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守护者蜚王

  啵!

  一块巨石好似自天外穿破云层出现。


  铮!

  殷辛手上的长矛准头击偏,殷辛受力竟倒退两步。


  山地摇头,一头头凶兽狂奔而出,牛的样子,头是白色,尾巴像蛇,只有一只眼睛。


  “这是?”


  殷辛抖手将斩将刀插在腰间,锁定自林中狂奔而出的一头头凶兽。


  凶兽狂奔,地动山摇。


  震天的哞声响起,一头头凶兽狂奔不止。


  牛形凶兽所过之处,草木竟缓缓变黄,就好似遭了一场旱灾一般。


  “难道是蜚?”


  殷辛快速的自脑海中搜索关于此凶兽的记忆,竟与《山海经》记载的一种凶兽对上号。


  蜚,上古神牛,太古灾难之神,有灭世之凶威。


  它拥有匹敌旱魃的旱灾之力,且若行走人世,人间就会发生瘟疫,绝对重量级的凶兽。


  不过眼前这些应该非上古时期的蜚,或许是变异的后世子嗣,否则岂能受巫族驱使。


  若为上古时期的蜚,如此庞大的数量,一旦受巫族驱使,那足以助巫族一统天下。


  甚至可以反攻天庭,自此天地尽归巫掌控,他们又岂会龟缩在人间一隅,不敢出世。


  “先拿个试试身手!”殷辛腾空而起,主动迎上冲在最前面的那头蜚。


  “哞……”


  那头神牛蜚的后代发出一声吼叫,张嘴对着殷辛吐出一口浊气,一股置信的热量滚滚而至。


  殷辛身影一闪,躲过那口浊气,赤手空拳砸向其脑袋。


  哞……


  扑通!

  那头蜚倒地不起,发出一声惨叫。


  而那股热量失去目标,触及到周边的草木,那草木竟瞬息枯萎。


  “果真是蜚!虽然没有传说中那么夸张,但数量足够庞大,至少二十来头!”


  殷辛快速闪躲,刚刚硬碰硬,拳头竟传来一丝疼痛感。


  不能在继续以拳头做武器!

  殷辛大跨步出现在铜鼎旁,一把抓起鼎耳,挥动着砸向先前那头栽倒的蜚的大脑袋。


  那头蜚遭到重击,头冒金星,未来得及反应。


  顿时脑浆迸裂!


  随之殷辛体内的紫金玉石一动,金色一面和紫色一面竟都有了一丝变化,且增幅比之先前都前所未有的大。


  很明显,这头蜚的战斗力要明显比那些守护巫士强大的太多。


  “这……”


  金色和紫色两面同时有增幅的情况是第三次出现,第一次和第二次是击杀萧升和曹宝的时候。


  殷辛透着浓浓的不解,很难理解。


  不过现下情况危急,殷辛亦没敢多想,无论如何,不管想通还是想不通,都无关紧要,反正紫金玉石的变化他又掌控不了,只能听之任之。


  但他若再不全力以赴,集中注意力,眼前这一群暴走的蜚当真会要了他的命。


  殷辛将斩将刀插进腰间,眼下这群蜚肉身强硬,斩将刀恐对其无用。


  唯一的武器就是那口铜鼎,此时殷辛不禁对先前偷袭他的那彪形大汉生出一丝感激,若非他拿铜鼎攻击他,他或许现下只能靠双拳肉搏。


  “开!”


  殷辛暗运开天诀,浑身金色的力量充斥周身。


  “来吧!”


  殷辛整个人处在力量的巅峰,单手高举铜鼎,冲进了那群蜚中。


  砰砰砰!

  殷辛穿梭其中,铜鼎为武器,且靠着铜鼎将周身护住,驾驭驰骋,所过之处,蜚被撞飞出去。


  回手铜鼎翻滚间,一头头蜚或脑浆迸裂,或血肉模糊,或筋骨尽断……


  哞!哞!

  惨叫声此起彼伏。


  哞!

  就在殷辛杀的兴起,一声震天的吼声响起,紧接着天动地摇,原本冲锋在前的蜚齐齐退走。


  殷辛猛地翻身,将铜鼎立于身前,他目光骤缩,很显然隐藏在幕后的那头蜚王现身。


  很快,那头蜚王缓缓走来。


  与其他蜚不同,它浑身呈淡金色,体型庞大的惊人,足有数十米长,立于那里,就好似一座小土丘,一双金色的眸子非常冷漠,煞气极重。


  其实先不提别的,眼前这头蜚王,光看一看就让人发毛,脊背生寒,跟小山似的金色躯体内会蕴含着怎样一种强大的力量?


  殷辛脸色平静,看似是无忧无喜,其实内心在亢奋,他在准备一场大战。


  同时在想,若是将这头蜚王镇压诛杀,那紫金玉石紫金两面增幅会不会达到极致!

  殷辛内心戒备,他能感受的到,眼前这头蜚王不简单,给殷辛一种杀过千万生灵的冲击。


  它就立于殷辛对面,却有一股惨烈的血腥气息迎面扑来,殷辛在一瞬间心底竟生出一种尸山血海般的景象,诡异而恐怖。


  这头蜚王绝对杀过太多的生灵!或是踏着尸山血海一路走过来的。


  “该不会就是《山海经》中记载的那头传说中的蜚吧?”殷辛内心不由的开始思忖起来。


  就在这时候,先前撤走报信的巫士出现在祖巫祠堂大殿,双膝跪倒在地。


  “报,大巫祭不好了,有人硬闯吾族圣地!”


  “来者何人?可知其名讳?”飞廉坐在静室未动,不急不躁的问道。


  “不知!”


  “圣地守护巫士远非其对手,遭其诛杀殆尽,连统领亦不敌重伤,现圣地守护者蜚王大人已现身!”


  飞廉闻言猛地起身,双眸透着一丝骇然。


  飞廉下一步自静室快速离开,出现在十二座祖巫雕像前,就那般盯着跪倒在地的圣地守护巫士。


  此消息,让飞廉受了很大的刺激。


  现下正处在商夷对战的关键时刻,却不曾想有人竟硬闯巫族圣地,甚至还引出了守护者蜚王,那对方当真来者不善,至少已将蜚座下的子嗣后代击溃。


  蜚王座下的子嗣各个擅攻,力大无穷,却无法阻止来人,竟需蜚王亲自出马,局势有些不妥。


  蜚王当年曾随大巫蚩尤南征北战,所向披靡,后遭到轩辕黄帝轩辕剑重创,差点陨落,境界下跌严重。


  不过几千年来伤势已恢复几分,现下战斗力堪比天仙,哪怕恶来都很难将其镇压之,他亲自出马或许能阻止来人的攻势。


  飞廉眉头紧皱,但依旧有些担心,来人应是有备而来。


  “通知大酋长请后羿神弓!并着大酋长亲往血枫林请黑王出世……”


  飞廉深吸口气,为保万全,他也没有留手,一上来就请出最强战斗力。


  巫族一脉不容有失,更不能毁在他的手里。


  尤其是现下巫族被大商帝辛盯上的情况下,必全力戒备。


  “是!”


  那通风报信的巫士慌忙起身,急匆匆的退出大殿。


  “但愿一切是老夫想多了。”飞廉看着面前的十二祖巫雕像,叹息一声道。


  “祖巫在上,请护佑子孙渡过此劫!”


  飞廉恭敬的跪倒在十二祖巫雕像前,祈祷祖巫保佑。


  他一直担心,尤其是担心殷辛反扑。


  若是帝乙他尚不在意,但帝辛让他摸不透,总觉得他手段诡异,背后隐藏着恐怖的力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