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一块石头三团魂魄

  事实乃九鼎合一,演化成这座小乾坤鼎。


  可问题它究竟是否真正的乾坤鼎,殷辛无法确定,亦不敢断言。


  原本殷辛想借助紫金玉石的力量对乾坤鼎摸摸底,就好比上次将落宝金钱给摸了个底朝天一般。


  但这次紫金玉石没有任何反应。


  殷辛愕然,猜测要么是乾坤鼎级别太高,紫金玉石无法推演。


  要么就是紫金玉石紫色一面颜色加深区域归零,没得能量消耗,无法兑换想要的答案。


  对此殷辛亦无能为力。


  唯有日后拼命搏杀,争取足够量的紫色和金色的能量,至少有它在,殷辛可底气十足。


  横着走,又有何妨!


  殷辛一把将乾坤鼎抓在手里,上下掂量着。


  此行巫族的最大目的顺利达成,内心倒也欢欣。


  “大王,成功了?”


  孔宣上前一步,盯着殷辛掌心的迷你型乾坤鼎,隐隐有些期待。


  殷辛耸耸肩。


  “孤亦搞不清到底成没成功?”


  殷辛对孔宣倒也无需隐瞒。


  “呃……”孔宣懵了,他看着殷辛那番纠结的模样,觉得应非胡言。


  “此鼎是否乾坤鼎?”孔宣再次开口。


  殷辛摇摇头。


  “啥……”孔宣愕然。


  “难道此鼎非乾坤鼎?”孔宣补充一句。


  殷辛依旧摇摇头。


  “大王的意思……”孔宣被殷辛彻底搞蒙了,不知殷辛到底是啥心思。


  “此鼎到底是何来历尚不可知!”殷辛喃喃开口。


  “大王难道未能掌控此鼎?”


  看殷辛之神情,孔宣不禁眉头微皱,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在孔宣看来,殷辛掌心那小鼎,明明已归属殷辛,可殷辛的回答反到让他满是迷茫了。


  飞廉此刻起身,趋步近前,亦紧张的侍立一侧,眼神满是期待。


  “倒也不是!”殷辛摇摇头。


  “九鼎虽合一,演化此鼎,但此鼎尚欠缺核心,无法判定为先天至宝乾坤鼎。”


  “回大王,缺失部位定是那玉鼎之心!”


  闻听此言,飞廉大喘口气,忙跨步上前,伏首于地,神情前所未有的谦卑。


  殷辛掌控乾坤鼎,就好比掌控了他飞廉的生死。


  飞廉的二魂六魄尚在乾坤鼎中,若殷辛一怒,将其魂魄泯灭,飞廉当场会完蛋。


  “当年禹王强炼乾坤鼎,乾坤鼎一分为十,九鼎和玉鼎之心,如今九鼎归位,罪臣以性命担保,此鼎缺失的定是那玉鼎之心。”


  “一旦玉鼎之心归位,乾坤鼎必现!”


  飞廉见殷辛和孔宣朝他看来,忙伏首道破其中玄机。


  殷辛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此鼎究竟是否乾坤鼎,对他而言都无所谓,意义并不大。


  即便是乾坤鼎,失去玉鼎之心,亦无法发挥出先天至宝的力量。


  “大王可曾掌控此鼎?”


  孔宣一直未曾开口,他则在默默的盘算。


  殷辛不太肯定的点点头。


  “应该算是吧。”


  “那就简单了!”孔宣不由一笑。


  “若为乾坤鼎,鼎中定有飞廉之魂魄和禹王、女娇娘娘,大王自可打开乾坤鼎一窥究竟,即可验证!”


  “此主意倒也妙的很。”


  殷辛双眼一亮,他原本还在等待紫金玉石紫色一面出现颜色加深区域,倒是借助紫金玉石来推演,刨根问底。


  不过孔宣道出此法更简便。


  飞廉不可控的紧张起来。


  他谋划千载,只为能开启乾坤鼎,将其魂魄取出,现在总算是等到了。


  殷辛托着乾坤鼎,意念一动,出现在乾坤鼎中。


  乾坤鼎中竟自成空间。


  空间不小!


  可以说很大。


  空间里除了一块石头,三团魂魄,啥都没有。


  石头旁有一团朦胧的魂魄,较为清晰,形似九尾狐。


  另一团魂魄缩在其中一个角落,静静的伏在地上,状有如猿,白首长鬐,雪牙金爪。


  第三团魂魄在猿状魂魄对面,游离飘荡,好似缺失了一魂一魄,比起那团九尾狐魂魄,较为模糊暗淡些许。


  殷辛细细观之,此团魂魄身似鹿,头似雀,有角,尾似蛇,大如豹,整体看起来像是一只神禽。


  “此团魂魄该不会便是飞廉被吞噬的二魂六魄?”殷辛暗自思忖起来。


  若无飞廉魂魄,那此鼎应是乾坤鼎无疑。


  其中那团九尾狐的魂魄应该是轩辕坟三妖所寻找的九尾狐一脉的族长女娇娘娘,亦是禹王之王后。


  “倒是那块石头和猿状的魂魄是什么来历?”


  “还有禹王去了哪里?怎么会没有他的肉身和魂魄?”


  “猿状的魂魄难道是禹王,不应该,禹王乃人族血脉,不该是猿身……”


  殷辛在自我思忖。


  殷辛又在乾坤鼎空间又仔仔细细寻找一番,除了一块石头和三个魂魄,啥都没有。


  殷辛意识不由自乾坤鼎中退了出来。


  “如何?”孔宣此刻倒有些八卦。


  殷辛点点头。


  “鼎中倒有三团魂魄不假。”


  扑通!

  飞廉再也顾不了太多,一下子跪倒在地,伏地连连叩首,痛哭流涕。


  “苍天有眼!”


  “飞廉,你倒是现出真身来!”


  殷辛尚不能确定那团残缺的魂魄究竟是否属飞廉,他需要验明正身。


  不过那团魂魄的样子倒与殷辛所知后世《山海经》所记载的飞廉模样相似。


  飞廉闻言慌忙起身,稽首欠身领命。


  一道白光闪过。


  飞廉消失,一只神禽突兀出现,身似鹿,头似雀,有角,尾似蛇,大如豹。


  完全就是乾坤鼎中那团残缺魂魄轮廓的样子。


  “罪臣飞廉叩见大王。”那神禽朝殷辛拱首,两条前腿跪地,恭敬虔诚的伏首于地。


  殷辛微微颔首。


  “变回来吧。”


  “罪臣叩谢大王。”飞廉忙起身,变回之前老者的模样。


  “可对?”


  孔宣有些小八卦,不过他只想确认此鼎是否乾坤鼎,至于其他的于他何敢。


  殷辛点点头。


  飞廉都瞧在眼里,慌忙跪倒在地,再次伏首,连连叩首。


  殷辛此举倒也变相承认他之魂魄便在乾坤鼎中。


  如此以来能否将魂魄归一,完全靠殷辛的一念之间。


  殷辛虽答应往事一概揭过,但终究是个心结,完全揭开,谈何容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