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一魂一魄的飞廉

  恶来和黑王呲铁彻底学乖了,不敢轻举妄动。


  尤其是面对孔宣时,更是胆怯的很。


  孔宣那浩瀚无边的力量让他们都为之臣服,不敢生出丝毫抵触之情。


  他们很清楚的意识到,孔宣绝对是比战神蚩尤更强大的存在。


  这亦是他们为何会认同飞廉的决定,只得归顺殷辛。


  虽然看似很糟糕,但实则能暂且保全巫族一脉。


  在孔宣这等强大的力量面前,他们没得任何选择!


  且能够归顺这等存在,对逐渐走向没落的巫族一脉而言并不见得就一定是坏事,或许巫族能借助孔宣的力量中兴。


  祖巫大殿。


  殷辛坐于上首,飞廉和恶来父子以及黑王呲铁、大酋长陪于下首。


  孔宣未参与其中,他正在研究大殿里的十二祖巫雕像。


  “卿为何对孤下杀手?”殷辛开口就直奔主旨,瞥了一眼正襟危坐的飞廉。


  飞廉猛地一惊,他猜到殷辛势必会对其兴师问罪,只是未料到来的这般快。


  飞廉忙起身,伏首在地。


  “罪臣万死!”


  “罪臣本欲取大王手上一物一用,但千不该万不该与启王、衍王、土方国联手谋划,二王助罪臣取得那物,罪臣需替他们除掉大王……罪臣罪该万死!”


  飞廉伏地连连叩首。


  虽然事情已过去,但暗杀商主一事,惊天动地。


  当真可诛灭全族。


  若殷辛欲要兴师问罪,巫族一脉受其牵连,顷刻间可土崩瓦解,不复存在。


  此并非殷辛有多强,而是殷辛的同伴孔宣太恐怖!

  “罢了!事已至此,你等既答应归顺于孤,孤自不会再降罪于你等!”


  殷辛扫了一眼胆颤的飞廉,不由开口,给他一剂定心丸。


  “卿所取之物可是一块玉石?”殷辛未再卖关子,不禁缓缓启口。


  关键殷辛有些迫不及待!


  传说中的乾坤鼎啊!


  九尾狐和玉石琵琶精可曾提到乾坤鼎所演化而成的九鼎就在巫族之中。


  殷辛虽然有紫金玉石护身,有信仰落宝金钱可以击落大多数法宝,但却没有趁手的攻击法宝。


  若能有幸掌控九鼎,即便是无法祭炼,拿在手里砸人至少不会被砸扁,其坚硬程度绝非凡宝可比拟。


  “大王怎会知晓?”飞廉愕然,看着殷辛,一脸错愕。


  “难道是轩辕坟三妖?”


  不过飞廉很快就想到了,应该是出在九尾狐和玉石琵琶精身上,他曾跟她们提过此事,并许诺待开启乾坤鼎后,会将禹王和女娇娘娘救出。


  殷辛微微颔首。


  “孤之玉石非你等所需玉石。”殷辛看着飞廉,并未绕弯,直接道破实情。


  若是先前殷辛与九尾狐和玉石琵琶精相见时不敢确定,但现下从他对紫金玉石的了解来看,与神话记载中乾坤鼎的力量有着本质的差异,绝非一体。


  紫金玉石是紫金玉石,具体为何物,殷辛尚不可知,但乾坤鼎的玉鼎之心绝非是它。


  当然究竟推断是否准确,只需将九鼎拿来一试便知。


  若是一体,紫金玉石自会与九鼎产生共鸣,若非一体,则一目了然。


  “呃……”飞廉闻言大失所望。


  飞廉对殷辛之言并未怀疑,殷辛并无骗他们之理由。


  “轩辕坟三妖想要开启乾坤鼎,为的是救出禹王和九尾狐一族的女娇娘娘,你等则是为何?”


  殷辛生出强烈的好奇心,他可不相信飞廉是为了炼化乾坤鼎。


  凭飞廉的智慧,岂能做这般徒劳之事。


  乾坤鼎连人皇轩辕和禹王这等贤能之人都无法炼化,真正掌控,飞廉何德何能竟敢打先天至宝乾坤鼎的主意。


  “哎……”飞廉幽幽叹息一声。


  “当年人皇与巫族战神一战,人皇轩辕氏持乾坤鼎镇压,罪臣神识被打散,溃散重归三魂七魄,其中两魂六魄被乾坤鼎吸纳,如今罪臣仅余一魂一魄!”


  飞廉并未隐瞒,将实情缓缓道来。


  “啊……”殷辛愕然,他没想到事情竟是这般,这倒是他始料未及的。


  难怪飞廉非要谋划九鼎,原本此事与其性命攸关,若其魂魄不能齐聚,他将再无寸进。


  且时间久矣,飞廉甚至会不死不活!

  孔宣骤闻先天至宝乾坤鼎,不禁有了一丝兴致,走到殷辛近前,顺势坐在殷辛一侧。


  殷辛看向孔宣,孔宣好似明白殷辛的心思,依旧是没有开口,之事微微颔首。


  殷辛心定,飞廉所言属实。


  飞廉只余一魂一魄,殷辛无法窥探,孔宣一念之间可窥视究竟。


  他不曾想飞廉乃是一魂一魄在肉身,失了二魂六魄,难怪他一直未曾出手。


  “乾坤鼎?”


  孔宣扫向飞廉,不由来了兴致。


  乾坤鼎乃是先天至宝,别说孔宣境界才大罗金仙大圆满,实力堪比准圣,即便是混元圣人都不见得视而不见。


  尤其是元始天尊那种阴谋者,定会出手抢夺。


  殷辛只能在心中诅咒元始天尊,却不敢讲出来,生怕被其感知到,那可就不妙了。


  “回尊者,乾坤鼎自禹王后分九鼎,立于九州,吾近千年来已将九鼎集齐,仅差乾坤鼎鼎心玉石!”


  飞廉不敢隐瞒。


  既然殷辛自九尾狐和玉石琵琶精口中得知乾坤鼎之事,那她们定然将九鼎之事告知。


  飞廉相信若再敢有所隐瞒。


  此举定会引起殷辛不满,到时恐对巫族一脉不利,即便对天立誓投诚,亦所获不多。


  “噢?”孔宣顿时来了兴致。


  “何不取来一观!”


  孔宣虽知先天至宝非寻常之辈可得,但亦想一观究竟。


  当然若能掌控,自然更妙。


  殷辛同样有此心思。


  他更干脆,即便是无法掌控乾坤鼎,也要带走九鼎中一个,权当寻常武器。


  拿着九鼎之意砸人,单想想就酸爽透顶!


  若是殷辛心思被孔宣和飞廉知晓,恐怕会吐血。


  此心思乃是对先天至宝乾坤鼎最大的不敬,往大了说,绝对的侮辱!

  “请大王、尊者随罪臣来。”飞廉既然将九鼎之事道来,就未曾想过要私吞。


  且他收集九鼎本意是为解封乾坤鼎,将其魂魄释放。


  至于掌控乾坤鼎,飞廉不敢妄想。


  若是殷辛和孔宣能有大手段将九鼎演化合一,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他被吞噬其中的魂魄将会重见天日,他亦无需再躲躲藏藏!

  若无法演化,至少可借助殷辛和孔宣的资源或许能寻到更好的机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