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大王饶命

  “既然死罪,那就自裁吧!”殷辛瞧着飞廉那副样子,不禁怒火从中烧。


  封神演义中记载,飞廉和恶来最后背信弃义,投靠了西岐,最后还能封神,虽然是冰消瓦解之神,但亦算是位列仙班,这让殷辛极度不爽。


  “呃……”


  飞廉愕然,他没想到殷辛这般干脆。


  哪怕打骂他一顿,他都可忍受,毕竟为了巫族一脉,可殷辛竟不按套路出牌!


  “求大王饶命!”飞廉忙伏地叩首。


  若殷辛当真取他性命,他在劫难逃,只因孔宣再侧,他任何花招都使不出。


  如此他只能认命!

  但他若一死,巫族的命运将何去何从?


  他暂时还不能死!

  “你胆大包天,暗地主使他人行刺于孤,罪不可恕,按律当灭九族,你凭甚求孤饶你之命?”


  殷辛底气十足,既然孔宣这张底牌已经亮出来了,那就狐假虎威,彻底放纵一把。


  让飞廉跪在地上求饶,他心里还是很酸爽的。


  将巫族这群所谓的大人物踩在脚下,先肆无忌惮的践踏一番,方能消其心头之恨。


  “若大王饶罪臣一命,罪臣可携巫族一脉归顺大王,自此受大王驱使!”


  飞廉骇然,内心纠结,虽极不情愿,但他没得选择。


  今日巫族一脉若不归顺,一旦触恼帝辛,巫族或彻底泯灭于天地,别提中兴巫族,即便能留下一丝血脉都非易事。


  当然飞廉胆怯的并非殷辛,而是殷辛身旁的孔宣。


  今日殷辛带孔宣前来,定是来者不善!

  不达目的,定不会善罢甘休!


  飞廉隐约猜测殷辛之目的不在其它,定在东夷九族和上古巫族遗脉。


  至于声势浩大的东鲁和西岐联军,只不过是个幌子而已,亏他这几日还在筹谋。


  飞廉此时此刻才恍然大悟。


  但为时已晚,他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归顺?”殷辛玩味的看着飞廉,踱着步子在飞廉身前来回走动。


  “孤如何信你?”


  殷辛蹲下身子,就那般看着飞廉,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满是玩味。


  “下臣……下臣可对天立誓。”飞廉退无可退,知道不拿出点诚意,绝无可能蒙混过关。


  飞廉抬起头,看向殷辛的眼神透着坚定!


  “大巫祭不可啊!”


  大酋长此刻就站在不远处,恰听到飞廉道出此言,不由的大惊失措。


  若是对天立誓宣誓效忠,那将会受天道制约,一旦违背,必遭天谴!


  如此以来,巫族将彻底归顺大商,再也无法独立于天地之外!


  别说大酋长,哪怕那十二巫族少年亦心有不甘!

  但他们都清楚,大巫祭或别无选择!亦或最佳选择。


  大巫祭不会将巫族一脉置于死地的,他做的决定定然是为了巫族的未来。


  可是……


  他们依旧无法接受。


  “有何不可!”


  飞廉都没看大酋长一眼,语气透着不容置疑。


  大酋长闻言不再言语,垂手立于一侧。


  他知道飞廉心意已决,当然或许他的选择对巫族一脉而言是最好的。


  “噢?”


  殷辛玩味的一笑,继而转向孔宣。


  殷辛此行目的就是要征服巫族一脉,若不受牵制,那就踏平巫族一脉。


  现下飞廉居然主动提出,那倒也省下不少麻烦,不过唯一担心的就是飞廉会不会有阴谋。


  无论是他,还是被夺舍的子辛,对修炼者的世界陌生的很,稍有不慎就会落入陷阱。


  他不清楚,但并不代表别人不清楚。


  由孔宣在,何须他来做论断。


  孔宣如何不明殷辛之意,不由微微点点头。


  殷辛顿时放心。


  由大罗金仙巅峰的孔宣在,当真是方便的多。


  一些事情有孔宣代为把关,他也无需再瞻前顾后。


  “万望大王收容!”飞廉将孔宣的举动看在眼里,此刻忙再次伏首请求。


  殷辛掌心多出那枚信仰落宝金钱。


  心里默念飞廉名讳。


  信仰落宝金钱浮现出飞廉之名号,十颗星仅有五颗星亮起。


  很显然,飞廉所谓的归顺仅仅是权益之举,实属无奈。


  不过殷辛倒也无所谓。


  五颗星是个分水岭,若忠诚度低于五颗星,殷辛是定然不会接纳的。


  虽现下忠诚度仅有五颗星,并不打紧。


  很快他会让飞廉乖乖臣服于他的拳头之下的!

  到时候相信他的忠诚度会不断提升的,若依旧停滞的话,那飞廉可归轮回了。


  杀他简单至极!

  “你等若归顺于商亦未尝不可,但需从长计议。”


  虽飞廉的对天发誓可盖章定论,无需担心巫族背叛,但有些事情,殷辛尚未理顺。


  “下臣叩谢大王恩泽!”飞廉慌忙伏首谢恩。


  殷辛此言一出,至少巫族一脉,乃至东夷九族都暂时躲过一劫。


  “巫族一脉效忠于本王一事,不得外泄,今日在场之人悉数封口!”


  殷辛心中有了新的谋划,他不由朝飞廉下令。


  飞廉一愣,不由慌忙领命。


  “大王放心!”


  在场之人除殷辛、飞廉和孔宣外,就剩大酋长、黑王和恶来以及十二祖巫传承少年。


  除了殷辛和孔宣外,其余都乃巫族一脉的核心,定不会将关乎巫族命运一事乱传。


  “既然日后都是一家人,卿难道不请孤等进圣地一观!”


  殷辛收复巫族一脉的目的达到,但还有一个目的尚未达成,但不太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探讨。


  “啊……”


  飞廉慌忙起身,虽然他不情愿将外人带入巫族圣地,但现在他没得选择。


  人为刀俎,他们为鱼肉,现下只能任由殷辛宰割,他们却无力反抗。


  “大王请!尊者请!”


  飞廉刚欲要前面引路,却又有些为难的停下。


  飞廉露出一副祈求的眼神,就那般看向孔宣,继而又看向躺在地上被一股神秘力量束缚的不能自由的恶来和黑王呲铁。


  孔宣倒能明白其意,只见其右手轻轻一挥,两道五色神光出现。


  恶来和黑王呲铁只觉得身上的禁锢突兀消失不见,消失的力量再次回归。


  恶来起身,恢复到人身,忙朝孔宣欠身。


  黑王呲铁亦抬起两只前爪,学着恶来模样行礼。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