上古巫族的始祖十二祖巫。


  十二祖巫曾掌地,天生肉身强横无匹,吞噬天地,操纵风水雷电,填海移山、改天换地。


  只可惜当年一场巫妖大战,十二祖巫与天庭妖族帝俊、东皇太一同归于尽,巫妖寂灭,彻底跌落凡尘。


  人族当兴,取而代之。


  十二座祖巫雕像后,乃是一处静室。


  飞廉府中的那老者就坐于上首,老者正是隐于大商的下大夫飞廉。


  曾被殷辛斩杀掉化身的恶来坐于其下首,另一侧是身穿纯正东夷族兽皮壮汉,暗铜色的皮肤,画着神秘图腾,肌肉绷紧,散发着无尽力量。


  “大巫祭,探子快马来报,商军遣东鲁、西岐两境联军欲对吾境用兵,东鲁大军现已集结完毕,西岐五万大军正在赶来途中。”那身体画着神秘图腾之人单手抚胸,朝飞廉道。


  “大酋长可有对策?”


  飞廉未抬头,开口朝图腾壮汉问道。


  “闻仲不出,东鲁、西岐联军兵力再翻一倍亦不足以为惧!”大酋长瞪着一双铜铃大眼,手持巨斧,跃跃欲试。


  他根本就没将联军放在眼里,语气、眼神都透着浓浓的不屑。


  他唯独担心闻太师亲征。


  闻太师曾随帝乙讨伐东夷,大酋长与之交过手,若非巫族高手施法相救,他或已命丧闻太师雌雄双鞭之下。


  自那之后,大酋长对闻太师甚为忌惮。


  他乍闻大商对东夷用兵,第一反应就是闻太师,不过密探传来消息,竟非闻太师统兵,顿时松口气。


  “商军未动,反而是东鲁、西岐联军合力讨伐,帝辛此意究竟为何?”


  飞廉坐于蒲团之上,双眼深邃,目露忧光。


  按理说,殷辛对东夷用兵,定会以商军为首,可现在竟是东鲁和西岐联军齐至,商军却不知在何处。


  “管他意欲何为,一概灭之!”大酋长乃一莽夫,在他眼中只崇拜力量。


  什么阴谋诡计,在力量面前都不堪一击。


  无非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没这么简单!”


  飞廉幽幽叹息一声。“据吾了解,帝辛此人比其父帝乙心思缜密,手段更甚。”


  飞廉留在朝歌的秘谍传回消息,殷辛所做的一些事情让飞廉甚为担心。


  尤其飞廉府、昆吾山,接二连三的落到帝辛手中,飞廉就意识到,殷辛绝非凡俗。


  更恐怖的是昆吾山凭空消失了!

  飞廉派出的秘谍费尽心机探寻,亦无功而返。


  飞廉甚至都有些后悔贸然对殷辛动武。


  最关键的还是恶来上次带回来的消息,凤雉攻击殷辛时,竟惨遭帝辛护体法宝反伤!

  且飞廉派出的东夷神箭手三次都未能杀之,当真是命大的很。


  还有最后一次刺杀,明明姜瑶镜替他挡箭,那箭穿透姜瑶镜,但姜瑶镜不但没死,业已封后。


  别人不知,飞廉却知那一箭的恐怖力量,别说寻常之辈,即便是神仙之体,遭一箭穿胸,恐亦无力回天。


  可凡人之体的姜皇后竟像没事人一般,不知者甚至会以为她从未中过箭。


  可飞廉却亲眼所见。


  如此一系列事情串起来,足以证明一点,帝辛不简单。


  甚至飞廉心底都隐约浮现出一种可能……


  帝辛乃修道之人,或身边有高手相随,且不是一般的高手,比之太师闻仲更甚之。


  无论是哪种可能,对东夷族而言都乃祸事。


  “此次东鲁、西岐联军讨伐,帝辛或另有心思,吾等不得不防!务必全力戒备,不容有失!”


  “大巫祭多虑了,闻太师不出,商军又有何忌惮。”大酋长只认准闻太师,其余商军将领,他都没放在眼里。


  “怕就怕闻太师隐藏在幕后!”飞廉看向大酋长,一时不知该如何去说服他。


  念及此,他唯有拿闻太师名号来吓唬他,唯有此他方能全力戒备。


  当然闻太师隐藏幕后或亦有可能。


  “啊……”


  大酋长脸色陡变,忙收其轻视之意。


  “但愿一切是吾想多了。”飞廉幽幽叹息一声,他唯有寄希望于他多心了。


  若一切都成事实,那此次东夷族恐危矣。


  恶来一直坐在飞廉下手,未曾开口,他虽莽撞,但亦认同其父之言。


  恶来之化身上次被殷辛斩杀,本尊至今未曾完全恢复,力量尚有欠缺。


  恶来这段时间一直在调养恢复。


  “父亲大人,或许也有另外一种可能!”


  “哦?你倒是道来!”


  “大商有四镇诸侯,镇守四边,但名义上乃归大商统率,实则四镇诸侯并非与大商完全一心,尤以西岐最甚,早有叛逆之心;东鲁姜桓楚虽为国丈,但亦有私心,且东鲁兵强马壮,同样为帝辛所忌惮,至于南北两地尚不足为虑,如此帝辛调动东鲁、西岐两地兵马攻打东夷,该不会是想让我们鹬蚌相争,他大商渔翁得利吧?”


  恶来思来想去,总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而隐情便是借刀杀人,唯有如此方能解释通。


  “恶来所言有理。”飞廉倒吸一口冷气,指着恶来,极其赞同其意。


  “没错,当是如此!”


  飞廉略作盘算,已完全认同此说法。


  飞廉总算是松口气。


  “若当真如此,则需循序渐进,不能中了帝辛之奸计,甚至可寻时机,与东鲁、西岐暗中约定结盟,岂能让帝辛从中得利!”


  “话虽是如此,但亦不能小觑,需速速召集东夷九大部落将士,整装待命。”


  “大巫祭放心,吾这就去办!”大酋长高举大板斧,抚胸行礼退出大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