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帝辛潜伏于东夷军

  “应是两地用兵,且看联军形势是欲要自西北和东北两个方向夹击东夷。”


  东夷探子将前线战报不断的送达,当然是借助的一些特异的手段,可以做到快捷便利。


  殷辛微微颔首。


  对于东鲁和西岐联军的动态他并不关注,在他看来,即便联军再增加一番,亦无所畏惧。


  况且一切都在他尽在他掌控之中。


  “如此,恶来与大酋长各领一军。恶来攻东鲁那方,大酋长对战西岐……”


  “飞廉爱卿坐镇巫族圣地!”


  殷辛将酒鼎置于桌前,起身踱着步子,开始布置作战计划。


  飞廉境界业已踏进金仙境,若他亲自领兵作战,对方岂会是其对手,分分钟便遭其秒杀。


  若如此,岂非白白浪费了殷辛绞尽脑汁的布局。


  “还请大王明示,攻为主或防御为主?与东鲁和西岐的交锋需不需留手,或……”


  当初西岐和东鲁联军攻打东夷,乃是殷辛下的军令。


  当时东夷乃是大商敌国,可眼下东夷已归顺殷辛,双方基本算是一家人,不存在敌我之分。


  按理说此战打不起来,可偏偏殷辛却非要打。


  飞廉倒也猜到几分,无非是想借机挫挫东鲁和西岐的威风,顺带着打压一下他们的嚣张气焰。


  可对于他们而言,却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对战。


  两军战场上相见,乃是生死搏杀。


  现在这般角色突然转变,他们亦不知该如何出手。


  到底是往死里打!还是悠着点?还是佯装不敌!


  “西岐那方战场尽全力攻杀!”


  “东鲁那边亦需全力以赴,但尽量避开正面对决,切记勿要伤到东伯侯姜桓楚、姜文焕父子。”


  殷辛招呼飞廉、恶来和大酋长来到祖巫大殿内,指着挂在大殿内的地形图。


  “臣领旨。”


  飞廉、恶来父子和大酋长虽不知殷辛为何这般安排,但都异口同声应下。


  对于他们而言,无需清楚太多,只需遵从殷辛安排即可。


  “西岐终究为吾大商之隐患,必除之!”殷辛将他的心思道出,并未隐瞒。


  若不明言,以免飞廉和恶来、大酋长他们胡乱猜测,生出歧义,惹出乱子。


  且让飞廉他们清楚他的谋划,方能更完美配合他去实施推进,毕竟飞廉他们的忠诚度还是不低的。


  “为孤准备一副青铜面具,一身东夷族披挂!还有蚩尤之旗,孤暂借用一下。”


  殷辛将蚩尤之旗自怀里掏出。


  孔宣一早就将蚩尤之旗交给殷辛,只是接二连三的事让殷辛差点都将它给遗忘了。


  “但凭大王安排。”


  飞廉、恶来父子和大酋长岂会多言。


  即便殷辛要将蚩尤之旗据为己有,他们亦不会含糊的,当双手供上,更何况殷辛仅仅是借用。


  “孤以东夷将领身份随大酋长出战。”其后,殷辛转向飞廉三人,道出一句让他们毛骨悚然的话。


  “大王万万不可!两军交战,刀剑无眼,且对付西岐和东鲁两路联军,吾军兵力绰绰有余,无需大王亲自上阵!”


  飞廉、恶来和大酋长忙跪倒在地,请命殷辛收回成命,这种玩笑万万开不得。


  “孤自然知晓吾东夷将士的战力,足以抗衡东鲁、西岐联军。但孤心意已决,吾等无需多言。”


  殷辛无法跟他们解释,总不能说他需要杀人,唯有杀人才能提升力量。


  此根本就无法道出口。


  “这……”


  飞廉等三人一时呆在当地,跪在那里不知所措。


  “罪臣请命随军出征!”


  飞廉知道恐难阻止殷辛的决定,便换法子请命出征,实则是为保护殷辛。


  “无需。”


  殷辛如何猜不透飞廉那点鬼心思,当即拒绝。


  “恶来请命与大酋长调换征讨对象!”恶来跪在地上,与大酋长交换眼神,请命。


  殷辛苦笑。


  他让大酋长主攻西岐,且他随大酋长军中,正是因大酋长不如恶来战斗力强。


  若由恶来为将,恶来一旦发狂,哪还有他上阵杀敌的份。


  他此次征讨西岐,只为杀敌,且杀的越多越好。


  “孤意已决,汝等无需再言!”殷辛大手一挥,语气透着不容置疑。


  同时殷辛目光瞥见正站在门外踌躇,欲言又止的黎九,他如何看不穿他那点小心思。


  “黎九随孤出征!”


  “耶!”


  黎九蹦跳起来。“九儿叩谢大王!九儿定不负大王重托。”


  “随军可以,但切记后羿弓不得动用,只需携带寻常弓箭即可。”


  殷辛又补了一句,生怕黎九带着后羿弓大杀四方,那他岂不就没戏了。


  此次殷辛带黎九随军,旨为让黎九长长见识,日后或尚需他统兵作战。


  “九儿遵命。”


  对黎九而言,用什么弓箭都无所谓,且他还不愿动用后羿弓。


  毕竟他一次仅能射出两箭,且会耗费全身力量至虚脱。


  飞廉、恶来父子和大酋长对视一眼,都无可奈何的耸耸肩,很显然殷辛心意已决。


  且有黎九护卫左右,至少好一些。


  同时他们隐约猜到殷辛随军征战或许另有他意,遂都未再进言劝谏。


  当然,在他们看来,两支凡人大军交战,凭殷辛超强战力,又有谁能伤的了他。


  先前殷辛未曾融合九日,都能力战黑王和恶来,现下融合九日后,战斗力大幅提升,又有何惧。


  他们确实有些多虑了。


  “卿等可还有异议?”殷辛转向跪在地上的飞廉三人,不由含笑开口。


  “臣等遵旨便是。”飞廉等未再多言。


  次日,镇地锣鸣,万仞山前飞霹雳。


  东夷族两支大军整装待发,大酋长和恶来穿戴披挂,纵马在前。


  东夷族将士士气恢弘,犹如猛虎下山,其下坐骑更犹如蛟龙出水。


  蚩尤当年传承下来的牛图腾战旗和鸟图腾战旗在军中迎风摆动。


  蚩尤之旗造型的战旗居中,有护旗大队守护,浑如五色祥云,梦幻无穷。


  蚩尤之旗不倒,东夷将士不退。


  巫族将士们持戟仗剑,杀气笼罩乾坤,气势冲天欲震寰宇。


  可谓是银盔荡荡白云飞,铠甲鲜明光灿烂,滚滚人行如泄水,滔滔马走似狻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