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西岐军五万仅剩一万

  殷辛彻底怒了。


  白斑豹虽是大巫祭飞廉暂时借给殷辛做代步,但相处这一会儿,双方倒也有些情谊在。


  他岂容西岐伤害到它。


  殷辛抖手,一座小鼎出现在他手上,小鼎慢慢变大。


  此鼎正是乾坤鼎。


  原本殷辛并未打算用乾坤鼎,毕竟此战乃是凡人间的战斗,无非搞得那般轰动。


  但他如何都没料到西岐的攻势竟这般的犀利和疯狂。


  更没想到西伯侯姬昌居然将一群奴隶死士安置在其中,关键时候会以命换命。


  乾坤鼎出。


  殷辛并非动用法力,更为运转太阳之力,而是完全将乾坤鼎当做一件普通的武器来用。


  唯一区别就是乾坤鼎个头有些大。


  “开!”


  殷辛将开天诀运转到极致,同时乾坤鼎也进一步变大,居然演化成了数米高!

  嗡!

  乾坤鼎为武器,极速旋转着砸向周围。


  以殷辛为核心,乾坤鼎极速旋转,快速的向外扩散。


  砰砰砰!

  乾坤鼎极速旋转,力量太盛,加上殷辛开天诀运转到极致,岂是寻常之辈堪比。


  乾坤鼎所过之处,西岐将士不堪一击,悉数砸飞,魂飞魄散,且有些肉身被瞬间碾成了肉浆。


  场面血腥到极致。


  一瞬间,原本拥挤的空间一下子被拓宽数倍,以殷辛为核心,竟空出近十米。


  殷辛身形紧随而上,就在乾坤鼎的力量减弱下来的瞬间,殷辛再次运力击中乾坤鼎。


  天旋地转!


  西岐死士就在短暂的几个呼吸间挂掉数百上千人。


  且乾坤鼎的攻势不减,殷辛彻底暴走。


  既然要玩,就要玩大的。


  既然乾坤鼎出手,那就不死不休了!

  大酋长此刻亦率军疯狂的杀进来重围,一时间内外夹击,原本试图以量碾压殷辛的谋划彻底落败。


  西岐大军溃不成军。


  “撤退!全军撤退!”


  辛甲眼见大军溃散,甚至连隐藏在大军中的死士都死伤殆尽,他底牌尽出,却亦无法阻止东夷大军的攻势。


  若再继续硬拼下去,此次征讨东夷的西岐五万大军恐要全军覆灭。


  辛甲骇然!


  虽然他心有不甘,但奈何东夷大军的攻势太多疯狂,杀伤力太猛,根本非他们所能抵抗。


  辛甲不敢再犹豫,西岐大军溃不成军,失去了战斗士气,再多呆一会儿,都会是成倍的死伤。


  殷辛在击溃死士大军后,乾坤鼎迅速缩小,被殷辛送进紫金玉石空间。


  乾坤鼎体量太大,杀伤范围甚广,稍有不慎便会波动及到杀上来的东夷军将士。


  殷辛依旧是手持那柄大斧头,冲杀在阵容中。


  大酋长率军冲破重围。


  当他瞧见殷辛安然无恙时,这才大大松口气,刚刚这一会儿,他差点吓掉魂。


  若是殷辛有个三长两短,他恐无法跟大巫祭交代。


  “请巫帝恕罪,属下救驾来迟!”大酋长策马冲上前,来到殷辛近前请罪。


  “汝何罪之有!”


  殷辛斧头一挥,将身前四五个西岐将士诛杀,同时手上的动作不停,继续不停的杀戮。


  “西岐军欲要撤退,还愣着干什么,让兄弟们尽情的发泄吧!”


  “呃……属下明白。”大酋长闻言,未再犹豫。


  ……


  东夷和西岐一战,西岐惨败,五万大军,仅剩不足一万,且多有伤残。


  一战诛杀西岐四万大军,东夷一战成名。


  东夷大军收兵,殷辛体内的紫金玉石金色一面可谓是收获满满。


  不过殷辛却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虽然他独杀了万把人,但金色一面增幅远远不如之前两次那般迅捷,甚至是很缓慢。


  第一次杀几个人金色一面颜色加深区域全部覆盖,明显快过第二次。


  而第二次明显比现在要快了一大截。


  殷辛推断,或许是随着等级的提升,杀同样的人,所获取的增幅要明显减少。


  这跟后世游戏杀怪升级一个道理。


  级别越高,升级难度越大。


  不过殷辛已经相当满足了,尤其是他此次的收获颇丰。


  殷辛体内那块紫金玉石金色能量的储备,就好似给他无形中多出了几条命,只要他不当场死翘翘,金色一面能量储备充足的话,当会瞬间恢复。


  只要紫金玉石紫色一面和金色一面有颜色加深区域,殷辛就有足够底气。


  若颜色加深区域消失,那自当别论。


  “巫帝,西岐败军逃走约有万人,是否派军追杀?”大酋长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殷辛身前请命道。


  “穷寇莫追。放过他们吧!”


  殷辛可不想做赶尽杀绝的事,至少现在不能就把西岐姬昌那老家伙逼上绝路,总得给他留点希望才是。


  “是。”大酋长忙应下,吩咐下去。


  “安排人清扫战场,不论敌我,能就地安葬就安葬吧!”殷辛叹息一声。


  “属下遵命。”大酋长侍立在侧,恭敬的领命。


  殷辛很满意今日战果,没再选择继续留在此地,带着一小股军队,由黎九陪同折回巫族圣地。


  西岐五万大军亡掉四万,仅剩一万且都乃伤病残将,接下来恐避而不战。


  殷辛继续干耗在这里亦是无用。


  且殷辛的谋划才刚刚开始,接下来好戏才刚刚拉开序幕,他需要脱出身来。


  这场戏他才是真正的主角。


  而在同一时间,东夷与东鲁接壤之地。


  东鲁和东夷西南接壤之地,一处广袤的平原。


  东夷和东鲁两军对峙一方。


  两军刚刚经历过互为试探,且双方各有损伤,但都在承受范围之内。


  当然恶来听从殷辛吩咐,隐于幕后并未出手,否则战况就非这般平静无波。


  恶来出手的话,即便东鲁的惨状比不上西岐,那定亦好不到哪里去。


  恶来那彪悍的力量绝非东伯侯姜桓楚和姜文焕父子所能抵御的,且东夷九族的兵力强悍,装备精良,哪怕是大商军队都远远不如,更何况是东鲁。


  很快西岐五万大军讨伐东夷战果传来。


  东伯侯姜桓楚和姜文焕父子骇然,两人大眼对小眼,都被吓到了。


  “五万大军,仅逃出不到一万人,此……几乎全军覆灭!”姜桓楚在帅帐里来回踱着步子。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