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九颗星的忠诚度

  “哈哈哈……如此道来,此鼎定是那先天至宝乾坤鼎没错。”孔宣不由大喜。


  殷辛掌控乾坤鼎,此乃如此大气运加身。


  于孔宣而言,他发现此行收获颇多,有殷辛大气运者在,日后或许当真能助凤凰一脉再现辉煌。


  孔宣看向殷辛的眼神亦透着一丝亢奋。


  殷辛不经意间将孔宣神情都瞧在眼里,竟不自主的打了个哆嗦,有些毛骨悚然,搞不懂孔宣在打什么主意。


  殷辛未再多言,信仰落宝金钱出现在殷辛掌心。


  飞廉的二魂六魄就在鼎中,若就这般交给飞廉,殷辛亦有不甘!

  他需测试一下此时此刻飞廉的忠诚度。


  在殷辛看来,经历刚刚这一番,飞廉之忠诚度总归是要涨些,不涨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若识时务者,将魂魄还给他亦无妨。


  若不识时务,凭啥给予!


  反倒可凭此魂魄强行牵制让他乖乖伏首!


  信仰落宝金钱一动,飞廉名讳下方对应之十颗星竟瞬间亮起九颗!

  五颗暴涨到九颗!

  殷辛愕然!


  虽殷辛料定飞廉之忠诚度会有所涨幅,却不曾想涨幅这般大,差点翻了一番!

  这跨度着实有些忒大了点!

  九颗星的忠诚度,堪比崇侯虎,足矣!


  殷辛看向伏首于地的飞廉,对其忠诚度相当满意!

  识时务者为俊杰,飞廉便是俊杰!

  堪当大任!


  殷辛未再犹豫,意念一动,自乾坤鼎中将飞廉那残缺的魂魄取出来。


  不过殷辛依旧到留了一手,留一魂一魄于鼎中。


  飞廉有不良前科,即便飞廉此刻真心宣誓效忠于他,且有九颗星之忠诚度,但亦不能完全相信。


  毕竟不是十颗星的忠诚度,值得殷辛完全敞开心扉的信任!

  任何事情总得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关键若飞廉将魂魄拿到手,再叛变,又当如何!


  且殷辛想要完全掌控巫族一脉,单靠那所谓的天道立誓,依旧有些不妥。


  总归欠缺点什么。


  倒不如握着点飞廉的命脉把柄来的更贴实际一点。


  凡事总得留一手底牌!

  谁让飞廉乃巫族一脉现任大巫祭,响当当的幕后大boss,不妨他防谁!


  殷辛随手一挥,一魂五魄自乾坤鼎脱困而出,漂浮在飞廉身前。


  “呃……”


  飞廉大喜,刚欲融合之,却发现少了一魂一魄,一脸错愕的看向殷辛。


  “暂留卿一魂一魄,若卿日后能忠心不二,孤自当将一魂一魄还于你!”


  “但若有异心,孤不介意将你之三魂七魄悉数镇压在乾坤鼎中,永世不得超生!”


  殷辛转动着乾坤鼎,语气平淡,像是在唠家常,但飞廉却不敢生出异心。


  “罪臣叩谢大王洪恩!”


  飞廉很清楚殷辛之心思,但他亦下定决心,不为别的,单殷辛居然能掌控先天至宝乾坤鼎,其本钱就足以让其衰败的巫族一脉宣誓效忠。


  虽乾坤鼎尚未完全融合,但机会到了总会归一。


  关键能掌控乾坤鼎者,都乃大气运者,哪怕是禹王在世,都无法掌控。


  人皇轩辕曾得到过乾坤鼎,却依旧无法祭炼,否则当年那一战,巫族或当有灭顶之灾。


  人族亦无须损失如此惨重!

  跟随大气运者鞍前马后,对日渐式微的巫族而言或尚存一线生机,此乃绝佳机会。


  毕竟巫族不比妖族,妖族背后尚有混元圣人女娲娘娘坐镇,巫族却什么都没有!


  孔宣将殷辛举动都瞧在眼里,对其暗自点头赞赏。


  帝王权术,一张一弛,当真是好手段!


  “融合吧!”


  殷辛未再多言,招呼飞廉将其灵魂融合。


  飞廉忙伏地叩首。


  飞廉起身迫不及待的将身前飘忽不定的一魂五魄吸入肉身。


  孔宣随手一挥,一道五色神光灌注飞廉体内,瞬间助飞廉二魂六魄完美融合,真正归位。


  有孔宣大能者相助,飞廉灵魂灵魂更加完美迅捷。


  啵!

  飞廉恢复真身,周身释放出一道道异彩。


  周围空间灵气以飞廉为核心快速的涌来,一时间周围灵气浓度醇厚。


  即便是殷辛尚未踏入修仙者行列,亦能清晰的感知到外界的变化。


  片刻后,飞廉周身异彩散尽,周围空间灵气波动归与平静,再无异样。


  飞廉缓缓睁开双眸,一道白光自眼眸中一闪即逝。


  “罪臣叩谢大王恩泽!”飞廉再次伏地叩首。


  虽然尚缺一魂一魄,但对他已无大碍,很多事情可放手去做,不必再躲躲藏藏,束手束脚。


  “突破了?”


  殷辛有些好奇,虽然尚不敢断定,但直觉飞廉的气势变了,周身波动也变得不一样了。


  应是境界提升了。


  “禀大王,罪臣境界已恢复到天巫初阶位!”


  飞廉有些许激动,手舞足蹈,周身毛孔完全打开,畅快淋漓的吞吐吸纳着天地间的灵气。


  千余年了,他再次重回天巫境!

  这种感觉无人能够明白!


  他压抑太久了,等这一天等了太久了,他需要尽情释放!

  “天巫境?”


  殷辛不禁有些疑惑,他还是首次听到。


  “回禀大王,天巫境乃巫族中人的境界,堪比人族修仙者中的金仙境!”飞廉慌忙稽首,神情异常恭敬谦卑。


  殷辛瞧着飞廉此举,微微颔首。


  若非有信仰落宝金钱推演其忠诚度,或许他会怀疑飞廉此举有些做作,是否真心所为。


  尚会防备着他一些。


  可飞廉九颗星的忠诚度,他表现出这般谦卑恭敬之举,定是发自内心!


  “卿最高曾达到何境界?”


  殷辛对飞廉乃金仙境很是满意,不禁又有些好奇巅峰状态下的飞廉。


  “罪臣当年曾有幸问鼎天巫中阶位!堪比人族修仙者重的金仙中阶位!”


  飞廉倒也不敢隐瞒,且亦没必要隐瞒什么。


  若非当年那场大战,将魂魄落入乾坤鼎中,他或许业已突破天巫境,跨入大巫境,堪比大罗金仙境。


  “若孤将一魂一魄全部还给卿,卿的境界便可重回巅峰?”殷辛对此倒有些好奇。


  “按理说可以!”


  飞廉倒也没有那般肯定,其实若操控调节适当,或可有所突破亦未尝不知。


  殷辛畅然一笑,没再多言。


  “卿可断定禹王曾被乾坤鼎所吞?”殷辛话锋一转,有些疑惑需再三与飞廉确认。


  飞廉一愣,不知殷辛为何有此问,但却异常坚定的点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